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綴歷史記憶的拼圖——桃米村、清流部落與霧社紀行

補綴歷史記憶的拼圖——桃米村、清流部落與霧社紀行

陳育麒

    在去年(2010)底的強勁寒流中,我帶上厚重的冬衣,隨著周婉窈老師以及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臺灣史料解讀與專題研究」課程的同學們一行十四人,從臺北前往南投移地教學。很感謝周老師給予我們這個出訪的機會,也謝謝臺大歷史所博士班周馥儀學姐、碩士班李靜慧同學費心的聯絡安排,當然還有一路上師友們的分享與交流,讓我滿載而歸。

在開始分享這次的參訪經驗之前,我想先提一段記憶中的往事,關於霧社、也關於我第一次與賽德克族交流的經驗。

    十餘年前,當我還是國小學生時,臺北市與南投縣教育局聯合舉辦了城鄉交流活動,我恰好是臺北市的代表學生之一。那一次行旅在隆冬之際,還記得是某個多霧而陰冷的下午,我們抵達南投縣仁愛鄉的廬山國民小學。到訪的我們受到熱烈歡迎,廬山的同學為我們戴上花冠以及織有原住民傳統圖騰的頭帶,我們就在氤氳薄暮中的操場上開始聊天交流起來。與我交換禮物的同學五官深邃,雙眼真摯而澄澈,笑起來的爽朗彷若無憂,這樣的畫面好深刻,乃至今天都能憶起。當我們聊到投機時,他決定再送我一份禮物,只見他飛奔而去,再回來時手中捧著一段木枝。「這是肉桂,送給你!」對喜愛植物藥材的我來說,這無疑是最佳的禮物,我捧著那截肉桂,手舞足蹈地表達我真的非常喜歡這份禮物。我記下了這一幕,在若干年後的今天,我意外地重遊故地,當年在廬山國小氤氳薄暮中遇見的「泰雅」族,正是今日正名後的「賽德克」族,[1]原來這就是我第一次跟賽德克族人結緣,在賽德克族還被稱為泰雅族的十餘年前。[2]  PC173538.JPG

2010.12.17晚上在民宿進行史料研讀課程,右二為報告人商哲雅同學。

10.jpg

2010.12.17晚上的史料研讀課程,右一為第二位報告人李靜慧同學。

    回到二○一○年十一月下旬的某一個星期三的課堂上,周老師詢問大家對校外教學的意見,很快地大家達成共識,並敲定在十二月十七日出發,進行為期兩天兩夜的校外教學活動。恰好十一月十九日周老師主持的研究平臺才剛在臺大文學院辦過川中島清流部落的記憶──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座談會」,我也參加了這個座談會,會中邀請霧社事件遺族來擔任引言人,其中Tado Nawi(高信昭)、Takun Walis(邱建堂)、Dakis Pawan(郭明正)三位先生長期致力於賽德克族的文史、語言工作,這次的參訪也賴三位先生的悉心招待和導覽,除了讓我們親臨歷史現場,也從身為遺族的他們口中,細細地回想這一段不能被遺忘的臺灣歷史。或許有些人覺得這麼傷痛的記憶不適合一再討論,或言:「讓我們忘卻歷史的傷痛吧」,我想起周老師在一篇討論白色恐怖的文章中提到:「我們都還沒記住,怎麼就要我們忘記?」[3],是啊!我們都還沒瞭解呢,怎麼可以就這樣讓這些故事隨著時間埋沒在歷史的荒煙蔓草中?特別是霧社事件第二代遺族們漸漸凋零,或是因為時代沈重的負擔而噤若寒蟬,此時不討論更待何時呢?

PC183650.JPG

桃米村紙教堂內合照。

12.jpg

清流部落入口意像。

    十二月十七日下午,大家在臺北車站集合,隨著恰好到訪的強烈冷氣團,一同出發前往南投,之所以沒有全程租遊覽車出行,一方面是老師希望我們能真正透過等車、搭車、轉車的過程,體會住在部落的朋友的交通生活。傍晚抵達民宿「綠屋」,稍事休息之後便開始晚餐。值得一提的是,「桃米村」這一帶民宿、以及人文景點(如「紙教堂」),都是九二一震災之後重建的社區營造的成果。[4]二天兩夜的行程中,桃米的社區營造也是我們造訪的重點之一。因為桃米村經過震災重建時,發現這裡青蛙的種類密集、數量也很多,所以選擇青蛙當作桃米村的意象,這裡四處可見各種青蛙藝術品,配合民宿親近山水,別有一番風味。我們一行人把握晚餐後到就寢這段時間,由商哲雅以及李靜慧同學帶大家討論史料,分別是賴和〈獄中日記〉以及臺灣總督府的舊慣調查文書。由於近日強烈冷氣團的侵逼,加上桃米村位於山中,真是冷上加冷,幾位同學也因為數日熬夜以及路程奔波而略現疲態,但大家的討論依然熱絡,一時間竟也有弦歌不輟之感。

