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第七章 從自由民主化到落實轉型正義

這是《轉型正義之路:島嶼的過去與未來》第七章

主要是想讓年輕人知道不是1987年解嚴臺灣就自由民主化了,是經過五、六年激烈的社會政治運動才在1992年開始走向自由民主化之路。現在28歲以下的年輕人都是「post-92 children」,也就是自由民主化之子,將來臺灣的自由民主就要靠你們守護和捍衛了,因此不能不知道過往的歷史。

                                                                                                   作者謹記 2020/11/12

感謝邱萬興先生和余岳叔先生慷慨提供歷史見證的珍貴照片。

第七章 從自由民主化到落實轉型正義

周婉窈

        當代人未必了解當代歷史。如果你聽到「1987年解嚴以後,臺灣就自由民主化了」,你會有何反應呢?聽起來很對嘛,臺灣因為被戒嚴,失去自由與民主,解除戒嚴(解嚴)後,當然就有自由與民主了。實際上不是這樣,解嚴之後,還要經過五年激烈的政治/社會運動的衝撞,靠很多人的犧牲和奮鬥,臺灣才在1992年走向自由民主化之路。「1992」是關鍵年份,很多真正的變化都發生在這一年,少年讀者,你們都出生在1992之後,可以說是「後九二之子」了。讓我們來了解你們出生前的這個重大轉折。

1987年5月11日台大學生運動。很難想像曾經有過這樣的台大。(攝影:邱萬興先生)

        「臺灣省戒嚴令」在1987年7月15日解除,這當然很重要,但是,少年朋友,你記得我們在第三章講的那些讓白色恐怖之所以恐怖的法令嗎?是不是有四大法令?讓我們複習一下白恐相關重要法令:

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 (1948/05/10-1991/05/01)

臺灣省戒嚴令 (1949/05/20-1987/07/14)

懲治叛亂條例 (1949/06/21-1991/05/22)

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 (1950/06/13-1991/06/03)

請仔細看,除了「臺灣省戒嚴令」外,一直實施到1991年5、6月。那麼,這代表什麼意思呢?我們不是說,這些法令構成一個密不透風的法網嗎?只拿掉一個「戒嚴令」,法網就全破了嗎?

        首先,臺灣還是處在「動員戡亂時期」,《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是太上法,超越憲法,然後《中華民國刑法》的內亂外患罪(及相關罪刑)還是要用《懲治叛亂條例》的特別法來判,記得二條一嗎?而那個用獎金鼓勵人民檢舉告密的《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是不是還在?其他多如牛毛的各種細則辦法、規章法令也都還在啊。

        KMT/ROC黨國之所以在1987年7月解除戒嚴令,是黨外運動長期抗爭的結果,不是出於統治者的恩惠。限於篇幅,我們無法細述,少年朋友只要看看解嚴前,光是訴求「解嚴」就有兩次的「519綠色行動」,非常慘烈。一次在1986年5月19日,一次在1987年5月19日。為什麼選在「五一九」呢?1949年4月6日發生「四六事件」,隔月5月19日宣布戒嚴,第二天生效,五一九指這樣一個日子。

        這兩次要求解除戒嚴的群眾運動,人數和強度都很可驚,給黨國帶來很大的壓力,第二次「519」直接導致1987年7月14日統治當局宣布解嚴。這些壓力是黨外運動長期累積而來的,到1986、1987年大爆發。

        我們在這裡無法講整個黨外運動,那等於要講整個戰後臺灣歷史,容我們長話短說。「黨外運動」的「黨外」,字面的意思是「國民黨之外」,因為戒嚴時期,實施黨禁,無法創設新政黨,當時只有中國國民黨,以及中國青年黨(青年黨)和中國民主社會黨(民社黨),後面這兩個黨被稱為「花瓶政黨」,只是擺著好看,妝點「自由中國」(Free China)。你們現在可能不清楚什麼是「自由中國」,那是指臺灣啊。當時,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被稱為「鐵幕」、「紅色中國」,相對於此,儘管KMT/ROC統治下的臺灣,沒有人權、沒有自由、沒有民主,又厲行白色恐怖,但因為美國和蘇聯冷戰的關係,ROC統治下的臺灣加入美國的陣營,號稱「自由中國」。當時在臺灣,反抗國民黨的異議人士,早期稱為「無黨無派」,後來慢慢變成「黨外」,即使青年黨或民社黨的黨員,如果加入反國民黨行列,也被視為「黨外」,他們所參與的民主運動稱為「黨外運動」。1970年代民間對黨外運動的支持逐漸增強。

