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碩士生的論文資料蒐集之旅

一個碩士生的論文資料蒐集之旅

陳以凡

對一個碩士生而言,寫論文是件未曾預料的辛苦事。我就讀國立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經歷一番摸索之後,決定碩士論文題目為1940-50年代臺灣美術家顏水龍的工藝活動。在這段時間,顏水龍(1903-1997)犧牲繪畫創作來成就工藝,相較於其他日治時期美術家畢生矢志繪畫創作,顏水龍投入工藝領域的心血顯得十分引人注目。在製作顏水龍年表的過程中,我注意到在1950年代「美援時期」中,其中也包括了技術援助臺灣的手工業發展,其中有一個以美籍的工業設計師Russel Wright為首的團隊,他們在1955-1960年的五年內為臺灣的手工業發展提供許多意見與技術協助,顏水龍曾與他們之間有許多的互動。在顏水龍留存的工作日誌中,曾片段紀錄過他與美籍工業設計師的工作情況。然而,當我希望深入探討雙方的互動時,從報章雜誌中可以獲取的資料卻十分有限。因此當我得知Russel Wright過世後將畢生文稿、手札託付給美國紐約州Syracuse University資料特藏中心保管,並且其中留有與臺灣相關的資料時,一度雀躍不已。

短暫雀躍後,我隨即陷入是否動身前往查閱的掙扎。在寫論文的過程中,我時常遇到類似的困難,由於論文內容橫跨1940和50年代,有些戰前史料收藏於日本的公立圖書館,之前我便曾趁赴日旅遊之便前往調閱影印,然而這次我是否應該為了一筆與論文「可能」相關的史料而特意前往美國呢?在當研究生以前,我從未有「為了看一場展覽」、「為了取得一筆文獻」、「為了調閱一幅藏於某美術館的畫作」而前往國外的需求;進入研究所以後,偶爾聽聞學長姐為了論文奔波世界各地美術館取件調閱的例子,每每帶有不敢置信的感覺而心生欽佩。對於一個窮學生如我,這實在是一筆寫論文的昂貴成本。

我的指導老師顏娟英教授知道後,事情出現轉機。她鼓勵我盡可能去挖掘新的研究材料,並告知我蔣經國學術交流基金會有一筆經費,可以幫助研究生前往國外做短期研究。2012年10月,我著手規劃行程路線,聯絡Syracuse University特藏中心館員確定資料細節,並向基金會提出經費申請的計劃書。隔年1月,在確定得到基金會的經費支援後,我便預計在3月時前往Syracuse University特藏資料中心,進行為期15天的資料蒐集之旅。

一切計畫底定後,卻出現一件令人懊惱的事情。赴美前兩天,我整理完一批來自顏水龍家屬的史料,才意外發現有一筆戰前的和顏水龍相關的重要史料藏存於日本,儘管我赴美的機票是在東京轉機,但時間緊迫加上手邊其他工作尚未完成,完全來不及將日本添入兩天後的「蒐集資料之旅」。這對於同樣缺乏戰前的顏水龍資料的我來說,懊惱之情不可言表。我一方面安慰自己:也許回臺灣之後,還有可能申請別的經費,或是日後再自行找機會去日本。但事實上,我心裡也明白,對一個亟需於6月畢業的研究生來說,3月的赴美之行已感匆忙,4月至6月間幾乎不太可能再添加一個赴日找資料之旅。這筆資料很有可能必須放棄了。

