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光先生訪談:關於林金生的印象

陳重光先生訪談:關於林金生的印象

吳俊瑩整理/註解   周婉窈、陳立栢校訂

時間:2019年7月9日
地點:嘉義市垂楊路陳宅

壹、前言

2019年7月8至9日,我參加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周婉窈老師安排的達邦.嘉義市參訪活動,一行十餘人,一半成員是周老師「材料與史學:臺灣史專題討論」課堂的學生。8日及9日上午,主要在達邦、特富野鄒族部落活動,9日下午前往嘉義市拜訪二二八事件受難者陳澄波的公子陳重光先生。我們一行大約在下午二點多到達陳老先生住處。訪談時,陳重光先生的公子現任陳澄波文化基金會董事長的陳立栢先生和夫人,以及陳老先生的女公子麗涓女士全程作陪。

當日我們向陳老先生請教了相當多的問題,包括幼時生活回憶,與母親張捷的相處、二二八事件前後、父親陳澄波的學習與創作歷程等,本文所整理的關於陳重光及陳立栢先生對林金生幾點印象,只是本次訪談中的一小部分。文末附上林金生「平步青雲,宦途得意」(註1)的黨政經歷,讀者可與訪談內容一併參看。

由於陳老先生全程用臺語發言,逐字稿盡量保留他的用語。(  )內為臺語拼音、詞義或補充說明,〔  〕內為按語。

圖1

陳重光先生父子
吳俊瑩攝

貳、訪談紀錄

(前略)

吳俊瑩:我們再問一個問題,這個和二二八比較沒關係,不知對一個人有印象嗎?那個人叫做林金生你認識這個人?有聽過這個人?

陳重光:林金生喔!

吳俊瑩:風評如何?還是你對這個人的認捌(jīn-bat,認識)如何?

陳重光:他做部長,做⋯⋯(周婉窈:做交通部長),觀光的開放,他來執行。他學蔣經國的口音,學得很像。

(在座同學發出一陣「哇⋯⋯」的訝異之聲)

周婉窈:也有這個代誌(tāi-tsì)喔。

吳俊瑩:臺灣人學外省人的口音,學得很像?

陳重光:嗯,嗯。

周婉窈:你有直接聽過嗎?
〔按,陳老先生有點重聽,有時沒聽到我們的提問〕

陳重光:他很喜歡美術,我爸爸在「春之藝廊」開畫展的時陣(sî-tsūn),(註2)他第一次有來簽字,最後一遍也過來簽。他說:最後跟最初的簽字,他一定要來簽。他家己(ka-kī,自己)也很真愛畫圖,是按怎(án-tsuánn,為什麼)會反對他兒子跳舞,不知道(陳老先生的笑聲)。

周婉窈:所以他也很愛藝術喔。

圖2
1979年12月《雄獅美術:陳澄波專輯》封底
陳立栢提供;吳俊瑩翻攝

陳立栢:林金生每年若要選舉,他都來咱家創啥(tshòng-siánn,做什麼)?〔按:陳立栢問父親陳重光〕

陳重光:選舉的時陣,來我們家都𤆬(tshuā,帶)嘉義的畫家,𤆬規大托(kui-tuā-thua,一大堆)來厝內坐,不說選舉的事情。

周馥儀:陳老師,嘉義人對林金生的看法如何?一般人是怎麼看的?感覺這個人怎樣?

陳重光:對林金生的看法是(停頓6秒)——「不屑一顧」(華語)。

周馥儀、周婉窈(驚):為什麼不屑一顧?

陳重光:因為他的口音學蔣經國,他的作法什麼都為國民黨在做代誌。所以大家看他,後來都說,你是林懷民的爸爸,不是林金生的子(kiánn)。

周婉窈:不會說林懷民是林金生的子,會說林金生是林懷民的爸爸。是這個意思嗎?

陳重光:人們對林懷民的感想足好(很好),對林金生的印象足䆀(tsiok-bái,很壞)。

周婉窈:有什麼具體的事情?對他的印象很壞?

吳俊瑩:他有做過什麼具體的事情,讓人覺得對他的印象不是很正面?比較不好?

陳重光:他就是什麼代誌都是為國民黨在做事情。

周婉窈:這就是總評啦!

陳重光:他做到部長而已。(註3)

提名林金生

1984年蔣經國提任林金生為考試院副院長
來源:〈賀函及題詞稿等〉,《蔣經國總統文物》,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05-010502-00081-029。

周婉窈:我們會問這個問題,就是高一生被處決以後,高菊花——也就是他的大女兒,有去找林金生,林金生都不願跟她見面。(註4)因為高一生跟林金生本來是熟識,算朋友,這點有聽過人說過無?

陳重光:我不夠瞭解呢。林金生是要選舉的中間來阮厝內坐,看圖啦。

陳立栢:他〔按:指父親陳重光〕記不太清楚。他為什麼要講這個選舉前,選舉的前一暗(àm,晚),林金生一定在我們家,那個時我已經生出來。他來,都叫我阿嬤:「澄波嫂,澄波嫂」。但是我阿嬤都不理他,他憑什麼要叫「澄波嫂」,他沒有那個資格。

周婉窈:他憑什麼叫我「澄波嫂」,所以你阿嬤也算是很排斥。

陳立栢:但為什麼要來這裡呢?就是要來看說,我們那一晚會不會出去助選,會不會去活動。

周婉窈:喔!