7.1 1986年第一次「519綠色行動」,抗議者被軍警圍困在臺北市龍山寺前 庭,警民從白天對峙到夜晚。前排左一:尤清律師。前排正中:江鵬堅律師(1940-2000,民主進步黨首任主席)。(攝影:邱萬興先生)。

        黨外運動有兩度醞釀組黨,一次在1960年,由外省籍自由派雷震領軍,但以雷震等人被捕人獄、《自由中國》停刊作結;軍法審判依蔣介石指示,判雷震十年。第二次在1979年,以《美麗島》雜誌為集結中心,往組織化(即組黨)的路線前進,結果遭受嚴厲鎮壓,以「美麗島事件」作結,數十人被捕,最高判處無期徒刑。美麗島事件是黨外運動的大挫敗,但也激起民間的同情和肯認,第二年(1980)發生「林家嬤孫血案」、1981年發生「陳文成命案」,都在在引發民間支持的動能,為1980年代中期的各種政治.社會運動鋪路。

7.2 1987年第二次「519綠色行動」,在遊行隊伍中,民進黨女將拉著「100%解嚴 100%回歸憲法」的布條,其後濟濟群眾集結在國父紀念館廣場,要求解除戒嚴。(攝影:邱萬興先生)

        在這裡我們只講幾個指標性運動。1986年5月「519綠色行動」,以行動者為中心,群眾與鎮暴部隊對峙長達12小時,到了秋天,臺灣大學的學生發起「自由之愛」運動,延續到第二年夏天,訴求學生會會長普選、撤銷文稿審查制度,後來提高到大學改革的層次。

7.3 臺灣大學發起自由之愛運動,翌年(1987)5月11日在校園遊行。(攝影:邱萬興先生)

        這一年最震撼的莫過於1986年9月28日,黨外人士在圓山大飯店開會,毫無預警地成立「民主進步黨」,突破戒嚴時期的黨禁;實則「組黨十人秘密小組」暗中籌劃了二個多月,這在當時是殺頭的事,不少參與者應是抱著被抓的覺悟,幸好沒被鎮壓。再來是,1987年是二二八事件四十周年,2月4日臺灣人權促進會發起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有五十餘民間團體陸續加入,合力推動「二二八和平日運動」,全臺遊行、演講,突破四十年的政治禁忌。從以上這些大事和當局的反應,可以看到:黨國的統制,在黨外運動的打拼和衝撞之下,開始鬆動。

7.4 1987年2月15日突破四十年禁忌的第一場二二八遊行,由鄭南榕(前左)、林宗正牧師(前中)領軍,行走臺南。(攝影:余岳叔先生)
7.5 1987年2月28日突破四十年禁忌的第一場二二八紀念活動,在臺北市永樂國小舉行。雙手捧持靈位的是謝長廷(右)和顏錦福(左),其後穿西裝戴眼鏡、高舉花枝的是尤清,同排隔一人是周清玉、姚嘉文夫婦。右下角穿西裝戴眼鏡、舉菊花的是黃爾璇教授(1936-2019),他後面捧香爐的年輕人是陳清泉。您認得出來誰是卓榮泰嗎?(攝影:邱萬興先生)