3月13日早上九點,我懷抱懊惱心情從臺灣起飛,沒想到在東京轉機時竟因天候因素無法降落,我的班機連同其他預定降落於東京機場的班機在空中盤旋數小時,最後在油料不足的威脅下,被迫飛往大阪加油。東京的天氣很快就改善了,然而在大阪有限的飛機跑道上塞滿回東京班機的行列,我的班機就在這一來一往的延誤中,晚了十幾個小時才降落東京機場。晚上11點,好不容易抵達東京,我們必須重新登記隔天的班機,櫃臺卻告訴我隔天的班機沒了,必須等到3月16日才有機位。電光石火間我想到,日本不需簽證就可以自由入境,這豈不是我在日本蒐集資料的大好機會?從臺北起飛時的懊惱、在大阪卡在飛機列隊中的無奈,瞬間一掃而空。3月14日到15日,我開心地出現在東京的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尋找那份有關顏水龍工藝的重要資料。顏水龍在1920-1940年間長居東京,工藝上的種種經歷按理說也與日本工藝界頗有關連,我尋找的是顏水龍1930年代末可能參與過的一個「東京的戰時生活展覽會」記錄。在記錄十分模糊的情況下,我不僅不清楚展覽會的名稱、日期,甚至不清楚顏水龍是否真的參加過這個展覽會,只能旁敲側擊推測這個展覽會是1941年商工省工藝指導所舉辦的「國民生活用品展覽會」。展覽會在《工芸ニュース》雜誌曾有詳細的記載,只是網路的版本中恰好缺了與展覽會相關的刊號,僅有的線索就這樣斷了。知道可能有用的資料卻不得親見,是我在寫論文時常有的困擾,過去我總是用「找資料要看緣份」、「緣份不能強求」、「顏水龍會保佑我」諸如此類的說法來自我安慰。然而赴美之前,我在顏水龍的故居中尋找到一筆資料,提到網路上所缺的《工芸ニュース》刊號上有他的參展記錄,如此一來,核實該筆資料的內容就成為無法閃躲的課題。

圖片1.jpg

依照顏水龍日治時期設計,1991年曾春子製作 圖片出處:《走進公眾、美化台灣─顏水龍》展覽圖錄,頁136.jpg

三角藺編織手提袋,圖片出處:《工芸ニュース》10-10, 1941.10

國立國會圖書館藏有許多戰前的日本圖書與雜誌,記錄許多當時美術評論,一直是研究日治時期臺灣美術的我無法親訪的大寶庫。然而這次前往找資料的經驗與在臺灣很不一樣,國立國會圖書館並不是一般國內常見的開架式圖書館,必須以明確書名,在電腦區登入個人ID(意味著讀者需先申請為會員)向櫃臺申請調閱,調閱一筆資料要等三十分鐘,管理非常嚴密。閉架式圖書館意味著許多事──首先,進入圖書館時完全看不到書架,只看到許多櫃臺與一大區的電腦檢索空間,反倒像是某種意圖不明的資訊中心;其次,無法自由瀏覽書架這件事讓我很震撼,因為圖書館變成一個「帶著明確目的前往申請調件」的地方,而非「自由瀏覽書架、抽取一本閱讀看看再放回去」的地方。雖然對讀者來說很不方便,但這對於藏有大量戰前圖書的國立國會圖書館來說,也許是比較妥善的圖書收藏和管理方式吧!

結束東京的調查,我於3月16日前往紐約州的Syracuse。在經費不足的考量下,我連續五天借宿在一位就讀Syracuse University的臺灣學生公寓客廳中。3月17日,我前往Syracuse University的特藏資料中心,中心位於大學圖書館的其中一個樓層,使用經驗和使用臺灣大學五樓的特藏區很像,但特藏中心會希望調閱者先上網確認要調閱的資料、箱號等,好讓他們先將資料準備在服務臺。特藏中心有各類豐富檔案,以及以個人名義捐贈的資料,我所使用的Russel Wright Papers便屬於後者。[1]

出發前,我從網站清單中確認該中心藏有數筆當時Russel Wright等人在臺灣執行的計畫資料,然而資料會不會直接提及顏水龍,還是需要碰點運氣。因此,我作好最壞的心理準備:假使這批資料中完全沒提到顏水龍,我還是可以用Russel Wright旅程中留下的草草筆記,建構出他對臺灣工藝的直接看法,比起正式的書面報告,這種私人筆記常常透露個人最真實的想法,接著我便可以比較美國設計師與顏水龍在工藝觀點上的異同──前提是有筆記的話。

Russel Wright檔案中與臺灣相關的部分,正式文件如成果報告、有明顯序列的書信大致有分類,但其餘大量的照片、筆記、草稿、演講稿則錯置在不同的資料夾中,既無標註年代,排放序列也很凌亂。該圖書館的影印和掃描都由專人處理,因此收費頗高,掃描一頁竟然高達美金25元,不過,自行用相機翻拍則沒有任何限制。因此我便先將所有與臺灣相關的檔案一一拍照,晚上再進行檔案分類,並訂定年代、校正照片序列。面對雜亂的照片和小紙頭,藝術史的訓練意外地派上用場,這些照片在尺寸、色澤、拍攝主題、背面的鉛筆記號都很明顯有所分別,應該是從不同的系列中被打散錯置。當我將這些照片各自歸放到原本系列後,同一系列照片的拍攝者、拍攝目的、拍攝年分便呼之欲出。

