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

讀《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

徐如林、楊南郡,《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臺北: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2011295頁。

陳榮聲(國立武陵高中歷史科教師)

人的一生無法完成所有的夢想,甚至無法完成任何的夢想。所以我把已完成的這段歷程,回溯算成我的夢想之一,覺得自己終於做了一件以後不會後悔沒做的事。有點取巧,但也接近真實。

                                                    林克孝,《找路》「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的圖片搜尋結果

《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書影。

        2011臺灣社會最值得注目的文化現象應該就是以霧社事件為題材的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放映。這部電影與魏德聖導演前部作品「海角七號」相當不同,真可謂「未演先轟動」。縝密的宣傳策略果然奏效,素人演員走紅、網路上出現各種改編的搞笑短片、大家突然言必稱「巴萊」(賽德克語「真正的」之意),連帶使得霧社事件也為人留意。或許你與最初的我一樣覺得:《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以下以主書題《能高越嶺道》稱之)此書跟上述電影及霧社事件有何關係?但若此一書介能稍稍打動你,讓你去翻看這本書,你應該會發現:不但有關係,而且還提供另類思考賽德克‧巴萊與霧社事件的角度。至於理由何在,請容我慢慢道來。

       《能高越嶺道》是楊南郡先生與妻子徐如林女士應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之邀合力完成之作。「能高越嶺道」是臺灣十四個國家步道之一,西起南投縣仁愛鄉,東至花蓮縣秀林鄉,為早期臺灣原住民東西往來要道,在日治時期則因其雄渾壯麗景觀,成為最熱門的高山健行路線。戰後時期,則因東電西運的需求,成為臺電的保線路,也是國內外登山團體相當青睞的登山步道。楊南郡先生與徐如林女士兩人攜手登山三十餘年,對臺灣古道的探查、原住民族歷史文化的研究有極深造詣,自是撰寫此一主題的不二人選。

       《能高越嶺道》這本書可從各種角度切入。作為一位歷史教師,我自然比較偏好從歷史的角度看這本書。在我看來,這本書是以「路」的角度所見到的臺灣山林史,而其重點特別圍繞在霧社事件上。事實上,從章節安排來看,二十六個小節,大部分都與日治時期的能高越嶺道有關,如「生蕃近藤」、「深堀大尉失蹤事件」、「莫那魯道的臺北之旅」,主要是作為霧社事件前史而予以鋪述的。對於我等有歷史癖好的讀者來說,自然喜歡這種具有深度的人文導覽的作法。並且,這種途徑也與目前臺灣社會大眾對霧社事件的認識,也就是比較重視從原住民歷史、文化脈絡來理解事件的期待相契合。

        魏德聖導演執導的《賽德克‧巴萊》也是從這樣的角度切入來看霧社事件。不過,電影影像的處理方式畢竟與書籍文字有所差異,也就是為了劇情的流暢度,在事件真實性的探究上,總得有些取捨。雖然影像給讀者的衝擊性是如此地大(我想看過《賽德克‧巴萊》的朋友應該能同意我的說法),但影像給人的的強烈印象,有時反而會阻礙我們比較深入地去理解事件,以為影像呈現的內容就是真相。《能高越嶺道》一書對霧社事件發生的舖述方式就與《賽德克‧巴萊》有些差異,雖然我無意也沒有能力評價哪種看法比較符合「真相」,不過還是在此簡述《能高越嶺道》一書的看法,供有興趣者參考(最近出版的郭明正先生的《真相‧巴萊》也很有參考價值)。

dscn0403

楊南郡老師於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演講的神情。(蔡偉娟拍攝)