     十八日清晨的低溫實在是冷透了。不過當拉開窗簾看見群山萬壑以及杲日麗天,除了感謝這萬里晴空外,也對這兩天的參訪行程充滿期待。下樓與老師、同學們一起用過早餐後,民宿主人載我們前往桃米村的客運車站等車前往埔里,抵埔里後再轉搭前往清流部落的客運車。一路上的乘客不多,只有我們間或一些前往部落的乘客,多是老人。其實當我們一行人在埔里等候客運車時,利用半小時在埔里巷衖逡巡,就可以很明顯感受到這個小山城的氣氛,特別是穿梭在傳統市場裡張羅各自午餐的時刻。

    離開埔里鎮後,車行入山,沿路的水泥建築漸少,而無雲的藍天如漿洗過後平整無紋,襯得兩側山脈益顯蔥籠,才剛剛離開市鎮的我,望向遠處的山坳,遙想在更高海拔(霧社約海拔1100公尺以上)的原住民究竟如何在霧社事件[5]中對抗日軍兩個月?當時沒有我們現在飛馳而上的公路,而事件發生時亦入深秋,這樣艱苦的對抗,恐怕不是安坐於巴士中裹著羽絨衣的我所能夠想像的。公車抵達清流部落後,Tado Nawi(高信昭)、Takun Walis(邱建堂)兩位先生已經在入口等候,簡單地問候致意之後,我們經過一道橋跨過北港溪進入部落。日治時期稱為「川中島」的清流部落,是霧社事件發生後隔年,日方將霧社事件餘生者二百九十八人迫遷的地點,因為地勢形同川中之島而得名。[6]先前在臺大文學院舉行的紀念座談會中,對川中島有過初步的認識,因此現在親臨此地更是有種莫名的感動。置身歷史現場,站在部落中心主要幹道上,望向道路末端至高點的警察局(日治時期是駐在所),更能體會日本統治者是以怎樣的姿態,要這些被迫遷居的賽德克族人仰望統治中心。

11.jpg

清流部落的主要道路,其終點是警察局,也是舊時日本警察駐在所。

    接著邱先生邀請大家到他家作客,一進門就看見清流部落每戶人家都有的特色門牌,上書Sapah就是賽德克語房子的意思,Na接近英文of,而Takun Walis就是邱先生的名字。緊接著老師介紹邱、高兩位先生,也請同學自我介紹,讓彼此認識。有趣的是當來自美國舊金山的同學商哲雅(Thaya Saxby)自我介紹後,邱先生意外地給了他一個發音相當接近Thaya的賽德克名字「Dahaya」,意譯是遠方,恰好符合哲雅遠道而來求學的背景。簡單用過午餐之後,我們沿著部落中心道路到至高點,俯瞰部落,也造訪「餘生紀念館」。由高先生導覽,介紹館內的圖像以及文字資料,讓我們對廣義的霧社事件有更深刻的瞭解。許多懾人的相片直接映入眼簾,包括日方利用沒有參與霧社事件的部落,組成「味方番」討伐參與霧社事件的六個部落。花岡一郎、花岡二郎的故事,部落婦女集體自縊的相片資料等,都給大家非常深刻的印象。這些故事久久迴盪在我心中,回臺北後的一天內,就三度跟朋友複述這些經過,尤其是花岡一郎、二郎的兩難處境和犧牲。參觀完兩層樓的餘生紀念館後,我們在館前的餘生紀念碑前合照,再沿旁邊小路繞過部落,短暫在高先生家停留後,大家便辭別兩位先生趕往客運站牌處候車,很擔心錯過車班。

PC183606.JPG

邱建堂先生家的門牌。

IMG_0423.JPG

清流部落合影,第二排右一為Tado Nawi(高信昭)先生,右二為Takun Walis(邱建堂)先生。(郝凱揚拍攝)