        1987年「519 綠色行動」的口號包括:「只要解嚴 不要國安法」、「解除戒嚴 人人有責」, 以及「100%解嚴 100%回歸憲法」。為什麼說「不要國安法」呢? 「國安法」是《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的簡稱,當時黨國知道可能必須解除戒嚴,想用這個法來取代「臺灣省戒嚴令」,最後確實就這樣做。這個國安法的第二條明白限制人民言論自由(後刪除),第九條規定戒嚴時期平民所遭受的軍事審判,「刑事裁判已確定者,不得向該管法院上訴或抗告。但有再審或非常上訴之原因者,得依法聲請再審或非常上訴。」也就是說,白恐案件基本上無法要求重新審理,嚴重阻礙轉型正義的工作;這個條文從1987年到現在都沒修訂。補充說明:解嚴第二天(1987/07/16)就有十二位白恐受難者一起提起上訴,可見殷望之深切。他們年齡最大八十六歲、最小六十五歲,加起來854歲,判刑14 4 年(其中一名無期徒刑以坐牢二十年計算),一人之外,十一人都遭到慘無人道的刑求。結果呢?前一天生效的國安法剝奪他們上訴的權利,最高法院據此駁回每一個人的上訴。一年後他們到立法院請願,也不了了之。(見參考文獻,「審查李世傑等請願書」)三十二年後的今天,年紀最小的恐怕已不在人間了。親愛的少年朋友,你說遲來的轉型正義能還給他們什麼?

        由於民間反抗的力量漸漸茁壯,1987年第二次「519綠色行動」示威遊行的規模非常大,迫使黨國在兩個月內宣布解除戒嚴令。然而,不但新的國安法取代了戒嚴令,其他三個惡法都還在,如果你還記得第三章關於這三個法令的介紹,你就會知道:只要《懲治叛亂條例》還在,主張臺灣獨立,就是犯了內亂罪,要受到「二條一」(唯一死刑)的懲處。如果忘了這一點,你就無法了解1987年8月蔡有全、許曹德的「臺灣獨立案」、1989年4月鄭南榕自焚,以及1991年5月「獨立臺灣會案」。

        這三個案件都和臺灣獨立運動有關。1987年8月30日,也就是解除戒嚴一個半月後,142位白恐前政治犯齊聚國賓飯店,成立「臺灣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蔡有全是會議主持人,許曹德是首任會長,提案將「臺灣應該獨立」列入組織章程,在當晚的演講會中,蔡有全公開聲明他主張臺灣獨立。10月蔡有全、許曹德被以「叛亂罪」收押,震驚海內外。當時大家以為解嚴了,不會就這樣抓人,但解嚴最大的不同只在於平民不再送軍法審判,而是在一般法院進行審理。在社會激烈的抗議中,1月16日臺灣高等法院宣判蔡有全有期徒刑十一年、許曹德十年。這樣的重判,無疑告訴臺灣社會,解嚴不代表就可以主張臺灣獨立。面對重判,蔡有全、許曹德先後高呼:「不服判決,臺灣應該獨立!」、「亡國判決,臺灣應該獨立!」在法庭內外聲援的群眾也齊聲高呼:「臺灣應該獨立萬歲!」蔡有全、許曹德二度入獄服刑,1990年4月4日獲特赦出獄。

7.6 蔡有全、許曹德兩人因一句「臺灣應該獨立」被判重刑,引發各界遊行聲援,臺灣基督長老教會是主力之一。(攝影:邱萬興先生)

             那麼,鄭南榕為什麼自焚?這也和臺灣獨立運動有關。1984年鄭南榕與友人創辦黨外雜誌《自由時代周刊》,是黨外運動火力強大的發聲管道。鄭南榕主張「100%言論自由」,支持臺獨運動,1987年4月16日在金華國中舉辦的「反國安法」集會中,他公開說:「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臺灣獨立」,留下著名的宣示臺灣獨立的歷史鏡頭;當時台下群眾握拳齊呼:「獨立!獨立!獨立!⋯⋯」。請少年朋友記住:這是在7月15日解嚴之前!1988年12月,鄭南榕在他的雜誌刊登許世楷的《臺灣共和國憲法草案》,第二年1月21日接到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簽發的「鄭南榕涉嫌叛亂」的法院傳票。1月27日鄭南榕決心以死捍衛言論自由,捍衛主張臺灣獨立的自由,他把自己關在雜誌社內,並準備汽油,表示:「國民黨不能逮捕到我,只能夠抓到我的屍體。」在自囚的第七十一天,警方強硬攻堅,鄭南榕點燃汽油,自焚而死,當時四十一歲。

