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婉窈老師《海洋與殖民地臺灣論集》出版消息

周婉窈老師《海洋與殖民地臺灣論集》出版消息

書名:海洋與殖民地臺灣論集

作者:周婉窈

出版社:聯經出版事業有限股份公司

出版日期:20123

頁數:545

定價:620

744443629_m.jpg

封面書影。

作者序

        這本論文集收了十篇論文,加上附錄的兩篇小文,共十二篇。這些論文發表的年份從一九九九到二○○七年,在性質上分屬海洋臺灣(maritime Taiwan)和殖民地臺灣(colonial Taiwan)的研究範疇,也因此這本論文集取名為「海洋與殖民地臺灣論集」。

殖民地臺灣是我投入臺灣史研究最初的大範疇,海洋臺灣則是後來延伸出來的研究興趣。回想個人決定以臺灣歷史作為碩士論文的題材,已經是三十餘年前的事了。當時在臺灣學界還沒有「臺灣史」這個領域,研究臺灣史必得掛在中國清史或近代史的車廂,往往給人附驥尾之感。一九九四年我從加拿大返回臺灣工作,臺灣史已經是學院正式承認的歷史學門的一個領域。在國外苦無充分材料的我,突然見證臺灣史資料大量且迅速地出土,彷彿看到長期被壓制在地底下的豐沛潛流突然逬湧而出,分享到社會群體的興奮之感。當然,為數更多的珍貴材料早已因「時代的關係」,不復可尋了。

本書分為海洋篇和殖民地篇。海洋篇收有四篇論文,主題依序為:明朝人對臺灣的認識、一五八二年美麗島船難事件、陳第〈東番記〉的介紹與分析,以及明清文獻中「臺灣非明版圖」的例證。論文的排列基本上按照主題的「歷史時間」,而非發表的先後。

對於尚無文字的臺灣島居民而言,有文字的「鄰居」的記載當然很值得整理出來;關於明朝人的臺灣認識,不少論著都零星提到,但本文是第一篇專論,也看出前人沒注意到現象。截至目前為止,若以確實登陸臺灣而留下記錄來說,我們知道的最早的西方文獻是一五八二年三位耶穌會士的書信,分別以葡萄牙文和西班牙文寫成。中文文獻稍微晚出,是一六○三年陳第的〈東番記〉。我先寫關於〈東番記〉的論文,後來覺得一五八二年的船難事件很有意思,又是最早的文獻,怎能「白白放過」?惟不諳原文,勉力為之,幸有良師益友惠予協助,總算能寫出來和國人分享。臺灣首度收入中國版圖,在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實則正確來說,應該說:臺灣島約三分之一收入中國版圖全島劃入版圖在牡丹社事件之後的一八七五年。鄭成功於一六六二年占領臺灣,但因為南明不是中國的「正統王朝」,所以一般不從那個時點算起。臺灣在一六八四年以前不屬於中國,是歷史的通識,但由於數十年來盛行的政治論述主張:「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因此才有這篇拙文,以史料中不勝枚舉的例證來說明「臺灣非明版圖」。這四篇都是關於來自海洋的人群活動對臺灣的衝擊,附錄一是一篇相關的考證文章。

殖民地篇收有六篇論文,四篇和日本殖民地教育相關,其一,是公學校制度、教科和教科書的總說;其二,討論公學校修身書中的日本人典範;其三,是比較研究,以日本帝國圈內臺灣、朝鮮和滿洲的「國史」教育為分析對象;其四,則從五期公學校國語(日文)讀本的插畫看殖民者所呈現的臺灣人形象的變化。附錄二則是有關作者母校的小品文。這幾篇文章,是個人研究日本殖民教育的系列作品中的一部分,其他已收入拙著《海行兮的年代──日本殖民統治末期臺灣史論集》(允晨文化,2002)。