    晚上回到桃米村,參觀了九二一震災後重建的「紙教堂」(Paper Dome)園區,也在紙教堂中聽取簡報,大致瞭解桃米村的重建過程,以及因為重建而喚起的「社區營造」意識。紙教堂的緣起是一九九五年日本阪神大地震,阪神地震造成神戶市長田區野田北部百分之七十的房屋倒燬,該地的「鷹取教會」也化為焦土,後來在國際知名建築師坂茂(Shigeru Ban的奔走下,興建了紙教堂。二○○五年阪神地震十周年,臺灣重建社區訪問團造訪時,得知紙教堂即將拆除移建,訪問團便提出將紙教堂移築臺灣的想法,在獲得日方的同意與支持後,於二○○八年在南投桃米生態村新故鄉見學園區完成移築工程。[7]佇立在生態池邊,望向周邊的「見學園區」,處處可見社區經營的力量以及成果。今天桃米村漸為人所知,莫不歸因於群策群力的社區力量。

離開紙教堂園區後,在路邊的一間小店用過餐,便隨今晚落腳的民宿主人回到投宿的「紅瓦厝」。和第一天晚上一樣,大家把握時間上課,今夜由婁明凱同學帶領討論一份英文史料。討論結束後政治大學金融學研究所博士班的李麗華同學也從臺北來加入我們,大家簡單自我介紹後,就在客廳分成若干群繼續討論著,因為一整天的奔波勞累,不久後大家便各自回房就寢。

    十九日清晨,因為接著前兩天的大晴天,氣溫雖低但可以感覺到明顯回溫,民宿主人準備了早餐,我們隨意地在客廳或是面對山的開放式吧臺上用餐,此處的景色更是一絕,使幾位同學流連不已。餐後我們離開桃米村,為了今天各個參訪地點移動上的方便我們預約了遊覽車,在前往霧社的路上,接了暨南大學歷史系林蘭芳老師,以及今天為我們導覽的Dakis Pawan(郭明正)先生。在十一月十九日的座談會中知道,清流部落出了許多高學歷的知識分子,包括Takun Walis(邱建堂,臺大經濟系畢業)以及今日導覽的郭老師(師大工業教育系畢業),他們說道這可能是受到自花岡一郎、二郎時留下來的風氣影響而積極求學,或許也是因為餘生者後裔多了一份責任感吧!清流部落、賽德克族,也因為有這些優秀的族人引領一步一步踏出自己的路。

PC193662.JPG

Dakis Pawan(郭明正)先生在遊覽車上為大家講解霧社事件。

    前往霧社的一路上,郭老師不斷為我們解說,內容包括霧社事件的歷史以及賽德克族群關係,甚至是沿途的地理風貌都在郭老師講解的範圍。郭老師通達賽德克語,除了為剛殺青的電影《賽德克巴萊》擔任語言指導,也與臺大語言所合作編纂賽德克語字典。郭老師在沿途的講解中,還同時援引不同部落或不同語群的賽德克語唸法,甚是精彩。我們進到霧社之後,一路直奔最高的參訪地點「廬山國小」,再次第參觀其他地點。我與廬山國小的因緣在前文已經概述,如今舊地重遊,關於記憶、關於歷史都別有一番體悟。

    跟著郭老師的腳步,我們一步步從廬山國小(日治時期的蕃童教育所,事件發生時花岡一郎任教於此)、波亞倫部落走下來,霧社事件的主要地景,此次無法親臨的,如一字坡、馬赫坡部落(莫那魯道的部落)、春陽溫泉、荷歌社我們隔著山谷遙望,逐一地將原本破碎的歷史記憶串起,逐漸勾勒出腦海裡霧社事件的完整拼圖。我們最後停留的地點是舊時霧社公學校的操場(今為臺灣電力公司萬大發電廠第二辦公室),此時已近黃昏,大家彷彿都摒息以待,等著郭老師指出事發地點的方位,看著不遠處臺電工友正在澆灌草木,難以想像今之所見竟就是八十年前霧社事件的主要現場。寧靜的庭院與屠戮的修羅場,在八十年前後是同一塊土地。最後我們繞到莫那魯道紀念公園,看著第一重碧血英風坊以及第二重莫那魯道銅像,再加上最後的莫那魯道之墓,這一整天情緒的累積在此靜謐的公園中得到舒緩。臨走前郭老師笑道:「我忘了帶酒來給莫那魯道,不知道他抽不抽煙?」隨後就對著莫那魯道銅像鞠躬便逕自下了階梯。待周婉窈老師也脫帽向銅像鞠躬後,我們幾個學生也悄然地隨著兩位老師的腳步漫步而下,踏著滿是苔痕的木棧道回到遊覽車上前往埔里。

