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史沙龍紀要:川中島˙清流部落的記憶——霧社事件八十週年紀念座談會

海洋史沙龍紀要

川中島˙清流部落的記憶——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座談會

林易澄

  

      今年是1930年震驚全島和日本帝國的「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本校歷史學系「臺灣與海洋亞洲研究領域發展計畫」於1119日下午舉辦「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座談會」。座談會邀請到六位賽德克族人(Seediq)來擔任引言人,即Tado Nawi(高信昭)、Takun Walis(邱建堂)、Dakis Pawan(郭明正)、Umin Sapu(桂進德)、Uya Pawan(洪良全),以及Kuras Tanah(古拉斯.達那哈)六位先生。前四位先生皆出身清流部落──日本時代稱為川中島,今屬南投縣仁愛鄉在事件後,起事六社的餘生者,被強制從各自的部落集中遷居至此地。高先生長期從事部落導覽工作,邱先生任職仁愛鄉公所,與郭先生致力於賽德克文史工作,桂先生現為仁愛鄉萬豐國小校長;洪先生來自賽德克都達語群,現任原住民委員會經濟與公共建設處處長,古拉斯.達那哈先生來自賽德克德路固群,現任行政院原民會賽德克族群委員。本次座談會以部落記憶和聲音為主軸,相當難得,可能因此使得參與者十分踴躍,包括自韓國專程趕來的中村平教授,以及人類學系和語言學系的師生,偌大的文學院會議室坐滿聽眾。原本預計五點半結束的座談會,由於與會者踴躍提問,會議延至六點方告結束。

(部落格)霧社事件座談會海報1019.jpg

川中島˙清流部落的記憶——霧社事件八十週年紀念座談會。

座談會引言人(由左至右):郭明正先生(Dakis Pawan)、古拉斯.達那哈先生(Kuras Tanah)、邱建堂先生(Takun Walis)、高信昭先生(Tado Nawi)、洪良全先生(Uya Pawan)。

003之01

座談會上,邱建堂先生播放當年日本大阪朝日新聞社所製作的新聞影片。

 

霧社事件對於我們好像並不陌生,長久以來在歷史教科書上,莫那魯道(Mona Rudo)一直是著名的抗日英雄;但是除了抗日英雄的頭銜外,我們所知道的卻又很少,教科書上並不繼續寫餘生後裔者的故事,也不曾談及他們在事件後被殖民政府強制遷徙到清流部落的故事。藉由這次座談會,我們邀請了賽德克族人來分享他們的看法,希望能從不同的角度來瞭解霧社事件。

  周婉窈老師在座談會開始時提到,霧社事件並不只是一天的事情,19301027日發生之後,日本殖民政府的武力討伐持續約二個月,直到這次舉辦座談會的十一月下旬,起事族人仍在深山密林,堅持最後的抵抗。周老師的開場,像是提醒了我們,在這麼多年後,我們很容易把歷史事件視為已經發生,並且結束的過去。但是歷史的潛流,往往並未就此結束,而是以隱晦的方式,持續影響著日後的人們,特別是霧社事件,當時的歷史時間被文明的暴力強行介入,長久以來被陳述的都是外來者的敘事,一直未曾仔細傾聽當事者部落傳承的聲音,也許直到今天都不能說真正的過去了。

 

座談會一景。

霧社事件日本史料中譯本,以及邱若龍先生所繪之霧社事件。照片左方為引言人Umin Sapu(桂進德)校長。

 

  在周老師介紹與會來賓之後,邱建堂先生播放了日本朝日新聞當時製作的新聞影片,揭開座談會的序幕。從影片裡,可以看到霧社事件中,日本殖民政府出動正規軍,並以飛機、火砲、不明氣彈攻擊起事的六社族人。這或許是多數聽眾早已知道的,但是當日本隨軍拍攝的影片在眼前播出,看到現代文明的戰機盤旋於霧社群山的上空,仍然令人感到巨大的衝擊。而當時的賽德克族人,從密林間朝向天空所見所想的,想必百倍於此。不同文明與族群之間遭遇的變遷,從後見之明來看,總是可以提出許多合於歷史理性的解釋。然而在遭遇的當下,那份衝擊所帶來的感受,卻是無法言語且不容易捕捉,此一珍貴的歷史影像,彷彿給了我們重新進入那個時間點的入口。

  無法言語,並不僅止於情緒的體會。在與談人一一回顧霧社事件與自己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更深刻地瞭解到,這份沉默,是如何徘徊於餘生者日後的生活裡。作為中華民族教育抗日樣版的「霧社事件」,雖然赫赫有名,但在賽德克族的部落中卻因「集體的沈默」而極度隱晦。戰後出生的引言人,都是賽德克族的菁英,卻同樣有一段長大之後才「發現」霧社事件的故事。清流部落的餘生者後裔,更是透過他人之口才逐漸知道父祖當年的事蹟。他們在小時候,只是隱約地感到,每年到了十月、十一月交會的時候,好像大人們之間總有著一股奇怪的氣氛。

