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中島‧清流部落的記憶──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座談會

川中島清流部落的記憶──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座談會

日期時間:1119日(週五)下午320-530

會場: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會議室

主辦單位: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臺灣與海洋亞洲研究領域發展計畫

(部落格)霧社事件座談會海報1019.jpg

引言人:

Tado Nawi  高信昭 先生

(霧社事件餘生者後裔,長期擔任清流部落導覽工作)

Takun Walis  邱建堂 先生

(霧社事件餘生者後裔,長期參與清流部落文史研究與調查)

Uya Pawan  洪良全 先生

(屬於賽德克族 Toda 群,現擔任行政院原民會企劃處處長)

Kuras Tanah  古拉斯.達那哈 先生

(屬於賽德克族 Truku 群,現擔任行政院原民會賽德克族群委員)

Dakis Pawan  郭明正 先生

(霧社事件餘生者後裔,長期參與清流部落文史研究與調查)

 

Umin Sapu 桂進德 先生

(屬於賽德克德固達雅族,南投縣仁愛鄉萬豐國小校長)

 

    在日本統治時期,十月二十七日是臺灣神社祭,昭和五年(1930)的那一天,霧社地區照例舉辦聯合運動會,這一天,也是莫那.魯道等人決定起事的日子。當運動會場唱起日本國歌時,賽德克族(當時劃屬泰雅族)霧社群馬赫坡等六社發動了攻擊,殺死日本人一三四名。翌日,臺灣總督府調動全臺軍警,進占霧社,出動飛機、山炮等現代武器,徵調漢人、平埔族擔任軍伕,並以同屬賽德克族的道澤群等社組成「味方蕃」(協力番)配合討伐戰役。從十月二十八日到十二月下旬,戰事持續約二個月,霧社六社戰死、自殺、病死、燒死共六四四人,超過總人口一、二三四人的半數。隔年四月,在討伐戰役中失去總頭目的道澤社,在當局默許下,襲擊了霧社事件後居住於收容所的餘生者,被殺及自殺者共二一六人。五月,再度劫後餘生的二九八名被強制遷移至北港溪與眉原溪交會處的川中島(今清流部落),遠離祖居之地。

    八十年過去了,島嶼的統治者更替,各自以自己的方式來解釋霧社事件。霧社事件並沒有被歷史記載所遺忘,然而在其中,卻也難以聽見餘生者自己的聲音。長久以來,事件被寫進各種巨大的國族敘事之中,或是現代文明對於原始部落的討伐治理,或是山地同胞對於日本殖民的反抗,在高壓的政治氛圍下,川中島清流部落的長者往往選擇迴避當時的記憶。直到近二十年來,才在部落後輩的挖掘與民間文史工作者的參與下,人們方得有機會從六社餘生者的角度,以及賽德克族的文化和傳統律法(Gaya)來認識這段歷史。

    身為起事六社餘生者的後裔,Takun Walis(邱建堂)與Dakis Pawan(郭明正)兩位先生長期參與清流部落的文史調查。Takun Walis自言是到大學後,從外界閱讀書籍才隱約獲悉霧社事件的梗概, Dakis Pawan則說;不僅別人對賽德克 族不了解,連自己對賽德克族也不清楚。這一歷史記憶的空白推動他們重新去認識兩代以前的事件。這不僅是對當時的挖掘,也是對此刻的思索。  Dakis Pawan將事件的理解延伸到「霧社事件之後遷徙到清流的霧社史」。在這層意義上,霧社事件不僅過去了八十年,也持續了八十年。在發生之後, 事件如何被提起與不被提起?族人如何參與了餘生者的口傳記憶?這樣的角度,或許能使我們更貼近當時的事件,並且學習面對霧社事件給予我們 的當前課題。

十一月十九日,歡迎各位的蒞臨!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霧社事件相關文章, 海洋史沙龍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