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港、西人來臺和基督教的傳布

《少年臺灣史──寫給島嶼的新世代和永懷少年心的國人》:第三篇第六章

開港、西人來臺和基督教的傳布

周婉窈

天主教道明會郭德剛神父於1859年抵達臺灣,以前金(高雄愛河橋畔)為傳教據點;其後選擇萬金(今屏東縣萬巒鄉萬金村)作為第二據點,步行往來兩地傳教。1860、1863分別於兩地用土、稻草打成的土角(thô͘-kak)建造「土角聖堂」。這也是今天高雄玫瑰聖母聖殿主教座堂和萬金聖母聖殿的前身。1865年6月16日,來自英國蘇格蘭長老教會的馬雅各醫生,正式在臺灣府城展開醫療傳教工作;第二年有高長和三位本地人受洗。馬雅各是宣教師(傳教士),不是牧師。約兩年半後,英國海外宣道會差派李庥牧師抵達臺灣,和馬雅各一起宣教。這些事情,在1858年之前是不可能發生的。為什麼?因為清帝國,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對西方世界採取「鎖國」政策。

屏東萬金聖母聖殿素描 (許書寧繪圖)

屏東萬金聖母聖殿素描 (許書寧繪圖)

清帝國如何被迫對西方國家開港通商,並允許基督教到中國傳教,這段經過,我們留給中國史去講,在這裡,我們關心的是,開港通商對臺灣社會的影響。清廷開放的通商口岸,包括臺灣和淡水,臺灣指今天臺南安平的舊港。(請注意,在這個時點,臺灣只設一府,府城在今臺南,稱為「臺灣府城」,很多人常講成「臺南府城」,是不正確的。歷史上的「臺南府城」,只存在八年,即1887到1894年。)其後又各增加附近港口,實際上對外開放四個港口,即淡水、雞籠(今基隆)、臺灣、打狗(今高雄)。這和過去有什麼不同呢?在這之前,臺灣不能直接出海貿易,船舶從正口(合法的港口)出海,只能對渡到福建沿岸的港口,也就是只能往來臺灣海峽,無法直接出海到日本(1684年,清廷解除海禁,中國商船可到日本貿易)。經過一百八十年的「面向大陸」,開港後,臺灣才又恢復島嶼的海洋性格,商船往來熱絡,彷若荷蘭和鄭氏時期。

開港給臺灣帶來新的貿易商機,糖、茶、樟腦成為主要的出口商品,利潤極高。糖的產地在南部,茶在中、北部,生產樟腦的樟樹主要長在嘉義以北的山區。從開港到割臺這段期間,茶的出口總值約占全部出口總值的一半以上。由於茶和樟腦的產地在中北部,從淡水輸出較方便,臺灣的經濟重心逐漸北移,淡水成為最重要的出入口,大稻埕是茶葉的加工與集散地,隨之興起,極為繁昌。然而,由於樟腦利潤很大,樟樹又長在原住民居住的山區,導致漢人大規模入山侵砍,嚴重壓迫原住民的生活空間。

相對於出口商品,進口則以鴉片為最大宗。臺灣士兵和人民吸食鴉片的情況非常嚴重。清朝統治末期,士兵十有九人吸鴉片,簡直無法作戰;日本領臺之初,有十七萬餘人是鴉片癮者,占總人口的百分之六點五四。如果以成年男子來計算,比例應該相當高。

開港之後,西方人陸續來臺,有商人、外交官、旅遊家、探險家、博物學者、傳教士等。Robert Swinhoe(1836-1877)是其中很特別的一位,除了不是商人和傳教士之外,他兼具上述多種角色。他的中文名字是郇和,常見的音譯名字有史溫侯、斯文豪、斯文侯,我們在這裡選用史溫侯。史溫侯是英國人,十八歲就進入英國外交部擔任外交官,曾擔任英國駐臺領事三年(1861-1862、1864-1866)。開港之前,他就來過臺灣兩次,第二次曾環島一圈。擔任領事期間,他探訪過很多漢人聚落和原住民部落,花很多心力觀鳥,並且蒐集標本。他對臺灣的自然、人文、動植物、原住民,以及原漢關係有直接的觀察,發表不少相關的遊記、簡介,以及類似民族誌的文章,由於他是在開港之前和之後來到臺灣,因此他的記載彌足珍貴。在史溫侯的筆下,我們可以看到不同地區原住民和漢人的互動情況,非常具體、生動,這是在同時期的中文文獻中看不到的。深具博物學興趣和素養的史溫侯,發現臺灣無數特有生物,並予以命名;他發現的鳥類占現在已知鳥類的三分之一以上。開港後,來臺的西方人留下無數記錄,這十幾年來,經專家整理、翻譯,陸續問世,這些知識的寶藏,還有待我們進一步彙整和利用。

史溫侯素描草圖 (許書寧繪圖)

史溫侯素描草圖 (許書寧繪圖)

1872年3月,來自加拿大長老教會的牧師馬偕(偕叡理)博士,在李庥牧師的陪伴下,搭船從府城到淡水,抵達後,他聽到一個聲音對著他說:「就是這個地方。」從此開始他在臺灣北部的傳教工作。

