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社事件特輯 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座談會記錄(下4)

「川中島.清流部落的記憶——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座談會」記錄

下半場(4

周馥儀、陳育麒、陳慧先整理,周婉窈校注

004之3

來賓提問。

周婉窈教授:

好,謝謝Tado先生。我們在座的年輕朋友有沒有什麼意見?先這位小姐,然後再後面那位,先請……這位小姐請。

來賓(女)提問:

我是東海大學中文系的〔學生〕,我想請教,今年1027號的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典禮,老師們覺得那個典禮的樣子、那個方法怎樣?

周婉窈教授:

儀式吧?

來賓(女)提問:

我中文有點爛。

周婉窈教授:

這位來賓是日本人。是不是請……。 邱 先生要不要回答?

Takun Walis邱建堂先生:

你說那個儀式的方法嗎?

來賓(同上):

馬總統也在,然後就這個……。

Takun Walis邱建堂先生:

講儀式嗎?還是講總統?(眾笑)總統不是我們請的,是我們立委請的。我們的儀式是最近改的,過去的官方儀式大概就是拜香,這次用傳統的儀式來辦。我們〔仁愛國中〕沈明仁校長,還原過去的那個傳統方法,當然這一次,涵義很多,一方面是傳統的儀式,一方面也有和解的涵義。今年儀式跟往年不一樣,在這裡。總統來不來,那是不一定,因為不是每一年都有總統跟縣長來,他們不來我們都會辦。

Dakis Pawan郭明正先生:

我補充一下,因為那個祭文是我寫的,也是我唱的。長久以來,因為像我們老鄉長講的,過去我自己感覺也非常不好,過去都不懂,所以1027號我幾乎沒有上去過,一直到我稍微了解後才過去〔參加〕。那時候我已經在埔里 高工當 老師,我請教老人家才知道這個事件,我才過去的。長久以來〔這個紀念〕活動,變成針對親友等,TodaTruku的人都沒有來,除非是他在學校當學生,被派來參加唱歌或什麼的。那麼,我參加好幾次,我真的感覺非常的不好,我的意思是說怎麼TodaTruku的人都不來,他跟我們是很好的朋友,是我們的親戚,很簡單來講他是我兄弟,他說我生病,所以我感覺很不好,一直到今天。

        當然,那一次鄉長,我們鄉做得很大,連著三天三夜,不簡單。從那個時候開始,慢慢地,仁愛鄉賽德克族,接著到泰雅,到今天、今年剛好八十周年,我們拉高來看,〔霧社事件〕絕對不是只有我們Tgdaya的事情,不是只有我們霧社群的事情,很多都有關係,所以我們希望是在仁愛鄉地區〔全部〕原住民的一個共同紀念日。當然我們不一定要奉我們的莫那魯道是英雄,我們也不會那樣想,只要說大家為過去犧牲的,或者出了力的,我們做一個怎麼樣的方式來紀念他們,用這樣子的方式來做,用我們的傳統方式來紀念他們。說實在的,因為沈明仁校長說有問過老人家。那個同學大概要講的是,這個儀式好不好?我們認不認同?大概是這樣的意思,說實在的,我們也不太了解那個儀式有沒有達到,我相信,我們會慢慢修改,到最後大家可能可以認同。

       說實在的,是不是那樣就可以,我講我個人,如果你那一天叫那個老人家的名字回來,我不敢,〔因為〕他真的會回來,那你沒有辦法把他送走(眾笑),那就沒法……。這是很傳統的概念,我不是在講神鬼的問題,傳統上我們就是有那種概念,你真的很正式地很虔誠地叫他,他真的會來。他一來,你不會送他走,因為我們不會那個語言,他不走了,就很麻煩。所以我也一直跟沈明仁說,你不要亂叫,你就假裝一下,因為我跟他們是好朋友,他(指引言人Kuras Tanah先生)沒有來,是他弟弟(按,沈明仁校長)。所以這個不能隨便玩,雖然是傳統祭,我們要逐漸的變正式以後,大家認同,包括泰雅或者布農族都一樣,到時候我想會有一個好的結果。謝謝。

周婉窈教授:

謝謝Dakis先生。

003之06

會場一景。

Takun Walis邱建堂先生:

我講一個,我們今年的祭典,籌備會時,是各族群的人都來,〔到了典禮〕每次都是我們清流的去,TodaTruku的都不來。他們說,和解是沒有問題,我們正名也辦了儀式,日據時代也辦過了。今年的主要儀式就是「愛與分享」,用愛與分享,傳統的豬肉都有分啊,下午還有比較漢人〔式〕的音樂會,希望用愛化解這個仇恨,我們今年是這樣辦。

周婉窈教授:

好,謝謝Takun先生的回答。後面那位同學是不是讓他先講?因為剛剛有看他舉手。Iwan女士抱歉。

來賓(男)提問:

我想是可不可以問一下在座各位老師,請問你們對於最近「賽德克‧巴萊」被註冊的這個事件的看法。

周婉窈教授:

商標的問題。

來賓提問(同上):

「賽德克‧巴萊」變成商標被註冊的問題。

周婉窈教授:

「賽德克‧巴萊」電影商標的問題。

Dakis Pawan郭明正先生:

不好意思,我先回答好了。第一個,電影公司註冊那個,真的我不知道,因為我也跟著電影團隊在拍。當我知道的時候,我有兩種感覺,我當然覺得很訝異,很訝異的時候,我就會要去了解什麼叫做註冊商標,還好很多朋友幫我,馬上傳〔資料〕給我,我就懂了一點,那個非常專業的法律。所以你應該去了解,你才可以問,我的意思是說,「賽德克‧巴萊」他註冊的是用他簽的那個字(按,設計的字體),你如果把那個字用另外其他的字型就不是了,你照樣可以用,這個法律的問題,我只能講到這邊。最重要的一點,任何用我族群的特殊涵義的字,把我們傳統文化有意涵的字拿來賣,拿來當作商品,我是反對到底的。還好魏德聖拍這個電影,不然我會罵得更兇,我就對魏德聖導演這樣講,我說因為我不知道你註冊了。還好他 一兩 天就它撤回,沒有了,註銷啦。

