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歷史系學會史週影展:電影《賽德克.巴萊》座談會側記

臺大歷史系學會史週影展:電影《賽德克.巴萊》座談會側記

陳宜艶

 

編按:這篇文章報導今年臺大歷史系學會六月一日的活動,已是舊聞。不過,其內容應該還是具有相當的「時效性」。

另外,在這裡要向網友報告一個好消息。前天我在台北國際藝術村遇到邱若龍先生,他說已經有公司要發行他在1998年拍攝的紀錄片《GAYA──1930年的霧社事件與賽德克族》,近日內在誠品書店應該就可買得到。邱先生說,當年首映時,只有五位觀眾:他自己、攝影師、他的姑姑,有一位觀眾還是走錯地方,看到一半就離開了。今天社會大眾這麼關心霧社事件,我想對那些長期致力於了解此一事件及賽德克文化的人士,應該是很大的安慰吧。(周婉窈 2011/10/18

主辦單位: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學會

日期:201161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演講廳

與談人:邱若龍先生、周婉窈教授

圖一.JPG

老師演講時的生動神情。

        有別於往例,今年歷史系學會將歷史週改為歷史影展座談會。因為在臺灣史的課程中,周婉窈老師於課堂上和同學分享了許多關於霧社事件的歷史和議題;加上有鑑於近期(九月)即將上映的電影《賽德克.巴萊》所引發的熱潮,歷史系學會特邀電影《賽德克.巴萊》的美術與歷史指導邱若龍老師,與系上臺灣史周婉窈老師,以對談的方式討論此部電影的拍攝與霧社事件本身。

        當日初見邱若龍老師時,是傍晚,外頭飄著小雨,只見他一身率性的打扮,絲毫不在意地從雨中漫步而來,當下便感受到了邱老師不同於一般學究的氣質。座談會於201161晚間七點在文學院演講廳舉辦,在開始之前,廳內便已聚集了不少聽眾,後來又陸陸續續有來賓進來,看起來好像坐滿了偌大的文學院演講廳。座談會在邱老師與周老師到場後,就由歷史系主任甘懷真教授開場,開啟晚上的座談。甘主任在開場白中,提出了一個概念,即「作為和解的霧社事件」,並期待以這樣的態度引導今日社會對於霧社事件的理解。而該晚的座談,邱老師也是以「觀點」與「理解」的角度,切入霧社事件,帶領大家認識霧社事件本身與《賽德克.巴萊》的拍攝過程,甚至觸及賽德克族的文化內涵。 

        在周老師簡述完霧社事件的歷史背景後,邱若龍老師隨即播放電影幕後製作花絮短片,做為整場影展座談的開始。短片主要是講該片如何以八千萬臺幣打造1930年的霧社街。他希望能在開始討論這部電影前,讓大家對《賽德克.巴萊》整部電影的基調與規模有一個基本認識。之後,邱老師說起了他十八歲時的一次山中奇遇,回溯他與賽德克族的淵源。十八歲的他,高中剛畢業,在臺灣四處遊歷。遊歷中到了霧社,認識了高山初子;也認識了這段歷史。邱老師表示當時因為深受賽德克原住民的熱情款待,於是決定靠著一隻簽字筆與影印紙,開始以漫畫的形式,將霧社事件紀錄下來。整個繪製的過程耗時了五年之久,為的就是想看當時怎麼也不會有的霧社事件漫畫。末了還不忘補上一句說:魏德聖導演也是,自己想看霧社事件的電影找不著,便自己拍起電影來!足可見這部電影的導演和美術顧問都是十足的行動派!

        接著,邱老師談到了他和魏德聖導演(以下簡稱魏導演)的淵源。兩人的相識與合作,都是結緣於邱老師的作品《霧社事件──台灣第一部調查報告漫畫》(現再版改稱《漫畫‧巴萊》)。魏導演在看過邱老師的漫畫霧社事件後,萌生了將霧社事件拍成電影作品的想法。恰巧1998年時,邱老師計畫拍攝一部霧社事件的紀錄片《GAYA──1930年的霧社事件與賽德克族》。邱老師拍攝紀錄片的目的在於,一般人總是輕視漫畫作品的真實性,縱使邱老師的漫畫《霧社事件》的內容是經過嚴謹的考據與查證的,依舊受到許多人的質疑。因此他決定趁耆老尚在時,以紀錄片的方式,將事件紀錄下來。魏導演在當時便參與了紀錄片的拍攝與製作,並在這趟跑田野的過程中,有了電影劇本的構想。

