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答網友Icarus與小小

敬答網友Icarus與小小

周婉窈

網友Icarus與小小:

        兩位好。今天看到網友小小的留言,悚然一驚,想到Icarus的留言都還沒回,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今天手邊的一項工作大致告一段落,晚上剛好有一點點小小空檔,就試著一併回答。原本應該以「回應」方式回答,但有圖檔要給網友小小參考,因此以貼文的方式回應。

        先回答網友小小的問題。日本時代兒童唱歌〈鄭成功〉共有八段歌詞,敘述他的一生,最後一段是對他的懷念。我寫〈海洋之子鄭成功〉時,文章需要剪裁,一開始就沒打算將全部歌詞放進去,在部落格連載時,第十一回最後一句「未完待續,下回為完結篇」指的是全文,不是歌詞本身,但寫法容易引起誤會,讓您期待落空,很抱歉。我在這裡將歌詞和曲譜的圖檔同時貼出,供有興趣的讀者參考。我手邊有〈鄭成功〉歌曲的音檔,是日本某個兒童合唱團演唱的,非常好聽,明亮、輕快、昂揚,充滿進行曲的元氣。很可惜,由於牽涉到智慧財產權問題,不能放到網頁上,但我上課時曾放給學生聽,反應不錯。您若有興趣,可上日本網頁蒐尋看看。另外一個方式是,喜歡日本老歌的朋友可以合力製作音檔,上傳到You Tube讓大家一起來欣賞。最好找兒童合唱團來演唱,比較能傳達「兒童唱歌」的時代感和童心。

%e9%84%ad%e6%88%90%e5%8a%9f%e6%ad%8c%e8%ad%9c-1

%e9%84%ad%e6%88%90%e5%8a%9f%e6%ad%8c%e8%ad%9c-2

        以下是完整中文翻譯。這首歌雖然是第五學年(相當於國小五年級)的歌,歌詞用日本「近代文語」(日本近代文言文)寫成,如果只懂現代日文,不是很容易看懂。戰前臺灣公學校「國語」(日語)課在第四學年就開始教文言文。我的翻譯可能不盡準確,敬請方家指正。由於時間有限,中文翻譯無法細心斟酌,先將「粗譯」提出來,見笑了。我在〈海洋之子鄭成功〉中將前三段歌詞譯成白話,現調整為文言,以配合原文的文體。

koxinga001

koxinga002

鄭成功

一、啊,勇哉,國姓爺

鄭成功之功績喲

君之父名為芝龍

母係平戶田川氏

二、朱姓之命運傾頹

中原殆遭攻占

南境之僻隅

僅得保餘喘

三、平居 國之滅亡

何能坐視不救

鄭氏一人拔身而起

募集義兵以戰

四、大廈終傾覆

    一木當圖撐

    遭大舉攻來之敵軍

    痛擊而敗

五、縱令社稷倒

    不食首陽粟

    堅誓如是 遂渡

東海臺灣島

六、驅逐紅毛人(荷蘭人)

    築砦突城

    儲備兵器米糧

    惟待時之至

七、哀哉天不假

此人齡 一朝

十七年之艱難

化作泡沫矣

八、志業雖終不遂

    明治聖朝御光中

    君之功勳顯揚

    開山社頭月皎潔

(開山社,指祭祀鄭成功的開山神社。)

        其次,回答網友Icarus關於「殖民遺產」的問題。當前的臺灣社會對殖民時期所留下的事物,比起以前〔主流論述〕一概視為負面,在態度上顯得相當開放多元,這是很令人期待的發展方向。從社群或個人的主體性出發,沒有人會肯定殖民統治,但是殖民統治留下來的東西,未必一定是負面的,如何評估,就是作為當前臺灣社會之主體的我們,所面臨的課題,我們必須透過知性的究明工程,以及相互論辯和對話來達成共識;若暫無共識,也沒關係,就讓它當作一個等待被重新理解和評估的對象。「去殖民」是一條漫長的路,它也是我們重建主體性必經的途逕。「去」不是「丟掉」或「切割」,「去」是作為主體者對被剝奪主體性的過往歷史的自主性反省和創造性轉化。

殖民者在臺灣的建設,例如嘉南大圳,比較沒有疑義,是正面的遺產。許多殖民地建築,戰後繼續使用,時間已經超過日本時代,承載著戰後幾代人的記憶,我們沒理由輕易拆除它們。例如臺灣大學的建築,是臺北帝國大學的,也是臺灣大學的,更是臺灣社會的──比起殖民時代的帝大,臺大更屬於臺灣社會。我現在的研究室就在文學院,它是臺北帝大最早的建築之一,它讓我想起帝大的教授,戰後的史學界老前輩,以及莫那魯道的遺骨曾寂寞地被置於土俗人種學標本陳列室的玻璃櫃中。有歷史的建築,提醒我們「空間的時間深度」;也提醒我們,如果我們要讓新建築有持久的生命,就必須付出心血和努力,否則,後人不會感受到它的好用和美好。

桃園地方政府將虎頭山的神社「恢復原狀」一事,我不清楚,也沒到過現場參觀。我想,神社比較難視為「正面的殖民遺產」,但是,若能透過這個復原,引發人們對殖民地歷史的興趣,甚至想了解何謂神社,及其在日本時代所扮演的角色,那麼,也不能說毫無意義。我個人認為,發展觀光的同時若能將教育「夾帶」進來,可以豐富我們的生活。

至於郭雪湖的畫〈圓山附近〉,雖然他繪畫的當時可能主要想描繪「神宮聖地」,今天臺灣神社已不在,但是郭雪湖的畫仍然能感動我們,這難道不是我們要珍惜和繼承的藝術遺產嗎?

如何看待殖民時代的遺產,是臺灣社會很重要的課題,在開放多元的社會,我們有時必須保守一點,如果不明白如何看它,那就讓它先存在再說吧。或許文化資產保存法可增加「殖民時期遺物」這一分類,那樣就可將不是明顯可視為「遺產」的東西納進來。

簡單回答如上,思考尚不成熟,請多多包涵。

敬祝兩位

健康平安

                                                                                                                周婉窈 敬上

                                                                                                                 2010/08/29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相關訊息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敬答網友Icarus與小小

  1. 小小 說道:

     感謝周老師的回覆,
    我是在無意中逛到此網站,也正好對鄭成功的事蹟,有點興趣,想了解一番,
    想不到這是一年多前的文章,看後,有完結,但是沒結尾的感覺。
    因此就隨便回應一下,也不指望有回答下文,但是沒想到竟然那麼快就有了回覆,
    不但令人吃驚,而且對周老師日文造詣之深,更是令人讚嘆、佩服!
    我是過路客,不敢著墨與老師討論任何東西,只是把妳對讀者重視之心,
    在此恭敬的達謝意而已,謝謝妳的翻譯。
    感激之情,溢於言表。祝妳
    一切平安順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