《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第七章 從自由民主化到落實轉型正義

這是《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第七章

主要是想讓年輕人知道不是1987年解嚴臺灣就自由民主化了,是經過五、六年激烈的社會政治運動才在1992年開始走向自由民主化之路。現在28歲以下的年輕人都是「post-92 children」,也就是自由民主化之子,將來臺灣的自由民主就要靠你們守護和捍衛了,因此不能不知道過往的歷史。

                                                                                                   作者謹記 2020/11/12

感謝邱萬興先生和余岳叔先生慷慨提供歷史見證的珍貴照片。

第七章 從自由民主化到落實轉型正義

周婉窈

        當代人未必了解當代歷史。如果你聽到「1987年解嚴以後,臺灣就自由民主化了」,你會有何反應呢?聽起來很對嘛,臺灣因為被戒嚴,失去自由與民主,解除戒嚴(解嚴)後,當然就有自由與民主了。實際上不是這樣,解嚴之後,還要經過五年激烈的政治/社會運動的衝撞,靠很多人的犧牲和奮鬥,臺灣才在1992年走向自由民主化之路。「1992」是關鍵年份,很多真正的變化都發生在這一年,少年讀者,你們都出生在1992之後,可以說是「後九二之子」了。讓我們來了解你們出生前的這個重大轉折。

1987年5月11日台大學生運動。很難想像曾經有過這樣的台大。(攝影:邱萬興先生)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轉型正義 | 發表留言

《轉型正義之路》第九章 小結:我們與白恐 ∕ 紅恐的距離

《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國家人權博物館,2019)

第九章 小結:我們與白恐 ∕ 紅恐的距離

周婉窈

這是去年(2019)10月上旬完稿的,當時香港人「反送中自由之戰」正激烈進行中,沒想到今年夏天「港版國安法」突然從「天朝」猛罩下來,對香港人來說,應該是從沒有過的極度暗黑。「一國兩制」提前27年結束,「97 children」都還只是23歲!這一章是在這之前寫的,請讀者留意時間點。

~~~~~~~~~~~~~~~~~~~~~~~~~~~

親愛的少年讀者,感謝耐心閱讀,我們已來到結論的地方。看了以上的篇章,你這時候應該了解落實轉型正義,本義當然是要還白恐受難者真相和公道,但是真正還是為了臺灣的未來,你們的未來。受難者已經犧牲或喪失的,其實我們還不起。

綠島「南投」的誰?對於葬在這裡的您,我們能做的也不過是獻上一株台灣百合。(作者拍攝,2010年7月14日)

白恐受難者所承受的折磨,往往超乎我們「一般」的想像。很多人以為受難家屬都是同情受難者,會和他們站在一起。不,不,不一定這樣。受難者家屬也有無法原諒丈夫、父親,或弟兄的。如果因為你而全家破產,吃盡苦頭,而且「全世界」都說你是萬惡不赦的「匪諜」,你想誰會輕易站到你這邊呢?如果你是政治犯的小孩,你去上學,校長把你叫到操場的講台上,公開指責你是「匪諜」的兒子,你羞愧得恨不得鑽到地洞裡,而你根本沒見過父親,即使見過也印象模糊,那麼,你會怨恨讓你一生抬不起頭的他,還是會親愛他呢?而你小小的心靈是不是一開始就被硬扭凹了?人就那麼一次生命,這些,我們彌補得了嗎?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轉型正義 | 發表留言

《轉型正義之路》第八章 加害者、共犯集團及其問題

《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國家人權博物館,2019)

第八章 加害者、共犯集團及其問題

周婉窈

「暴政必亡」,是很多人隨口能說出口的「成語」,但是,我們看人類歷史,暴政固然最後可能滅亡,但通常維持很久,數十年到半世紀以上也不是不常見。暴政既然是暴虐的統治,為什麼可以持續那麼久?簡單來說,就是有很多人在專制獨裁統治下選擇服從,甚至積極配合、協助。在落實轉型正義的過程中,我們不能不處理加害者和共犯集團的問題。

景美軍事法庭的標語「公正廉明」,是白色恐怖時期最大的反諷之一。(作者拍攝)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轉型正義 | 發表留言

《轉型正義之路》第一章 何謂「轉型正義」?

輯自周婉窈,《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國家人權博物館,2019), 頁5-14。

將陸續刊出第八章〈加害者、共犯集團及其問題〉、第九章〈小結:我們與白恐∕紅恐的距離〉

第一章 何謂「轉型正義」?

周婉窈

親愛的少年讀者,你們都聽過「轉型正義」吧?它來自英文的“transitional justice”。這是1980年代以來世界上很多國家都面臨的課題,而且是必須努力落實的工作。臺灣也是這個國際行列中的一員。

為什麼叫做「轉型」呢?因為這些國家在擺脫長期的集權或專制獨裁統治之後,走向建立自由民主新社會的道路。新社會肯認自由、民主、人權,把它們當作社會的核心價值。「轉型」講的就是從前一個型態轉變或過渡到另一個型態。

讓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張對照表,左邊是專制獨裁體制(A),右邊是自由民主體制(B),下面相應的欄位分別列出各自的特徵。請了解,這都是理想型(ideal type),也就是最純粹的狀態,現實情境的具體案例不會是百分之百,會落在光譜的某個區塊。但不管如何,兩邊絕對是不同型態的社會。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轉型正義 | 發表留言

謝聰敏,一位「創造性受難的老兵」

謝聰敏,一位「創造性受難的老兵」

黃文雄

懷思 謝聰敏先生(1934/5/2–2019/9/8)

去年九月八日謝聰敏先生離開他摯愛、生死相許的島嶼。

圖一 2015年秋天謝聰敏先生在立法委員候選人馮光遠淡水競選總部的留影。 (黃謙賢先生拍攝.提供)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文章轉載, 歷史議題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