(眾人同時發出「喔」)

陳立栢:他是來顧(看緊)陳家不可以出去外面活動。

周婉窈:原來這樣喔。

陳立栢:𤆬(帶)畫家來只是一個藉口。他〔按:指陳重光〕剛才是說這個現象,我爸爸不要講後面的那個動機。

周婉窈:這樣,瞭解。

陳立栢:彼當陣(hit-tang-tsūn,那時)我已經生出來。

陳重光:他本身真愛圖、真愛美術,是確實的代誌。

周婉窈:他真的是很愛美術,這是確實的代誌。(覆述陳重光的話,讓同學了解)你還記得他連任時,第一遍當縣長,要來要競選連任,但連任沒成功,好像是給李茂松當選。我們看報紙說,很像是被高一生這個事件影響到,你有這個印象嗎?那遍選舉。

陳重光:沒印象。

周婉窈:你〔按:指陳立栢〕可以補充嗎?

陳立栢:那個時候不在,那時候我們去臺北讀書。〔按:陳立栢是指1979年陳澄波遺作展時,人在臺北讀大學〕

圖3

紅點處為嘉義縣長的選舉報導
全文:【本報嘉義一日電】本縣二屆縣長競選活動,今日已達最高潮。而一般選民經過幾天來事實考驗,誰是他們理想的縣長,已有一種顯著的趨向,過去對候選人林金生的各種謠言,已被雪亮的目光看穿了。因此林金生宣傳車所過之處都受到熱烈的歡迎,省議員候選人劉傳來、黃宗焜、蔣重鼎、張李德和、許世賢,及另一縣長候選人李茂松等,今由晨至晚亦不放棄最後機會,分赴各地活動。《中央日報》,1954年5月2日,第五版。

周婉窈:我們有查報紙,當時的《中央日報》寫說——當然是替他助選——《中央日報》說他出去宣傳就受著大家歡迎,受著「各種謠言」影響的事情,大家已經了解。報紙寫的「各種謠言」,我判斷可能包括高一生被處決的事情,(註5)處決是四月十七日,(註6)選舉好像是五月(按,5月2日投票),所以我想是這個事件,因此才問陳老先生有這個印象嗎?你〔按:指陳立栢〕可以補充嗎?

陳立栢:我爸爸說選舉前一日跟遺作展都是關鍵時刻。選舉前一日,不只一次,連我都知道,很多次,所以我阿嬤不給他叫「澄波嫂」這個現象,我們兄弟姊妹大家都知道。遺作展是一個關鍵,遺作展是1979年,那個更早,1979年他居然來跟我爸爸說,我要第一個簽名,而且我還要最後一個簽名,可是大家要回想一下,遺作展結束的隔天,是美麗島事件。

(眾人發出「喔」⋯⋯)

你看這個人,心機很沉,那個時候社會的氛圍已經是風聲鶴唳,美麗島之前嘛。遺作展結束(按,12月9日)的第二天就美麗島事件。

周婉窈:十二月十日是美麗島事件。

陳立栢:那本〔雜誌〕有日期,有遺作展的日期,最後面,封底。那個時候我都在,那時候我已經去台北讀大一的時候。遺作展他表現是這樣,我第一個來簽名,最後一個我也要來簽名。明天就要美麗島事件,你憑什麼來這邊簽名?

周婉窈:你看連陳澄波的太太都不給他叫「澄波嫂」,所以這就是一個 indication,值得思考的所在。所以你爸爸陳老先生都不太愛說這些⋯⋯

陳立栢:都說好的,「不屑一顧」是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聽到,這輩子他講最重的一句話。

周婉窈:所以嘉義的人對林金生縣長印象大部分都不好吧?

陳重光:不好。

周婉窈:我是聽到一些他如何去巴結蔣介石,有聽說過這種說法嗎?很會巴結。有聽過這種?

陳重光:當時做國民黨,就可以著(tio̍h,按,這裡指「當選」)。

周婉窈:但結局,連任沒著(當選)。(註7)

周馥儀:林金生愛美術,您爸爸還在的時候,有跟他來往嗎?