1.jpg

1955年12月,Russel Wright首次來台考察的照片,資料取自Syracuse University Special Research Center,未註明拍攝地點。左一為顏水龍、右二為Russel Wright。(陳以凡拍攝)

總的來看,這批材料對顏水龍當時的工藝活動記錄,以及當時臺灣整體工藝產業發展的狀況,提供了很直接的觀察,其中提到顏水龍的部分很少,卻相當關鍵。這是我行前未曾預期的結果,對我有意外的警惕作用:蒐集資料的過程,時常無法預計自己的資料在哪裡出現,也不知道名目上有關的資料實際情況為何,但不主動接觸未知資料,便有可能錯過一個深究問題的好機會。我與研究所的同學們都算是網路世代,重度依賴使用建置好的資料庫或網路資源,對於「動手」尋找與「動身」接近資料,反而有說不出的心理障礙,部分原因或許是害怕付出時間卻未必得到收穫的失望感。一個碩士生的論文資料蒐集之旅,充滿了恐懼、未知、挫折和驚喜,常常讓人感到自己的所知真的太少,對未來的學習之路感到一片茫然,但為了完成論文,又必須硬著頭皮前往各地找資料,半碰運氣、半靠機緣,然而,也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接觸到更多不同性質的史料,開拓出一個個具體的小問題與小收穫,期待某日將它們串連起來,若是沒有歷經這樣的旅程,寫出人生的第一篇論文,就是一件更不可能達成的事。盼以本文分享我的找資料小故事,希望正在為碩士論文焦慮的同學們,讀了之後也能夠「會心一笑」。


[1]關於Russel Wright檔案,國內已有國立雲林科技大學楊靜教授使用過。楊靜教授的研究成果,亦可見於2008年國科會專題研究成果報告〈1950-60年代美國專家Russel Wright對臺灣外銷產業工藝的指導事蹟及其貢獻〉。我在出發前,已得到楊靜教授慷慨分享她的研究報告以及甫出版的博士論文,對於行前了解Russel Wright檔案有許多幫助,對此我十分感謝。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國外參訪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9 Responses to 一個碩士生的論文資料蒐集之旅

  1. ro 說道:

    很有趣的分享

  2. 基隆瘋子 說道:

    資料的蒐集與研究,有時真的要有一點點緣分.有時一些意想不到的文獻資料,常常無意間就會出現在您的面前,幫您解決了疑惑.

  3. K 說道:

    讀來有趣,但過程想必煎熬萬分。我的論文也有處理到台灣藝術史,也參考了很多顏娟英教授整理的史料。原本想請顏教授擔任口委,可惜期間她剛好出國 囧"

  4. 陳凱劭 說道:

    Russel Wright與顏水龍合照的地方,極有可能是在現在的「教育部+台灣手工業推廣中心+ 中央聯合辦公大樓南棟北棟」此半個街廓,原為日本時代的「台灣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戰後改為「省立工業研究所」 ,屬台灣省政府建設廳(廳舍是現在的監察院,此建物日本時代是「台北州廳」)所管轄。1957年後,省府從台北遷到中興新村,建設廳遷離台北。「台灣總督府中央研究所」原有建築物,今已屍骨無存。彼時,顏水龍任職於台灣省政府建設廳底下的省立工業研究所的顧問,從事台灣工藝研究推廣。所以,Russel Wright來到台灣台北,與顏水龍見面的地方,最有可能就是顏水龍上班的地方。背景建物也有像是日本時代的「台灣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我做的Google Map周圍示意kaishao.idv.tw/PICS/2007/02/16/1.jpg

  5. 陳凱劭 說道:

    我曾寫了一篇 Russel Wright 為什麼會來台灣的原因。slyen.org/forum/viewtopic.php?f=1&t=174(Y!部落格回應禁止出現 h t t p : / / 字樣,各位自行拷貝去貼你瀏覽器的URL欄)是因為彼時駐台,負責美國援助台灣經濟總計劃的工程師 V.S. de Beausset 夫婦(狄卜賽夫婦,兩位已於前幾年在美國過世)促成。V.S. de Beausset 夫人對台灣工藝非常有興趣,也參觀過顏水龍主辦的工藝展,也號召駐台灣各國使節美軍顧問的夫人團貴婦團去大採購顏水龍試作召集台灣工藝品,還促成工程師V.S. de Beausset(狄卜賽)在編美援項目預算時,加入了台灣工藝指導的項目。V.S. de Beausset(狄卜賽)只是讓美援計劃有此項目,至於決定 Russel Wright 這個人來台灣指導及其他細節,大概就不是他所規劃決定的了。

  6. 坂上之雲 說道:

    還好您不是專門研究外星人
    否則要如何研究或是前往
    真是會令人頭痛

  7. 陳凱劭 說道:

    我是顏水龍論壇(S L Yen Forum)的義務工友兼總編輯。此站為顏水龍教授的孫女所創立管理,2004年成立。slyen.org/forum/viewforum.php?f=1我除自己下去寫有關顏水龍先生的任何主題文章外,也希望能多多蒐集轉載全世界任何與顏水龍先生有關的論述、研究成果。本站並無營利性質,純為向顏水龍先生致敬懷念為初衷,並分享任何與顏水龍先生有關的史料及照片、作品。希望可以先轉載本文(全文,含照片,附作者姓名及出處網址)。日後若有進一步研究成果,亦歡迎提供在顏水龍論壇(S L Yen Forum)作介紹。
    [版主回覆04/29/2013 17:44:26]陳先生您好:
    很抱歉,由於聯絡原作者確認是否可轉載,花了一點時間,稍晚才回覆,
    轉載沒有問題,註明出處即可,非常感謝陳先生的關注,
    順便代作者轉達:感謝陳先生提供的相關訊息。

  8. 陳凱劭 說道:

    感謝陳以凡同學及部落格主人同意轉載,近日會整理到「顏水龍論壇」介紹。過去對顏水龍先生的研究,偏重他畫家的身分,其次是工藝指導振興。但我深入了解他一生後,發現顏水龍與金關丈夫、國分直一、千々岩助太郎(台灣原住民建築研究者)這幾位台灣人類民族學、考古學的巨人是同夥的。台灣共產黨蘇新,被台南師範退學後,是顏水龍帶他去日本唸書;楊貴(楊逵)的太太葉陶是顏水龍同學。霧峰林獻堂是顏水龍義父,一生最重要貴人,經由林獻堂,顏水龍也與多位跨越日本時代到戰後初期的台灣歷史名人有關係。顏水龍夫人家族也有一位晚輩是日本台獨聯盟名人金美齡。他的一生似乎還有一堆有趣的題目可以去探究。
    [版主回覆05/09/2013 22:05:03]Dear凱劭先生:
    我們剛轉貼05/17「金關丈夫文庫贈藏紀念展暨跨領域的南方考古學國際研討會」的議程」,或許您有興趣參加。 金關丈夫 教授 和顏水龍 先生關係很好,兩位先生對台灣工藝傳統都很關心。說不定金關丈夫文庫中會有相關的資料。又,台大 蔡錫圭 教授在日本讀書時,租過 顏水龍 先生的房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將在當天下午談恩師 金關丈夫 教授,很值得一聽。
    祝好
    版主敬上2012/05/09

  9. 陳凱劭 說道:

    感謝邀請,我在一年前就知道金關丈夫教授藏書將繼國分直一藏書之後重返台灣。我三天前就已報名金關丈夫文庫贈藏紀念展暨跨領域的南方考古學國際研討會。我會帶近一年內出版的千々岩助太郎教授、顏水龍教授專書出版物贈給金關先生的家屬做紀念。我是這兩位教授的第四代徒孫兼粉絲。兩位與金關丈夫教授都是老朋友;而千々岩助太郎教授與金關教授戰後引揚歸國後,都是住在福岡,兩人雖不同學科(一是醫學,一是建築學),但因為都曾在台灣做過十數年人類學調查,常有來往,也與九州大學有關聯。 此外,一年多前國分直一教授藏書捐贈台大圖書館時,我也寫過一篇「國分直一與顏水龍」的小文章在「顏水龍論壇」上:slyen.org/forum/viewtopic.php?f=1&t=22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