西方基督教在臺灣的傳教,早期非常困難,經常遭受本地人的排斥與仇視,遇到民教衝突或戰亂,甚至有生命危險。1868年,馬雅各的宣教區發生兩位本地傳道師一被捕、一被殺,教會遭搗毀焚燒的事件。清法戰爭(1883-1885)時,馬偕興築的七間教堂遭焚毀,好幾位信徒遭到凌遲或被殺的命運。

長老教會給臺灣帶來了幾項第一。首先,教會帶來了西方醫學。其次,宣教師為臺語創造一套記音方式,也就是一般說的「教會羅馬字」。這是臺語首次文字化,讓許多不識字的臺灣人能夠迅速具備讀寫能力。再者,長老教會在1885年創辦用羅馬字書寫的Tâi-oân-hú-siâⁿ Kàu-hōe-pò(《臺灣府城教會報》),是臺灣第一份報紙,一直延續到現在;1969年被迫改用中文,今名《臺灣教會公報》。基督教還帶來西方音樂,以及女子教育。1884年馬偕牧師在淡水牛津學堂東鄰開辦女學堂;1887年「臺南新樓長老教女學校」(長榮女中的最前身)正式開學,一般認為李庥牧師的夫人有開創之功,雖然創校時她已因病離臺。

馬偕牧師返回加拿大休假時,為口述自傳From Far Formosa一書寫序文,起頭寫道:「遙遠的福爾摩沙是我所摯愛的地方,在那裡我曾度過最精華的歲月,那裡也是我生活關注的中心。」馬偕對臺灣的愛和奉獻,只是較為人知的例子。開港到當代,有無數的牧師、神父、傳教士,都將一生的精華奉獻給這個島嶼,他們尤其疼惜照顧最邊緣、最弱勢的底層臺灣人,可惜臺灣社會大都不清楚。那拓荒時期臺灣人視疏如親的俠情義氣,何處再尋?

小事典

高長

高長(1837-1912)追隨馬雅各醫生,成為臺灣第一位長老教會信徒,由於馬雅各醫生不是牧師,他在1866年從廈門請來一位牧師為高長和其他三位信徒施洗。高長非常虔誠,熱心宣教,是第一位臺灣本地的傳道者。他在1668年的民教衝突中,被捕下獄,四十九天後獲救。高長的男性子孫大都當醫生或當牧師,是臺灣南部最重要的基督教家族之一,和臺灣歷史的進程有緊密關係。鋼琴家高慈美是高家第三代,美麗島事件受難者高俊明牧師是第四代。

對渡

清領初期,臺灣唯一合法的出海港口是鹿耳門(位於今臺南安平),船隻出海只能到對岸的廈門,廈門的船隻也只能從鹿耳門進入臺灣,這種限制性交通稱為「對渡」。1780年代後半迫於實際需求,官方再開放鹿港和八里坌(淡水河口)兩個港口,和對岸的蚶江(泉州)、五虎門(在閩江口)對渡,合稱三口對渡,也就是:鹿耳門↔廈門、鹿港↔蚶江、八里坌↔五虎門。1810年解除「對渡」規定,兩岸港口可以互相通航。1826年又開放五條港(雲林)和烏石港(宜蘭)。不過,臺灣和對岸走私情況很嚴重。 

教會羅馬字

又稱白話字,簡稱教羅。這是臺灣長老教會發明的一套拼音系統,用羅馬字母(又稱拉丁字母)來拼寫臺灣話(福佬話)。臺語共有六個母音,十五個子音,聲調有八聲(第二、六聲實際已無法分別),每組字母都有相應的音符,八聲也有各自的標法,例如去年有一部紀錄片《牽阮的手》,用教羅來拼寫就是:「khan góan ê chhiú」,四個字分別為第一、二(六)、五、二(六)聲。「góan」在臺語裡有「我」、「我們」兩個意思,而「我們」在臺語又有「góan」(gún)和「lán」的分別。前者只包括「我們這邊的」,後者全部包括;中文標準語沒有這個區分。每個母語都有其他語言所無法取代的用法,這是保存母語很重要的一個原因。

我們的社會普遍欠缺常識,且深受漢字影響,很多人看到拼音文字只能拿英文來想。一套語言若用羅馬字來拼音,每個音符有它代表的「音值」,不能以自己以為的英文讀法來唸。若這樣唸,當然「不倫不類」,於是有人就說臺語羅馬拼音不倫不類,這是非常錯誤的看法。教羅不是語言學家所設計,是由傳教士合力創造的,今天來看,有些標法或可修改得更簡潔,但就自成一套系統來說,用起來毫無問題。Tâi-oân-hú-siâⁿ Kàu-hōe-pò(《臺灣府城教會報》)從1885到1969年,都是用教會羅馬字來書寫,裡頭蘊藏無數珍貴的歷史訊息,可惜絕大多數的學者無法利用。將來如果臺灣孩童都能學會一套書寫自己母語的拼音系統,那麼,母語的保存就有希望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學術小品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