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園到青田街:黃天橫夫婦訪談小記(下)

固園到青田街:黃天橫夫婦訪談小記(下)

陳昀秀

20095月黃先生夫婦約王世慶先生和周老師一起用餐。陳瑳瑳女士談起他與日本人一起求學的經驗,實在非常有趣。陳女士說他以前在大稻埕就讀建成小學校,雖然大家年紀都還小,但還是有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的歧異和排擠。不過陳女士又進一步指出這樣的歧異態度,比較容易表現在父親的職務是警察或是鐵路人員等公務員的日本同學身上,至於社會地位比較高的日籍同學則比較不會欺負臺灣籍的同學。陳女士說,當時不是僅有臺灣人和日本人的區別,在求學過程中陳女士覺得最被看不起的是琉球人。由於琉球人看起來黑黑的,社會地位也比在小學校就讀的臺籍學生低,所以常被看不起,在小孩子的世界裡隱約有階級的排名:日本>臺灣>琉球。(陳瑳瑳女士表示,日本人、臺灣人和琉球人之間的關係只是就他自己的求學經驗而論,在一般的臺灣社會中並非都是如此。)陳女士認為這是因為小孩子不懂事,因為大家長大之後這樣的情形就越來越少,加上臺灣小孩會唸書,不但不會被欺負還會受到日籍同學的尊重。就讀臺北州立第一高等女學校(現今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北一女]之前身)的陳女士,覺得高中時期臺、日人之間的界線比較模糊,僅有部分能力不足的日籍老師隱約有著殖民者的驕傲,例如體育老師。由於體育科目的評分不像一般科目有正式的評分方式,所以老師可能會給臺灣學生比較低的分數。這段談話,其實非常有意思,讓我們可以更深層地思考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單一的,而是受到兩者之間社會階層的相互影響。以同樣的問題詢問黃天橫先生,黃先生就表示他從來沒有「被欺負」的感覺。

青田街20100201之1

曹永和老師和黃天橫先生談話神情(周婉窈拍攝)。

先生目前居住於青田街,談起青田街,才知道原來這條街的背後也有著許多的故事。在第一次訪談時,黃先生就說他們家的公寓,在日治時期是臺北帝國大學土俗人種學講座移川子之藏教授的住處。青田街在日治時代稱為「昭和町」(今和平東路、溫州街及青田街一帶),當時是臺北帝大教授的聚居處。婚後居住在青田街的陳女士到現在還都定期參加「昭和町會」,現在每年都固定會在東京聚會。「昭和町會」,是由許多當時任職臺北帝大日籍教授的第二代所組成的社團。 陳女士表示「昭和町會」的成員居住在這裡時只有五、六歲,現在則都已經七、八十歲了。過去六十年大家都沒有聯絡,但是透過社團的定期聚會,六十年後大家得以重聚,寫故事,找朋友。許多日籍教授的第二代看到自己小時候居住的地方,都流下了眼淚,因為對他們來說,小時候在昭和町的住處等於是童年回憶中的故鄉。 陳女士認為,當時住在昭和町的孩子,因為左鄰右舍的長輩都是臺北帝大的教授,身家條件相近,所以小時候的生活猶如在天國一般。 黃先生之所以能確定他們的現住所曾是移川子之藏教授的住處,便是因為移川教授的女兒來臺灣找尋故居時,指認出公寓前面的麵包樹,才確定自己小時候的住處應該就是這裡。 黃 先生說日本的房子都是木造的,壽命僅約四十年,所以附近很多房子都改建了。沒有改建而被保留下來的日式建築,在日治時期都是帝大教授的私宅;有些房子在終戰之前,日本人就賣給了臺灣人,例如移川子之藏教授的寓宅;未經過買賣轉移的寓宅,在戰後則由國民政府接收帝大財產的接收大員等人士居住,後來又陸續由學校配給其他高級教職員居住,所以未被「積極」地改建處理,因此得以留存至今日。[1]

青田街20100201之2

曹永和老師和陳瑳瑳女士談話神情(周婉窈拍攝)。

(New)黃府合影100201.JPG

曹永和老師和黃天橫夫婦合影(黃隆正先生拍攝)。

2003年開始,政府有意回收這些日式住宅,因而青田街的現居者們組成志工,展開「再造青田歷史街區」的活動。[2]黃先生打趣的說,青田街過去日本人住宅位置圖之所以能拼湊得出來也許是陳女士居中連繫功勞不小。例如陳女士有位北一女的同學厚東(舊姓足立)洋子女士,父親在日治時期是臺北帝大微生物學的教授,其外公是戰時日本最後一任首相鈴木貫太郎(在職194547817)。憑藉同窗的關係,陳女士因此開始跨海聯繫日籍教授第二代子女的工作。

歷史究竟有什麼用處?與我們之間的關係又是什麼?身為一個歷史系的學生和研究者,除了鎮日窮索於史料、古籍、文獻之外,口頭訪談其實更能使人深刻地感受到歷史確實存在的經驗。感謝 周婉窈老師給我們大家一個訪談長者的機會,以此拉近我們與長者生活經驗的距離。不論是訪談 曹永和 教授、黃天橫夫婦還是鍾逸人先生,聽他們談話除了享受聽故事的興味外,也讓我感覺到「歷史」在生命裡所留下的刻痕。(全文完)

本文寫作過程中,非常感謝黃天橫先生、 陳瑳瑳女士以及黃隆正先生(黃天橫先生二子)細心的閱讀文章和指正,並給予許多修改的建議。

附表:黃欣、黃溪泉子女和臺灣著名家族聯婚略表(周婉窈老師整理)

                黃天驥(六男),即黃靈芝,日本語詩人

        楊素月

    黃灼華(長女)

黃 欣

        楊必得(楊鵬搏家族、蔡法平、許丙族親)

黃阿嬌(二女)

陳紹馨(陳定國、黃純青家族)

        婉華(三女)

        蔡西坤(臺籍司法官)

    黃天縱(長男)──黃美幸(長女)

高雅美(高再祝女兒、高慈美之妹;高天成之堂妹、高俊明之堂姐。高天成娶林獻堂女兒林關關;高慈美夫婿李超然係李春生之曾孫。)

黃天橫(二男)

陳瑳瑳(板橋林家林熊光系總管陳振能女兒)

黃天鐸

吳碧霞(吳海水女兒)

黃溪泉

黃荷華(長女)

林益謙(林呈祿之子,曾任曾文郡郡守、臺灣總督府財務局金融課課長、東方出版社董事長)

黃端華(二女)

潘家欽(高雄潘致祥、陳啟川家族)

黃京華(三女)

莊維藩(臺籍奏任官,曾任新營郡郡守,農復會技正)

黃菖華(四女)

辜振甫(辜顯榮五男)

黃德華(五女)

        吳新英(吳拜家族、吳三連族親)


[1]感謝黃隆正先生,細心解說其間的因果關係。

[2]關於青田街的街區歷史,可參考游雲霞編,《青田行走》,200712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訪問鄉前輩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