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南郡博士「從文獻到田野」專題演講活動報導

楊南郡博士「從文獻到田野」專題演講活動報導

阮紹薇

轉載自:「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部落格」,網址:http://www.tiprc.org.tw/blog/post/1/448

DSCN0400.JPG

講桌左起:楊南郡老師(立者)、徐如林老師、周婉窈老師、石正人老師。

1216下午3:30,寒風細雨的天氣,大批各校歷史專科及投身文史工作的朋友們開始湧進臺灣大學文學院二樓的演講廳,參加楊南郡博士「從文獻到田野」專題演講。原本只限60人次的會場,在臨時增加折椅後,還是無法滿足超過110位熱情的聽眾,委屈許多無位可坐的來賓從3:30站至6:00活動結束,全程無人離席。

本次活動由臺大歷史學系 周婉窈 教授所主持的「臺灣與海洋亞洲研究領域發展計畫」及臺大圖書館「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以下簡稱原圖中心)共同主辦,原圖中心諮詢委員昆蟲系石正人教授特別到場代表致歡迎詞,哲學系郭文夫教授及臺灣博物館蕭宗煌館長亦共襄盛舉。

楊南郡博士是臺灣登山界先行的傳奇人物,他開啟「臺灣百岳」登山熱潮,也是從登山中看見原住民部落與古道遺跡文化價值的第一人。在古道踏查之餘, 楊 博士積極從事日治時期人類學及博物學者著作的翻譯工作,將鳥居龍藏、伊能嘉矩、森丑之助、鹿野忠雄等人浩繁的報告及作品譯為中文,為後人重現日治時期的原住民相關文獻史料。而其投入半世紀歲月踏遍臺灣群峰、深入偏遠部落、遍訪高山部落遺址,將歷史文獻調查及翻譯輔以縝密且詳盡與田野調查工作,顯現 楊 博士對學術研究投注的熱情與執著。

 

IMAG1734.jpg

幾位聽眾站在會議廳門口,足足站了二個半鐘頭(中間沒有休息),由於沒人離席,只好一直站著。

 

博士「從文獻到田野」演講開宗明義以司馬遷撰寫「史記」為例,司馬遷自十歲起即開始閱讀大量文獻,二十餘歲就遊歷大江南北,訪談各地耆老,並實際踏遍各個歷史事件的現場了解地理形勢等。史記能夠超越歷代的史書,描述歷史事件如親臨現場,就是充份掌握文獻與田野調查的最佳實例。而文獻研究中,首重閱讀第一手資料並培養解讀文獻與研判真偽。沒有田野調查佐證,文獻不一定能說明全部真相,以狄.布朗(Dee Brown1970年的《魂斷傷膝澗》(Burn My Heart at Wounded Knee: An Indian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West)為例,這部公認是描述美國印地安人被壓迫史實的代表作,就是因為官方文獻無法說明全部真相並代表印地安人的聲音,所以作者必須在田野調查中,訪談耆老及長者,反覆求證,發現隱藏的、事實經過的契機,還原歷史真相。

IMAG1729.jpg

  會場一景。

       楊博士今年受國史館委託製作「縱橫山林間鹿野忠雄」乙片時,曾參訪日本大阪常民博物館,回想起已故的前民博館長梅棹忠夫,其紀念專輯中記載梅棹館長的名言「虛心到田野現場觀察,看似不重要的日常瑣事,甚至對方的表情和夾帶的嘆息,都傳達重要的訊息。」

而加強各種語文能力,以便利用更多樣化的文獻資料,更有助於深入訪談。此外,在自己的研究領域深耕,也不要忘了吸收跨領域的知識,走進大自然去取得實證知識,開拓學術新境界。以縱橫臺灣的博物館學家鹿野忠雄,橫跨考古與人類學的國分直一為例,其成就都來自於長期、長途的探險調查。
博士提醒研究者,在進行田野調查時,必須從局外人的立場,轉變為夥伴與參與者,不怕吃苦,流汗流血處,留意地理形勢與族群關係等、隨處都可能是開創學問的起源,盛讚「臺灣是活生生的人類學博物館」的日本人類學者鳥居龍藏就提出:「多讀、多看、多聽」勉勵研究者。

學習西洋人的實證精神,師法早期來台的日本學者旺盛的探險精神;但無論從事何種研究,都必須抱持強烈的學術意圖和爆發性的行動力,但不要忘了虛心學習的態度,敬重並有禮貎地對待受訪者,先獲得對方的信任才能進行訪談及紀錄。

博士最後強調「抱持一顆浪漫的心」、「文獻與田野是學術研究的左右脚,必須兩腳不斷交替向前,學問才能持續進展」勉勵在場聽眾,以真心誠意「從文獻到田野」做個浪漫、快樂的學術探險家。

4-imag1750

楊南郡老師演講的結論幻燈片。

後記:

201011月國立東華大學主辦「楊南郡先生及其同世代台灣原住民研究與台灣登山史國際研討會」,同時頒發名譽博士給予楊南郡先生,使其成為國立東華大學以及原住民族學院第一位名譽博士授獎人。楊南郡先生透過日文文獻的調查工作,做實地的踏查之旅,不僅將文獻做了詳實的描述,也於踏查的過程中,實際將當時部落的情況做一完整的訪查,彌補了文獻中現實遺落的差距。該研討會中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孫主委一句「文獻,做為一種英雄的事業!」盛讚楊南郡博士實至名歸。

此外,201111月 楊 博士又榮獲國立臺灣大學頒授當年度「臺灣大學傑出校友」,原圖中心特別展出 楊 博士著作展,其中包括五冊由遠流重新再版的翻譯作品,為這位始終懷抱著浪漫情懷的登山探險家致上最深的敬意。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文章轉載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