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序〕 一個台灣受益者的見證

〔推薦序〕 一個台灣受益者的見證

黃文雄/台灣人權促進會前會長、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首任召集人

編按:此一推薦序係為《偽造者──阿道弗.凱明斯基的一生》一書而寫。莎拉.凱明斯基著、許絜嵐譯。台北:開學文化,2018。

今年二月,鏡週刊/鏡媒體訪問我,主題是1970的紐約刺蔣事件。其中一題的問答如下:

        問:您曾在受訪時提到,逃亡二十五年期間由於認識不少各國友人,因此始終有人照應,沒有吃太多苦。然而您似乎不曾細談當年的逃亡過程,是否有什麼苦衷或者需要保護那些朋友呢?若您願意,能與我們聊聊那二十五年的漫長逃亡生涯中,曾經發生過哪些重要的事嗎?那些事是否對您也產生了重要影響?

        答:棄保離開美國到偷渡回台的二十五年,中文習慣稱為「逃亡」,英文通常寫成go underground(走入地下)。事實上,除了有些事必須小心,我過的是很正常的地上生活,並不像好萊塢電影描寫的東躲西藏。例如我照樣參加當地和國際的社會運動,但要避免被電視拍到,不給FBI和國際刑警組織追捕我的線索。

        這期間靠的就是「一九六〇」年代的一種國際網絡。

        美國廢奴之前,反奴人士組織起來,幫助南方的黑奴逃到北方的廢奴州和加拿大,甚至墨西哥,並協助他(她)們安頓。這種網絡叫「地下鐵路」(underground railroad)。六〇年代很多美國年輕人因反對越戰而拒絕服兵役,選擇出國流亡,「地下鐵路」又興盛起來,有很多大小網絡,和共用分享的某些專業服務,例如證件偽造。而且擴及反越戰以外其他運動需要協助的人。當然也更國際化,擴及加拿大以外的地區。

        我在美國參與各種運動有不少朋友,離開美國就是他(她)們替我安排的,然後由目的地的進步人士接手照顧。照顧反越戰者的網絡通常不怎麼秘密,反正越戰結束後有法律途徑可循,例如回國後關個一、兩年或其他安排。但照顧像我這種國際刑警和FBI也在追緝的人就不一樣了,必須非常秘密。協助我的那些網絡現在還在協助類似我的案子的人,我必須為他(她)們著想。

        這是我少講這些年的原因。但我已在一篇文章裡宣佈今年起——人生的第八十一年——要從社運退休,寫一些回憶文字。我會找一些不會傷害那些朋友和同志的方式,把這二十五年的故事寫下來。

我一九七一年逃離美國,走入「地下」(went underground)而仍能在二十五年裡生活幾乎有如猶在「地上」,連健保都有,必須感謝上文所說的各種傳承「地下鐵路」傳統的國際組織和網路的協助和照顧。其中不可或缺的是各種必要的證件。本書的主人翁阿道佛・凱明斯基正是國際「偽造者」的傳奇人物。

凱明斯基「退休」那年正是一九七一年,我使用的證件應該不是他的手筆。但眾所周知,他大半生的免費服務對象廣及全球,包括因反對越戰而出走的美國役男(draft dodgers)、在阿爾及利亞獨立戰爭中站在殖民地人民那邊的法國役男,以及各大洲的反獨裁威權運動;不但如此,這位老前輩專家還訓練出許多精於偽造的多國徒子徒孫。無論如何,我是一個必然的受益者。

我尤其欽佩這位恩人的是:他是一個堅持極高政治和道德原則的偽造者,一生以其偽造專長和帝國的不義搏鬥,納粹固然是死敵,英國、美國和法國的不義他也挺身對抗,又如本身是猶太人,曾經拯救過一萬四千同族並協助以色列建國運動,但以色列立國後卻停止協助全球各地猶太人的「回歸」,因為他所期待的以色列是眾教各族平等的世俗國家(secular state),而以色列卻沒有做到。這是何等高尚的情操?多麼難得的堅持?

我很高興這位偽造巧匠驚險精彩的一生,終於透過本書出現在華文世界的眼前。

《偽造者──阿道弗.凱明斯基的一生》書影
本篇發表於 社運、人權運動, 黃文雄先生著作與資料, 刺蔣事件相關。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