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成博士殉難三十週年紀念晚會講話

「 陳文成 博士殉難三十週年紀念晚會」講話稿

周婉窈2011/07/01

        今天的晚會讓我非常感動,感動的事情至少有兩項。第一項是,今天的晚會,據我了解,完全是學生自動自發想到要辦的。這種情況,在過去幾乎看不到,我認為這是臺大校園歷史向前跨出了一大步。你們這一世代的臺大學生讓我引以為傲。我們的世代,很少學生會關心陳文成命案。第二項是,立碑的想法。雖然今晚是象徵性的,但做出了這個舉動,將來就有可能真正在這裡立個紀念碑。

        在這裡立碑是很重要的,它不止紀念陳文成博士的犧牲,也將以具體的形象宣示我們不讓這類的事情再度發生。站在今天的時點,這是非常有意義,而且有切身的重要性。為什麼說,有切身的重要性?因為我們社會自從解嚴以來好不容易建立的核心價值:自由、民主,和人權,還不是很穩固,卻面臨退轉,以及更可怕的全面喪失的厄運。怎麼說呢?

        從世界史的角度來說,任何國家擺脫集權、專制獨裁統治之後,要真正過渡到有思想自由和基本人權保障的民主國家,其實是很不容易的。因為這些舊體制都延續數十年,甚至半世紀以上,在這過程中,有助於集權或專制獨裁的一套深層結構已經形成,它不斷製造、獎賞擁護者;國家機器就是由統治者及其擁護者所操控。在「後集權」或「後專制獨裁」的「post-」時代,其實運轉國家機器的幾乎還是同一批人,要如何將國家機器中立化,非常困難,至少必須確實落實「轉型正義」,才有可能。我們還在這個過程中,不進則退,這幾年我們看到舊體制的若干勢力在反撲,力道強勁。這是很多「後什麼什麼」的國家面臨的嚴重問題。但多數國家至少沒有國家定位和前途問題,我們臺灣,好像總是運氣特差。

        如果國家體制轉型只是內部的問題,那麼我們再經過幾次政黨輪替,至少可望國家機器能逐漸中立化,但是,上天好像不給我們時間。現在世界上最強大的黨國專制國家──中國,整天想併吞臺灣、瓦解我們的社會。如果我們被整合進去這個統治圈(不管以怎樣的形式),我們將喪失自由、民主,更不要期待人權有基本保障了。我們的青年,將面臨高智晟、劉曉波、艾未未,以及無數我們講不出名字的小民同樣的體制和結構,也許我們將和西藏成為同命鳥。年輕的朋友,我們是要站在一個可以幫助、救援他們的立足點,還是要一樣束手無策?

        現在阿拉伯世界正在進行世界史上不知道算第幾波的民主化歷程,有些國家還好,有些國家很慘。那些還好的國家,其實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希望我們保有自己的路,不管多麼辛苦艱難,我們必須走出臺灣社會的光明前程。今天的立碑,非常有意義,因為只有面對過去、了解過去,我們才能認清舊體制的問題,並培養辨識的能力,就算它以偽裝的面貌出現,我們也可以認出來。

        只有在我們的社會確立機制,確保像 陳文成 博士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白色恐怖期間無數前輩的犧牲才有意義!

備註

一般認為轉型正義有下列四項必要工程:1、究明真相。2、釐清責任歸屬(追究責任)。3、道歉、補償、興築紀念碑等。4、確立「防止再度發生」的機制。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轉型正義, 學術小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