        如果你有機會研究鄭南榕自焚事件,你就會發現當時的報紙和新聞媒體充斥「假新聞」。鄭南榕自焚後,他的妻子葉菊蘭在記者會上,懇求記者如實報導鄭南榕自焚的原因。今天臺灣充斥假新聞,卻有很多人「自然而然」信之不疑,恐怕要回到黨國時代的媒體報導方式,以及這些媒體所「餵養」出來的閱聽大眾的口味和習性。轉型正義要清理的黨國遺緒,實在很多,不是嗎?

        解嚴之前臺灣社會已經開始鬆動,解嚴之後,社會力更是大集結,臺灣獨立運動風起雲湧,「獨立臺灣會案」(獨臺會案)必須放在這個歷史脈絡來理解。該案涉案的人都是年輕人,1991年5月9日,調查局幹員進入清華大學逮捕研究所學生廖偉程,同日逮捕陳正然(臺大碩士畢業生)、王秀惠(社運參與者)、林銀福(傳道士)三人,後來又逮捕文宣張貼者安正光,共五人,理由是他們加入

旅日臺獨運動家史明資助的「獨立臺灣會」,前四人被以《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一」唯一死刑,移送法辦。逮捕行動激發社會強烈的反彈,抗議活動如火如荼,這個時候,一年前(1990)3月才發生過野百合學生運動,社會已經蓄積非常高的動能,全國抗議「獨臺會案」的學生在臺北火車站靜坐,滿坑滿谷都是人。5月17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廢除《懲治叛亂條例》,廖偉程等人獲得交保釋放。

7.7 清華大學學生廖偉程因參加「獨立臺灣會」的讀書會,於1991年5月9日調查局幹員進入校園將他帶走,引起臺灣社會和大學師生激烈的抗議。(攝影:邱萬興先生)

        但這件事,還沒了,因為「內亂罪」是犯了刑法一百條,後續再說。我們先回到三大惡法的問題。在「獨臺會案」發生之前的1991年5月1日,《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已經廢除,5月22日公布廢除《懲治叛亂條例》,6月3日公布廢除《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按,立法院通過到公布有時差),到此三大惡法都廢除了。但是「獨臺會案」就結束了嗎?不,還有刑法一百條的問題。《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規定:

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預備或陰謀犯前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1991年12月3日,臺灣高等法院依刑法第一百條第二項判決:廖偉程無罪,安正光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三年,陳正然、王秀惠與林銀福各依普通預備內亂罪判處三年至一年六個月。請記住:這套刑法是中華民國在1935年訂定的法律,那時候臺灣是日本在統治,而且中華民國還在「訓政」呢,這樣的法律就直接搬來臺灣,而且這一條一直沒修改。

        我們一再提,ROC將時空完全和臺灣沒有關係的法律搬來臺灣直接用,一再提不是沒有原因的,轉型正義很重要的目標就是要避免未來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如果我們不去了解這種事情的荒謬,還將荒謬當作「理所當然」,那麼,萬一將來紅色恐怖來臨,我們又要受到時空完全不同的法律(如PRC法律)再度直接搬來統制時,就不會覺得荒謬,也不會想要合力去抵抗。社會無法辨識白色

恐怖,就很容易無縫接軌紅色恐怖。千萬不要忘記:我們是在過渡期,處於從A過渡到B的過程中,過渡不完整,很容易就倒退回去。

        刑法第一百條可怕的地方在於:你只要「意圖」這樣,而開始做的話,就有罪。「獨臺會案」引發要求廢除刑法一百條的運動,由李鎮源院士領銜,學術界、醫學界、社運界眾多人士組成「100行動聯盟」,於1991年9月展開極為慘烈的抗爭行動。該聯盟的訴求是廢除刑法一百條,以保障人民思想自由。當時國會是國民黨控制,而且萬年立委還沒退職,經過民進黨和國民黨幾度折衝,第二年5月15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刑法一百條修正,第一項改為:「意圖破壞國體、竊據