圖三.JPG

會後邱老師不厭其煩一一為同學簽書。   

        在談及電影拍攝原委的同時,周老師也請邱老師談談《賽德克.巴萊》與過去其他記述霧社事件的電影的不同。邱老師表示,會想要去做霧社事件的電影,便是有被霧社事件中賽德克族的精神所感動。然畢竟大家對這段歷史的解讀皆有所不同,電影呈現出來的,自然也就是各有不同的樣貌。邱老師又提到過去關於霧社事件的電影,多是由政治的角度切入,而在當時,電影多被要求要政治正確,因此影片的詮釋方向只要是「抗日的」就對了,基本上細節的部分(如史實、語言、服裝)多不講究。《賽德克.巴萊》是第一部全片皆以賽德克語發音的電影(編按,該講賽德克語的地方就講賽德克語),在這一方面,至少是最考究,也最尊重賽德克族的了!此外,電影中的觀點,也從過去中華民族主義的漢人觀點,轉至賽德克族的角度去了解、認識霧社事件。所以縱使是抗日情節,也是從近代國家與部落衝突的角度去認識這起事件。

        既然提到了賽德克族的觀點與視角,就不得不提到賽德克文化中的「gaya」,這是從片名《賽德克.巴萊》便可以看到的精神。「賽德克.巴萊」究竟是什麼意思?邱老師自問自答。在賽德克語中,「賽德克.巴萊」意指「真正的人」;而到底什麼樣的人可以稱得上是真正的人?邱老師解釋說:對賽德克人而言,有紋面的人才稱得上是真正的人。而要紋面是有條件的。在生時,善織的女子與獵過人首的男子,才有資格紋面。而死後,只有紋過面的人才能走過彩虹橋(在賽德克語中意思是「祖靈之橋」),與祖先的神靈相會。在日本政權進入到部落後,以一個國家統治的角度去管理,自然會禁止馘首、紋面這一類的習俗。禁止馘首與紋面對賽德克人而言,即是禁止了他們與祖先見面的機會,完全切斷了他們與祖先的連繫──近代國家與部落的衝突,於焉展開。這便是電影《賽德克.巴萊》拍攝的切入點。至於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切入點,邱老師表示:從以成敗論英雄的結果論去看待霧社事件,必然會將賽德克族視為失敗的一方。但若是從gaya的角度觀看,從賽德克族的文化去了解,便可以看見賽德克族在這場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戰役中,所展現的精神。在戰役中所追求的不是生存,而是和祖靈在另一個世界相見的榮耀。或許賽德克族人的壽命因此而折夭,但卻活得了他們所期待的完整。唯有從這樣的視角觀看霧社事件,才真能受到感動。

        在談論到電影與史實間的關連時,邱老師說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在電影的詮釋上,很多東西所能呈現的只有部分,就部分來說整個事實是很龐大的,不是一部電影或書可以解決的,《賽德克.巴萊》實際上呈現的,是魏導演想傳達給觀眾他所認知的霧社事件的精神。而他在拍攝電影時的精神,便是以電影讚美歷史,並且盡量去符合史實。

        在問答時段,有一位同學向邱老師提出對賽德克族之精神的疑問,他懷疑何以認定霧社事件是出自於賽德克精神的發聲,而不是單純的報復心態?而若是如此,感動如何由此而生?在回答這個問題時,邱老師再次以觀點與理解的角度向大家解釋霧社事件的意義。邱老師回覆道:若說及霧社事件時賽德克族對日人出草的血腥,與全世界自人類有歷史以來的戰爭與殺戮相較,何者不然?再者,將賽德克族馘首文化純視為陋習,便是犯下了以現在的角度去理解過去某個特定民族的行為或做法,因而會導致漏看了一個民族文化的內涵的錯誤。賽德克族對出草的虔敬之心,絕非是迷信能簡而概之的。感動是源於對事件本身的認識,並在充分的了解賽德克文化的意義時,才會看到。

       本次的座談會原本只是期待邱若龍老師能為我們帶來電影《賽德克.巴萊》的製作與拍攝分享,但老師為我們帶來的,卻是對賽德克文化與霧社事件本身的內涵講演。而老師不局限於單一觀點的視角,以及對賽德克文化的深度理解與同理心,相信也給當晚的同學和來賓很大的啟發,不只是讓大家更期待即將上映的《賽德克.巴萊》,而是讓所有參與了今晚座談會的同學和來賓,在欣賞《賽德克.巴萊》時,因為對事件本身有所了解,而得到更真實、更深刻的感動。

圖二.jpg

 

會後合影。左起:陳慧先同學、廖權修同學(系學會會長)、巫劍俠同學(副會長)、高旻儀同學(座談會總召)、邱若龍老師、周婉窈老師、陳宜艷同學(座談會副召;本文作者)、吳俊瑩同學、陳榮聲老師(武陵高中)。

 

座談會攝影、照片提供:巫劍俠同學。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霧社事件相關文章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