周婉窈教授:

好,謝謝Dakis先生。請Iwan女士,最後一個問題,還是等一下?那等一下好了。是不是請處長回答一下?不好意思。

Uya Pawan洪良全先生:

謝謝提出這個問題,這問題跟我們原民會有關係。(眾笑)原民會本來就有一個在96年已經通過了、叫做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保護條例這個部分,我們現在正在研擬四個子法,像將來怎麼去登記、怎麼去核發、授發或取銷證書等。我們現在已經委請清華大學 黃居正 老師在研擬當中,到年底之後可能就會研議完成,明年就可以頒布了。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果子電影公司去註冊的時候,是到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原民會就馬上登載新聞報紙了,我們說「賽德克」的這個名詞,是原住民族群傳統名稱,這個是不能夠註冊,因為它已經有三百多個產品都註冊了,我們原民會第一個站在反對登記的立場。第二天,智慧財產局副局長就到原民會來協商了。我們賽德克族群委員也很關心,也召開了協調會,請電影公司註銷,大概過程是這樣子。亦在這裡跟各位報告一下,謝謝。

周婉窈教授:

好,謝謝洪處長的說明。那我們是不是請Iwan女士再提問,或者發表你的看法。

Iwan Pering伊婉‧貝林女士:

我不是要提問,只是提供一個分享。這次仁愛鄉在籌備這個祭典的時候剛好我也參與了,我覺得比較好的一個就是,那時候部落的開會討論,其實已經開始反應部落的聲音,我覺得這個就很不錯。因為過去的祭典大概就是鄉公所在主導,但是那次我覺得說,部落的人提出很多不一樣的聲音,包括還要不要「和解」這個儀式,和解儀式為什麼每一年都要和解一次,那不是很奇怪嗎?而且我們的Gaya裡面和解就是一次而已,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如果和解沒有達成的話,那勢必是要繼續和解下去。

另外包含祭典的那個部分,也是經過大家的討論,覺得要在慰靈的這個部分再做一次,可是那一次的活動裡面,很奇怪的是這個儀式的祭品,都要經過總統面前,讓總統看過檢驗過一次,然後才繼續進行。我們就在旁邊覺得很奇怪怎麼會加這一道這樣的儀式,好像有人要去毒死我們的祖靈還是要做什麼?(眾笑)覺得很奇怪,那個過程就像Dakis所講的,或許我們可以繼續慢慢的做,讓它更合乎我們過去的那個傳統。

周婉窈教授:

謝謝Iwan女士的補充說明。謝謝。(眾鼓掌)我們今天真的是非常榮幸,非常高興,我們能夠請到賽德克族的這些菁英來這邊,來跟我們講他們對霧社事件的看法。我想,我們現在最欠缺的就是部落的聲音,不管部落的聲音怎樣,我們現在這個強調多元觀點、多元文化的社會,我們傾聽部落的聲音,裡面當然會有不同的聲音,最重要就是先傾聽。

我們剛剛的投影片現在已經放到後面了,我在這很想問一下Takun先生,您那時候是在哪裡?

004之1

輯自宋文薰、連照美翻譯/編輯,《宮本延人口述 我的台灣紀行》(臺北:南天書局,1998),    頁121

Umin Sapu 桂進德先生:

他太矮了看不到。(眾笑)

Takun Walis邱建堂先生

應該在門口吧。

周婉窈教授:

在門口,人很多。

Takun Walis邱建堂先生

瘦的是劉益昌,很清楚。

Umin Sapu 桂進德先生:

那你是抬棺的嗎?所以可能沒被照到。

周婉窈教授:

是,因為這個是從前面照的,我想可能Takun先生是在比較靠門口那裡。這一張是很有紀念價值,因為我們的洞洞館已經拆了,所以我今天特地放到螢幕上。

        關於霧社事件,其實部落的聲音在過去一、二十年才慢慢出來,我想這是非常珍貴的,也是我們社會很大的進步。我覺得不管《賽德克巴萊》, 魏德聖 先生拍的電影怎樣,我當然期待他能夠拍得非常不錯。我覺得未來我們,像霧社事件這麼重要的歷史,其實值得非常多部好的研究、好的小說、好的電影,我們站在一個非常好的時點,我們期待更多的研究,期待我們能夠從更多元的角度,尤其是從部落的角度來了解霧社事件。今天我們真的有點欲罷不能,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們的來賓還有從曲冰、還有從清流部落來,他們還要回去,我們請他們吃個簡單的晚餐,之後他們就必須回去了,所以我想我們不能再耽擱時間。今天真的非常感謝我們的引言人,還有各位來賓,我們再給我們引言人熱烈的掌聲,謝謝他們。(熱烈且持續的鼓掌聲)

座談會攝影: 陳昀秀 小姐

誌謝:六位引言人,以及來賓伊婉.貝林女士、宋秀環老師百忙中撥冗校訂座談會下半場記錄稿,謹此致上深謝之意。Dakis Pawan(郭明正)先生親自駕臨版主研究室(有圖為證),反復聽音檔,代為解決許多聽不真切和難以了解的地方,版主感銘在心。

Dakis & Chou 2011 09 08(校對)

Dakis Pawan(郭明正)先生在周婉窈老師研究室協助校訂本記錄稿。(陳慧先拍攝)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霧社事件相關文章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