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以強暴或脅迫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底線為作者所加)就是將原本不明確、模模糊糊的「著手實行」改為要用「強暴或脅迫」的手段來進行才算數。第二項刪掉「陰謀犯」,改為:「預備犯前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其實100行動聯盟主張廢除此一條文,因為一百零一條就是「暴動內亂罪」(見頁40-41),但國民黨只接受修正,不接受廢除。雖然無法廢除,這樣的修正至少讓臺灣人擁有思想自由的保障。也就是說,你可以主張臺灣獨立,只要不用「強暴或脅迫」的方式來進行,就沒問題。

7.8 「100行動聯盟」以李鎮源院士(中)為中心,於1991年9月展開抗爭行動,訴求廢除刑法一百條。左一黃信介先生(1928-1999),左二李鎮源院士(1915-2001)。(攝影:邱萬興先生)

        這樣的修正,有用嗎?有的。1992年5月16日刑法第一百條修正頒布後,獨臺會案發回更審,7月27日,由於廖偉程等人的行為沒有違反修正後的第一百條,全案改判免訴。反過來說,如果1989年這一條已經修正了,鄭南榕的雜誌刊載《臺灣共和國憲法草案》哪會收到「涉嫌叛亂」傳票呢?那麼,我們今天還會有一位瀟灑(phiauphiat)的臺獨阿伯Nylon呢。再往前看,1987年蔡有全、許曹德主張「臺灣應該獨立」,又哪會被判十一年、十年呢?和鄭南榕一起推動

「新國家運動」的黃華哪會第四度入獄呢?以此類推,少年朋友應該可以了解這些惡法的威力了。

        刑法一百條修正,代表臺灣有思想、言論自由的保障,所以1992年5月標示著臺灣社會開始走向自由化之路。你可能會問:啊,前面不是一直在講「自由民主化」嗎?「民主」哪裡去了?首先,我們要了解自由和民主是可以分開的。例如,英國統治下的香港,擁有很高的自由度,完全不是戒嚴時代的臺灣可以比的,但香港是殖民地,直到1991年才出現代議政治(立法會局部民選)。現在的香港,卻是自由和民主兩方面都快沒了。用這樣的例子來看,少年讀者就可了解自由和民主未必一定綁在一起,我們臺灣很幸運,在1992年臺灣自由化的同時,也民主化了。怎麼說呢?

        臺灣的民主化始於「萬年國會」改選。什麼又是「萬年國會」?這和我們從前面講到現在的都有關係。中華民國在1947年12月25日實施憲法,但是五個月就被《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凍結了憲政精神和實踐。ROC在1947年11月至1948年1月之間有選出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1949年年底KMT/ROC黨國被中國共產黨打敗,撤到臺灣,有一部分第一屆的國代、立委、監委跟隨黨國來到臺灣,成為ROC所謂的「法統」看板。根據憲法,這些代表們都是有任期的,但中國「法統」怎麼能在臺灣改選呢?蔣介石先用行政命令延長立委任期一年,延了兩次,再申請大法官釋憲,結果立委和監委竟然都不用改選(釋憲第31號)。國代也跟進,自行解釋憲法,以第二屆代表無法選出前,第一屆理當繼續當下去。也就是說,黨國以「整個大陸,仍為共匪竊據,無法辦理選舉」為理由,第一屆國代、立委、監委要當到反攻大陸成功,才改選。

        「反攻大陸」在1955年3月以後就是假議題,黨國高層清楚得很,只是必須靠「法統」正當化它在臺灣的統治。但人會老死,還有很多狀況,所以發展出一套荒謬的萬年國會代表的遞補方式,有人像中彩券頭獎一樣,突然因同鄉的某國代死亡而遞補為國代,享盡各種好處。由於黨外運動與民間社會的壓力,黨國才在1969年舉辦「增補選」,1972年以後有所謂的「增額」選舉,請注意,這都是「補」第一屆,一開始名額不多,後來較多。第一屆國代、立委、監委則一直不用改選,你若命夠長,可以當上四十五年。這些人到了1992年才接受優厚的「資遣」。不管「增補選」或「增額選舉」,都是透過修改《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而來的。