DSC00621.JPG

Dakis Pawan先生在廬山國小操場為參訪師生講解相關史事。(周婉窈拍攝)

PC193701.JPG

莫那魯道紀念公園入口的碧血英風牌坊。

    回到埔里市鎮,我們一行人拜訪了鄧相揚先生。鄧先生過去是一位醫檢師,在工作之餘也利用時間研究南投埔里的文史,特別是關於霧社事件以及平埔族的相關研究。當大家登上二樓客廳,只見右邊一整面牆的展示,都是鄧先生歷年來的作品,其中《霧重雲深》獲得第十六屆時報文學獎報導文學首獎;公共電視臺耳熟能詳的連續劇「風中緋櫻」,其故事腳本所根據的原著,就是鄧先生的《風中緋櫻──霧社事件真相及花岡初子的故事》。除了著作之外,左面的書櫃也放滿了資料夾,身為一個歷史所的學生,很直覺地猜想那就是鄧先生長年以來蒐集的資料。聽著鄧先生的自我介紹,令我不由得由衷佩服他深耕本地的心。接著鄧先生也拿出數本《水沙連》雜誌和《逐鹿文學日月行》送給大家當見面禮。接著鄧先生跟大家談到關於他這些年來參與霧社事件研究的心得。聊了約莫兩個小時後,我們一行人便與鄧先生辭行,登上遊覽車前往臺中高鐵站,結束這兩整天有餘的校外教學。

IMG_0778.JPG

在埔里拜訪鄧相揚先生(站立者)。(郝凱揚拍攝)

PC193693.JPG

周婉窈老師與筆者陳育麒攝於Drodox(羅多夫)社故址。

    這一次的校外教學讓我們滿載而歸,謝謝周婉窈老師的帶領,以及兩天以來所有的老師不辭辛勞的解說和導覽;也感謝馥儀學姐、靜慧同學的協助和安排,還有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班張孝慧,歷史學研究所碩士班商哲雅、婁明凱、張大偉,法律研究所碩士班劉芳瑜、鄧筑媛、楊翕翔,藝術史研究所碩士班陳以凡、詹凱琦,以及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碩士班郝凱揚等同學,感謝兩天的相伴和意見交流。「霧社事件」、「清流部落」、「賽德克族」、「桃米村」等原本陌生,或是僅略有概念的名詞,藉由兩天兩夜的校外教學,在我腦海中漸漸補綴成一幅清晰的圖畫。誠如周老師在《臺灣與海洋亞洲研究通訊》第四期「卷頭語」所言:「臺灣人文世界的豐富和多樣,可以媲美臺灣島嶼在自然世界中的豐富和多樣。作為臺灣史研究者,我們豈能不加倍努力!作為臺灣的公民,我們豈能不創造出可以匹配臺灣自然之美的人文景觀!」雖然只是短短兩整天的參訪旅程,很慶幸自己能搭上這班車,與師友一起探索臺灣歷史深刻的一面。

                           (本文照片除注明拍攝者外,皆為作者陳育麒拍攝‧提供。)


[1]據筆者與Dakis Pawan(郭明正)先生請益,廬山國小的學童族屬多為賽德克族。

[2]2008423賽德克族從泰雅族中獨立出來,成為臺灣原住民族的第十四族。

[3]周婉窈,〈曾待定義的我的三十一歲、尚待定義的臺灣〉,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網站。

[4]桃米村官方網站,http://www.homeland.org.tw/paperdome/taomi/index.php (2010.12.24點閱)

[5]關於霧社事件研究可參考周婉窈老師,〈試論戰後臺灣關於霧社事件的詮釋〉,《臺灣風物》第60卷第3期,頁11-58

[6]詳見仁愛鄉公所網站:http://www.renai.gov.tw/form/index-1.php?m=2&m1=8&m2=30&id=912010.12.24點閱)

[7]紙教堂,新故鄉社區見學園區簡介。http://www.homeland.org.tw/homeland/index.php 2011.1.2點閱)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霧社事件相關文章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