我個人對文化和藝術深感興趣,江文也美麗的音樂及其莫可如何的生命際遇深深感動我。除了在江文也逝世二十周年舉辦學術研討會和紀念音樂會外,收在本書的這篇論文,試圖從江文也的文字作品探討他的民族認同和想像,是個人以文字(可惜無法用音樂)向我們流落在外的音樂家致敬。林獻堂是臺灣反殖民運動最重要的領導者之一,他的兒子林攀龍可以說是當時臺灣學歷最高、最具「國際觀」的知識人,父子兩人在霧峰認真從事地方文化啟蒙運動,伊等的精神和眼界,即使在今天仍很難企及。今年暑假我到霧峰夏季學校講課,感覺先人仍在守護著家國故園。

過去這二十年,臺灣史的研究在質量上都很可觀,這本論文集若能躋身這個集體努力的成果行列,就是個人最大的榮幸了。臺灣人,在有近代教育以來,將近百年被剝奪了解自己歷史的機會(或權利),我也是這百年的犧牲者。我們這個世代的人,雖然研究臺灣史,但和一般正常國家的研究者不一樣,他們是在共同的認知上更上一層樓,而我們則每天都在補課,甚至從零學起。如果我的研究有任何成績可言,那也就是我補課的成績。

人文學科的研究雖然比較像個體戶,看來是單打獨鬥,實際上是受到很多人啟發、提攜、指教、協助的綜合結果。在我的研究生涯中,要感謝的人士實在很多。讓我在這裡特別感謝先父 周進國先生,以及家母 周林碧華女士。先父的突然過世,讓我在傷痛之餘,更深切感受到不能背離自己所從出的土地。已故前輩學者 王世慶先生是我一生難忘的人格者。 劉元孝老師、 曹永和 老師、 黃天橫先生、 鄭欽仁老師和師母、 李永熾老師、 余英時老師和師母、史景遷(Jonathan Spence)教授、白彬菊(Beatrice Bartlett)教授,以及濱島敦俊老師,都在我的學習路途中給予無可估量的教導和照顧。比我高半輩和同輩的學者(包括我的先生),容我在此不一一言謝,學海浩瀚,航行靠學恩。聯經出版公司願意將我的論文集列入《臺灣研究叢刊》,讓我深感榮幸,編輯同仁的耐心協助,更令人感銘在心。

「山、海、平原」是臺灣自然景觀的意象,私意認為也是臺灣史研究者應該蓄於心的意象。我們必須整合山、海、平原的研究,在以臺灣為主體的歷史書寫中呈現她的多元脈絡和多樣性。這本論文集,基本上只觸及海和平原,但願將來我交出來的補課成績,不是論文集,而是書寫臺灣山、海、平原的書。

                                                                                                          周婉窈謹誌

                           2011年88日

  

目錄

自序

海洋篇
第一章 山在瑤波碧浪中──總論明人的臺灣認識
第二章 一五八二年美麗島船難餘生記
第三章 陳第〈東番記〉──十七世紀初臺灣西南平原的實地調查報告
第四章 明清文獻中「臺灣非明版圖」例證

殖民地篇
第五章 臺灣公學校制度、教科與教科書總說
第六章 殖民地臺灣初等教育修身書中的母國典範
第七章 歷史的統合與建構──日本帝國圈內臺灣、朝鮮和滿洲的「國史」教育
第八章 「進步由教育幸福公家造」──林獻堂與霧峰一新會
第九章 想像的民族風──試論江文也文字作品中的臺灣與中國
第十章 寫實與規範之間──公學校國語讀本插畫中的臺灣人形象

附錄
一、楊英《先王實錄》所記「如新善開感等里」之我見
二、大林公學校的銅像哪裡去?
索引

    海洋殖民地台灣論目次001.jpg                                                                             

目次頁(二之一)。

海洋殖民地台灣論目次002.jpg

目次頁(二之二)。

海洋殖民地台灣論集封底.jpg

封底介紹文字。

海洋殖民地台灣論集摺口.jpg

封面摺口書影。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學界及成員動態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周婉窈老師《海洋與殖民地臺灣論集》出版消息

  1. Ko-Hua Yap 說道:

    頁171的Chincheuw可能是泉州而不是漳州。我看過一些17世紀荷蘭文地圖將泉州標為Chincheu,漳州是Changcheu。直到20世紀初,還有英文地圖將泉州標為 "Siuen-Chu or Chin Chew"。從上下文來看,澎湖也應該屬於泉州比較合理。