陳重光:沒來往。

周婉窈:但林金生與高一生有來往。

陳重光:沒來往。〔按,指陳澄波和林金生〕

陳立栢:他跟陳澄波都沒有來往,所以我阿嬤不要讓他叫「澄波嫂」,根本就都不熟。

圖4

參訪師生與陳重光先生等人合照(敬稱略)
前排左起:陳麗涓、周婉窈、陳重光、陳立栢。
後排左起:周馥儀、倪管嬣、徐承任、鄭宏興、曾双秀、吳俊瑩、丁平、郭怡棻、陳慧先、凃峻清、許妝莊、金奉俊、謝慧玲、林文正。

附錄:林金生的黨政經歷

林金生(1916.8-2001),嘉義新港人,1941年3月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畢業,妻林鄭翩翩,育有四子一女。

戰後,中國國民黨方面的訓練經歷有:革命實踐研究院黨政軍幹部聯合作戰研究班第六期、國防研究院第十二期、革命實踐研究院第十六期。

政府公職方面:1947年1月擔任臺南縣政府自治指導員兼社會課長,1947年2月臺南縣東石區署區長,1947年10月臺南縣虎尾區署區長,1950年10月雲林縣政府自治指導員,1951年6月當選首屆嘉義縣民選縣長,1954年競選連任失利。1957年當選雲林縣長,1960年連任雲林縣長。1964年6月4日總統府侍衛長胡炘以「前雲林縣長林金生協助本黨黨員競選,協助最力,擬請賜准由該員調任澄清湖水廠廠長」,蔣中正批示「照辦」,出任高雄澄清湖工業給水廠廠長。1966年任臺灣省政府委員,1972年內政部部長兼行政院政務委員,1976年交通部部長兼行政院政務委員,1984年由蔣經國提任為考試院副院長。

林金生也是中國國民黨的黨官,曾任雲林縣黨部主委、中央一組副主任、臺灣省黨部書記長、臺北市黨部主任委員,中央委員會副秘書長。

資料來源:〈各級機關與國民黨黨部組織調整〉,《蔣經國總統文物》,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05-010100-00104-002;〈政務—美國駐華外交軍事人士對蔣經國的觀察等〉,《蔣經國總統文物》,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05-010201-00035-008;〈賀函及題詞稿等〉,《蔣經國總統文物》,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05-010502-00081-029。

 

註1:楊維真纂修,楊宇勛分修,《嘉義縣志・人物志》(嘉義:嘉義縣政府,2009年),頁55。

註2:1979年11月29日至12月9日在臺北春之藝廊的「陳澄波遺作展」,是陳澄波的作品在二二八事件後第一次公開。據李賢文的回憶,當時受限於戒嚴的氣氛,陳澄波在二二八遇難的歷史,他不敢在展覽介紹,《雄獅美術》雜誌的陳澄波專輯本來有寫,李賢文「考慮再三後也沒有登出來」。早期臺北公家的優質藝術展覽空間很少,春之藝廊是臺北市相當不錯的畫廊,位在臺北市光復南路286號B,1979年下半年舉辦了一系列前輩美術家的展覽,有7月的洪瑞麟展、9月的陳夏雨展及12月的陳澄波展。〈李賢文:以五十斤之力扛起百斤〉,陳曼華編著《獅吼—《雄獅美術》發展史口述訪談》(臺北:國史館,2010年),頁52。

註3:部長之後,林金生擔任的公職是考試院第七屆(1984.9-1990.8)、第八屆(1990.9-1993.4)副院長。

註4:根據高一生長女菊花女士的回憶:「那時候我去林金生那裡跑了好幾次,他當時是嘉義縣長,可是他不理我。本來就是林金生拼命要弄成這樣的。其實當時誰也沒有辦法,那是老頭(蔣介石)的意思,老頭脾氣不好的時候,就說:『槍斃!』」張炎憲、王逸石、高淑媛、王昭文採訪記錄,《諸羅山城二二八》(臺北:吳三連臺灣史料基金會,1995),頁164。

註5:嘉義朴子的陳榮成(1937-)家族和林金生很熟,二二八事件前後與擔任東石區長的林金生曾是鄰居。根據陳榮成的訪問紀錄,林金生與李茂松競選時,包括他在內的嘉義中學學生不少都反國民黨、反對林金生。陳榮成還提到國民黨利用林金生拐出高一生的「傳說」,「因為林金生會講日本話,受過日本教育,叫他去阿里山上把高一生叫下來,導致他被捕,1954年以叛亂罪處決」。陳榮成所聽聞的民間傳說,很可能是《中央日報》報導所稱的「各種謠言」,這是林金生競選連任時必須面對的問題。見陳儀深訪問,林東璟、簡佳慧記錄,〈陳榮成先生訪問紀錄〉,收於陳儀深訪問,林東璟、鄭毓嫻、吳佩謙、周維朋、簡佳慧、曾韋禎記錄,《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口述史續篇》(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12年),頁300、303。

註6:1954年4月17日泰雅族林瑞昌、高澤照,以及鄒族高一生、湯守仁、方義仲、汪清山六人遭槍決。

註7:出生嘉義布袋的蔡同榮(1935-2014)提到「嘉義人很勇敢」,讓李茂松打敗國民黨提名的林金生。後來國民黨不甘心,要求黨籍議員連署罷免,蔡同榮的父親蔡閅當時是嘉義縣縣議員,他認為李茂松都還沒開始做事,國民黨就要罷免,說不過去,也不正義,拒絕連署。陳儀深訪問,周維鵬記錄,〈蔡同榮先生訪問紀錄〉,收於陳儀深訪問,林東璟、鄭毓嫻、吳佩謙、周維朋、簡佳慧、曾韋禎記錄,《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口述史續篇》,頁177。

本篇發表於 訪問鄉前輩。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