        解嚴之後,臺灣社會不再能接受萬年國會,但絕大多數的老人不願退下來,引發一連串激烈抗爭,在立法院為數甚少的民進黨立委和國民黨立委發生嚴重的肢體衝突,民間最大的抗爭則是1990年3月的「野百合學運」。由於那一年3月國民大會要選舉總統,公眾對於「萬年國會」的不滿已經到了極點,學生集結起來,靜坐示威,規模浩大,一般稱為「野百合運動」或「野百合學運」。該運動提出四大訴求: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擬定政經改革時間表。前兩項可以說有了很直接的結果。在政府給予很優厚的待遇之下,第一屆國代、立委、監委終於退了下來。1992年臺灣人民選出第二屆國代和立委,監察委員改由總統提名,國民大會同意(2000年以後由立法院行使同意權),正式終結萬年國會─這個長達四十五年的第一屆!少年朋友,你們知道嗎?─蔣介石五任總統,他和兒子蔣經國都是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選出來的,世界上很難找到這樣的例子吧?

7.9 因對於萬年國會不滿,1990年3月發生「野百合學運」,數千名臺灣各地大學生於中正紀念堂廣場靜坐,提出「解散國民大會」等訴求。(攝影:邱萬興先生)

        能夠開始根據憲法定期選舉國會議員,臺灣才真正成為民主社會。所以,臺灣的自由化和民主化,剛好都在1992年開始,這也可以說是我們臺灣的幸運。如果以後有人說,1987年臺灣解除戒嚴後,臺灣就自由民主化了─ 像童話一樣「從此快樂生活」,你就知道這是錯誤的講法,也可以和對方說明若沒有1987到1992年這五年的激烈抗爭,臺灣沒辦法自由民主化。若有人說,這是統治者的恩賜,那麼,你可以問他:請問,鄭南榕為何要自焚?他用生命在抗議什麼?

7.10 1989年5月19日鄭南榕出殯,國民送葬行列。沒有人想到鄭南榕的好兄弟詹益樺會在途經總統府時自焚,他平舉雙手,像火中的十字架。(攝影:邱萬興先生)

        1992年臺灣開始走向自由民主之路,1996年總統直選,也就是直接由具有ROC選舉權的公民選出,不再由國民大會代表選出,這是很大的突破,也彰顯了臺灣的政治主體性。直選結果,李登輝勝出,他是中國國民黨推出的候選人。我們在這裡不評論個別總統的政績,我們只從轉型正義的角度切入,點出問題。前面我們講過,臺灣從專制獨裁體制(A)過渡到自由民主體制(B),一般認為是和平轉移,甚至有「寧靜革命」的美稱。但是,當那個在A時期靠惡法之網,以黨、政、軍、警、特、教、傳媒等機制挾制臺灣社會、厲行白色恐怖的政黨繼續執政,繼續控制國家機器,官僚從下到上都是同一批人,你說,誰來落實轉型正義呢?你說中國國民黨會替國家追討自己不當取得的龐大黨產嗎?

        自由民主化的臺灣,因為體制有很大的改變,公家無法再公然遂行白色恐怖,但官僚本身就有很大的慣性,從A到B,操作國家機器的仍然是同一批人,他們的腦袋沒改變、手法也不用改變(因為沒受到譴責或懲罰)。雖然不再有政治犯,但過去習慣逼供刑求的慣性還在,如果以後你有機會研究解嚴後到你出生前的社會案件,你就會發現警察辦案還是常用刑求的方式取得筆錄。軍中黑暗事更多,1996年一位名為江國慶的年輕人被槍斃了,後來證明徹底無辜。江國慶生在中華民國的國慶日,父親因此替他取了這個名字,他當兵時被刑求招認他沒做的殺人案件,被槍決時才二十一歲(1975/10/10-1996/08/13)。要槍斃他,故意不通知家人,讓深愛他的父母終身受折磨。少年朋友,這是1996年耶!臺灣已經自由民主化了,也直選總統了,但無法進行轉型正義,國家機器就會繼續被濫用、私用、誤用,繼續傷害人民,尤其是社會上弱勢的人。