  2. Ko-Hua Yap 說道:

    不過按閩南語發音,漳州明明是Chincheu才對。也許古代西方人常把泉州、漳州搞混了說不定。

  3. Ko-Hua Yap 說道:

    中國歷史地理學界大家譚其驤,為了服從政治正確但又不想背離史實,產出奇妙的論點。
    以下節錄他在〈歷史上的中國和中國歷代疆域〉中對於臺灣的論點,全文參見:http://wlcexp.blog.hexun.com.tw/70756788_d.html。
    臺灣在明朝以前,既沒有設過羈縻府州,也沒有設過羈縻衛所,島上的部落首領沒有向大陸王朝進過貢、稱過巨,中原王朝更沒有在臺灣島上設官置守。過去我們歷史學界也受了"左"的影響,把"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曲解了。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一點沒有錯的,但是你不能把這句話解釋為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原王朝的一部分,這是完全違反歷史事實,明以前歷代中原王朝都管不到臺灣。有人要把臺灣納入中國從三國時算起,理由是三國時候孫權曾經派軍隊到過臺灣,但歷史事實是"軍士萬人征夷州(即臺灣),軍行經歲,士眾疾疫死者十有八九",只俘虜了幾千人回來,"得不償失"。
    我們根據這條史料,就說臺灣從三國時候起就是大陸王朝的領土,不是笑話嗎?派了一支軍隊去,俘虜了幾千人回來,這塊土地就是孫吳的了?孫吳之後西晉南朝隋唐五代兩宋都繼承了所有權?有人也感到這樣實在說不過去,於是又提出了所謂臺澎一體論,這也是絕對講不通的。我們知道,南宋時澎湖在福建泉州同安縣轄境之內,元朝在島上設立了巡檢司,這是大陸王朝在澎湖島上設立政權之始,這是靠得住的。有些同志主張"臺澎一體"論,說是既然在澎湖設立了巡檢司,可見元朝已管到了臺灣,這怎麽說得通?在那麽小的澎湖列島上設了巡檢司,就會管到那麽大的臺灣?宋元明清時,一個縣可以設立幾個巡檢司,這等於現在的公安分局或者是派出所。設在澎湖島上的巡檢司,它就能管轄整個臺灣了?有什麽根據呢?相反,我們有好多證據證明是管不到的。因此,你假如說一定要與中原正朝發生聯系才算中國的一部分,那末明朝以前臺灣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行嗎?不行。臺灣當然是中國的,自古以來是中國的。為什麽自古以來是中國的?因為歷史演變的結果,到了清朝臺灣是清帝國疆域的一部分。所以臺灣島上的土著民族–高山族是我們中華民族的一個組成部分,是我們中國的一個少數民族。對臺灣我們應該這樣理解,在明朝以前,臺灣島是由我們中華民族的成員之一高山族居住著的,他們自己管理自己,中原王朝管不到。到了明朝後期,才有大陸上的漢人跑到臺灣島的西海岸建立了漢人的政權,這就是顏恩齊、鄭芝龍一夥人。後來荷蘭侵略者把漢人政權趕走了,再後來鄭成功又從荷蘭侵略者手裏收復了。但是,我們知道,鄭成功於1661年收復臺灣,那時大陸上已經是清朝了,而鄭成功則奉明朝正朔,用永歷年號,清朝還管不到臺灣。一直到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清朝平定臺灣,臺灣才開始同大陸屬於一個政權,所以一定要說某一地區同中原正朝屬於同一政權,中原王朝管到了才算是中國的話,那末,臺灣就只能從1683年算 起,1683年前不算中國,這行嗎?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國的,為什麽是中國的?因為高山族是中國的一個少數民族,臺灣自古以來是高山族的地方,不是日本的地 方,也不是菲律賓的地方,更不是美國的地方、蘇聯的地方,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地方。

  4. Ko-Hua Yap 說道:

    忍不住覺得譚老先生是不是故意用這種方式在凸顯荒謬性呀?這行嗎?不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