       《能高越嶺道》一書相當強調近藤勝三郎的角色。近藤勝三郎早在日本領臺之初就已來到霧社地區,因緣際會成為巴蘭社頭目的女婿,並成為賽德克族托洛庫群Sado(編按,Sadu)社頭目的義子。在1897深堀安一郎大尉探險隊的隊員為托洛庫群Sado社社眾所殺後,加上陸續發生原住民出草馘首的事件,日本官方決定擴展影響力至霧社地區,並壓制霧社地區原住民。電影《賽德克‧巴萊》也有所呈現的姊妹原事件,是官方唆使布農族殺害賽德克族霧社群,除此之外,在壓制霧社地區各族群的其他事件中,近藤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近藤唆使霧社群配合日警攻擊道澤(都達)群與托洛庫(德路固)群,等到日警在山上安置炮臺後,霧社群也只能臣服於日本的武力之下,這也是道澤群與霧社群關係交惡的歷史背景。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蕃務課長大津麟平在聽取近藤的建議後,決定安排賽德克人參觀「文明世界」,於是才有莫那‧魯道的臺北之旅。一般認為,這趟「觀光之旅」對莫那‧魯道的影響很大,莫那‧魯道完全曉得日本人的厲害,這也為他為何仍決定發動霧社事件一事,增添了許多值得深思之處。

       近藤勝三郎的弟弟近藤儀三郎則娶了莫那‧魯道的妹妹Dewas(編按,Tiwas)。日本人在檢討霧社事件的起因時認為,莫那‧魯道因不滿妹妹被儀三郎惡意遺棄一事,對日人懷恨在心,也是起事的重要因素。《能高越嶺道》一書在事件起因的看法上,大體上延續著日人的看法:即頭目妹妹被遺棄的問題、原住民勞役過重問題,以此為主因,不過《能高越嶺道》有比較仔細的討論。總督府曾允諾給予勝三郎土地作為協助官方的報酬,但事後卻反悔,儀三郎對此相當不能釋懷,因而得了憂鬱症。儀三郎到花蓮港廳服務時,憂鬱症發作,曾要求Dewas一起自殺,Dewas沒有允諾,而儀三郎最後則失蹤,可能逃回日本,也有可能自殺。若以這樣的敘述來理解,雖然不知道莫那‧魯道的觀感,不過儀三郎的「失蹤」似乎不太如一般理解的那樣,是玩弄原住民妻子後的「惡意」遺棄,這是一種有趣的看法。

        當用「路」的角度來思考歷史時,可以刺激出不同想法。我們在討論臺灣山林歷史時,還是可以用外在族群、國家力量與原住民世界的衝擊、碰撞,一種結構性的角度理解事情,但什麼使這樣的衝擊、碰撞成為可能?它是怎樣被實踐?這就是「路」的歷史可以帶給我們的東西。當具體一個個人的故事在這條道路展開時,結構性的事物突然具有生命力,成為一種動態的存在。「路」的特色是它有明確方向性,有個起點,也有個終點,不會無邊無際、漫無目的。運用它的人,總會有個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透過它,我們或許可以比較快地認識一些事情,同時間不同空間下人們的互動、或是不同時間同空間下人與自然世界的互動。

        因此,我認為書的副標「穿越時空之旅」下得很貼切,充分表現「路」的特性。楊南郡先生與徐如林女士則是傑出的帶路人,用說故事的方式,引領我們探究臺灣山林的美麗與哀愁。《能高越嶺道》一書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它是可被讀者實際體驗的。最後一節「跟我去走一趟能高越嶺道」提供了詳盡而實用的資訊,這也反映了本書建立在扎實踏查基礎上的特色。

        我將《能高越嶺道》理解為廣義的歷史普及書,或許由於筆者從事歷史教育工作的原故,很需要各種歷史普及書來充實自己。但老實說,臺灣的歷史普及書,類似「實用歷史」的書籍,水準實在參差不齊。在目前臺灣學術界日益專業化、出版業越來越市場取向的狀況下,能夠不趕風潮、不譁眾取寵,將複雜事件用踏實但平易近人方式寫作的作品,真的是鳳毛麟角。我希望《能高越嶺道》能代表臺灣歷史普及書水準的提升,也希望本書介能讓你有機會接觸這樣的書。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海洋史沙龍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讀《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