  「我個人是在清流部落出生,從小沒有聽過老人家講霧社事件,一直到念師專的時候,我才知道霧社有發生過這一件事,還搞不清楚是我們祖父輩的事情。只知道父親也是霧社事件的受害者,從小是孤兒。後來畢業後我到政戰學校服務,也到陸軍官校,接觸一些人,他們看到我說你是不是原住民,我說是啊, 他們說不簡單,了不起啊!他們說人類有歷史以來,國內國外的戰爭,最悲壯的就在我們台灣。霧社事件有好幾個第一名,第一個是人類使用毒氣的戰爭,第二個是台灣出事地點最高的海拔,還有一個日本人殺最多人的一次,原住民同胞被殺最多的,還有日本動用軍警最多的一次,中壯青年死傷最多的一次。尤其最難能可貴的,戰爭學院的那個准將,他跟我講說,歷史以來,大概沒有比得上,一顆樹能夠上吊家族性的自我毀滅。……」桂校長如是說。

 

座談會全景。

001之6

龍華科技大學宋秀環教授於座談會中提問。

004之3

座談會中同學踴躍提問。

  與先輩的事蹟既親近又陌生的相遇,使得郭明正、邱建堂先生等人開始收集事件相關的歷史資料,整理老人們口中談到的事情,並試圖提出不同的觀點。例如,過去抗日史觀的塑造,著重於莫那魯道的英雄色彩,而略於起事六社整體性的觀點;此外,未曾參與起事,以及參與日軍討伐的「味方蕃」(協助日方的原住民)諸社,彼此之間的關係,也不是能輕易帶過的。而諸社又在時代的轉輪下互相凝聚,以至於出現日後的賽德克族正名運動。在在顯示著霧社事件並不僅止於發生的當時,更跨越了前後漫長的變遷,有待於更細緻複雜的歷史敘述與解釋。

001之03

中場午茶休息時間,討論的氣氛依然熱絡。

DSCN6031

伊婉‧貝林 (Iwan Pering)小姐提問。伊婉女士是國立政治大學民族所博士生,其研究即是從部落觀點來看霧社事件。

  在問答時段,激發很多具有啟發性的意見交流。隨著近二十年來臺灣社會的轉型,多元價值觀逐漸深化,原住民文化日益受到重視,產生了不少以霧社事件作為題材的藝術創作,如公視電視劇《風中緋櫻》與即將上映的電影《賽德克巴萊》。引言人郭明正先生受邀擔任《賽德克巴萊》的族語指導。但是郭先生也提到,恐怕族人並不會很滿意這部電影,畢竟戲劇跟他們所傳承下來的歷史還是頗有距離。桂進德校長也說,《風中緋櫻》播出時,他到山下開會,同學都會問他看過沒有,可見流行的情況,但是他自己看了一兩集就沒看下去了,部落裡很多人也都不看,原因說不上來,好像那份感覺總是不對。這一原、漢觀眾之間的不同反應,值得我們反思。除了藝術與歷史真實之間長久的辯論,漢人與賽德克族人之間不同的文化理解,恐怕也有一定的影響。當我們試圖以多元文化的共同想像去貼近這個同在這塊土地上的歷史事件時,也許並不能僅僅憑藉著單向的善意便可跨越,還需要創造更多彼此對話的機會。這次的座談會的舉行,看來是個起頭。多數來賓似乎在意猶未盡中,帶著探索之心離去。                                   

 (攝影:陳昀秀)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霧社事件相關文章, 海洋史沙龍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海洋史沙龍紀要:川中島˙清流部落的記憶——霧社事件八十週年紀念座談會

  1. 頭哥 說道:

    很精彩!
    [版主回覆12/11/2010 00:24:25]您好:謝謝您的鼓勵!

  2. Emily 說道:

    可惜時間不夠長,與會的幾位長者還有非常多的寶可以挖呢!

  3. 臺灣與海洋亞洲 說道:

    Dear Emily:
    很感謝您參加「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座談會」,並且來我們部落格逛逛。座談會時間的確有點短,雖然延長半個鐘頭,講者和聽者都意猶未盡的樣子。就讓我們當成一個開始,接下來關於如何理解霧社事件還有很多可以做的。總之,很感謝您的支持。
    順便也謝謝網友頭哥。(剛突然開竅,知道如何留言,因此一併致謝。以前都是託助理替我寫,pre-E世代就是這麼笨拙、不器用。)
    Chou Wan-ya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