        李登輝當了十二年總統(繼任+國代選舉+直選),2000年總統由民主進步黨候選人陳水扁當選,但「朝小野大」,無法進行轉型正義。什麼是「朝小野大」?就是指,雖然民進黨執政(朝),但國民黨是在野黨(野),在國會仍佔絕對多數(有時加上友黨後過半),因此很多改革無法進行。我們上面提到立法委員謝聰敏(民進黨籍)在立法院提案追討政治犯被沒收的財產,一直被擋,原因在此。追討龐大的不當黨產就更不用說了。

        陳水扁當了兩任八年總統(2000-2008),之後由中國國民黨馬英九當八年總統(2008-2016)。在馬英九執政時代,國民黨在國會佔多數。在這段期間,特別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12月29日,「社團法人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成立,簡稱「真促會」。這是民間團體,在政府無法進行轉型正義時,以民間的力量扛起重任,貢獻很大。但我們前面講過,轉型正義必須由政府來做,主要的工程是真相、究責、撫慰、制度性改革,這不是民間可以做到的。2016年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當選總統,民進黨在立法院的席次第一次超過半數,因此被稱為「全面執政」。由於落實轉型正義是蔡英文競選的承諾之一,因此,開始推動轉型正義的工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通過立院三讀,於2017年12月27日公布實施,2018年5月31日行政院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但由於一些問題,運轉不是很順利。因為這是正在進行的工作,我們就不多做評論。今年7月4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政治檔案條例》,這是落實轉型正義在法層面上的一大突破,從此才有可能重建加害者和共犯集團的圖景。

        簡單來講,臺灣的轉型正義是由1992年臺灣自由民主化之後,一直等到2016 年,才開始能以政府的力量施行,足足等了二十四年!我們前面提過落實轉型正義有五項必要工程,讓我們看一下目前我們做到什麼,打「?」號表示離理想還很遠:

一、究明真相?

二、釐清責任歸屬(追究責任)?

三、道歉、補償、興築紀念碑等

四、提供受害人傾訴的平臺

五、確定建立能夠防止再度發生的機制?

第三項做得還可以,第四項也頗有成績,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及民間都有在做,已出版不少口述歷史的書,可惜看的人太少─整個來說,臺灣社會一般人對轉型正義沒有概念,對白恐無感。

        最後,我們要問:臺灣的白色恐怖最特別的沒收全部財產,以及判決不當核覆,有在究明真相嗎?有在追究責任嗎?立法院要不要立法追討或補償政治犯被沒收的財產?國家要不要透過教育讓學童(臺灣未來的主人翁)了解蔣介石的罪責?蔣介石的銅像要如何處理?這些都還尚待解決。

參考文獻

• 〈總統代電 中華民國四十二年九月廿三日(四二)台統(一)字第二二一三號〉,《總統府公報》430期(1953年9月),頁2-3。

• 〈釋字第31號解釋〉,《司法院大法官》,網址:http://cons.judicial.gov.tw/jcc/zh-tw/jep03/show?expno=31

• 《立法院公報》11:4(1953年5月30日),「討論事項」,頁25;「總統咨」,頁35-36。

• 《立法院公報》78:49(1989年6月21日),「審查李世傑等請願書」,頁225-228。

• 邱萬興,《台灣民主印象:邱萬興攝影集 1986-2016》。臺北:典藏文創,2019。

• 莊益增、顏蘭權導演,《牽阮的手》(紀錄片)。臺北:無米樂電影公司,2011。 • 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策畫,《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 行動思想家鄭南榕》。臺北: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2013。

本篇發表於 轉型正義。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