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二○○九年「海洋史沙龍」相關活動之感言

參加○○年「海洋史沙龍」相關活動之感言

郭婷玉*

編按:「臺灣與海洋亞洲」研究計畫自前年起,每年舉辦三至五次「海洋史沙龍」,並敬備神秘小禮物致贈參加三次沙龍的來賓,今年由郭婷玉同學獨得。郭同學不只出席沙龍講演系列,並全程參與去年十二月本平臺舉辦的國際研討會,工作團隊深受鼓舞,謹此誌謝。

  做為一個外校生,筆者最初是因為自慚所知有限,才於偶然機會下開始參加「海洋史沙龍」這一系列的座談活動,亦在一次次參與過程中得到許多啟發及收穫。首先,感謝平台負責人與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所的學長姐,在過去一年之中舉辦多次相當有意義的演講活動,嘉惠許多學子。再者,也感謝諸位主講者,願意在百忙之中,抽空講解臺灣史及海洋史的研究趨勢與可能的研究題材,開拓了學生們的研究視野與眼界。去年1231參加完2009年最後一次座談會「紀錄片觀賞與討論GaYa1930年的霧社事件與塞德克族》後,承 蒙周 老師告知筆者為「2009年海洋史沙龍神秘小禮物得主」,並致贈一本由與談人邱若龍導演著作並簽名的《霧社事件》,實在備感榮幸。本著感謝之心,在這裡獻上一些有關去年參與海洋史沙龍活動的感想,如有記憶錯誤或錯言之處,還請賜教。

邱若龍 霧社事件 封面009.jpg

「神秘小禮物」揭曉!邱若龍,《霧社事件──台灣第一部原住民調查報告漫畫》(第二版),玉山社,2004

  2009420日,陳國棟老師主講〈馬尼拉大屠殺與李旦出走日本(1603-1607)〉,主要從岩生成一於1931-1932年間曾在英國抄錄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檔案資料,推算李旦應是在1607年抵達日本,再延伸到李旦離開馬尼拉來到日本之原因,以及李旦若於1607年抵達日本,他與1603年的馬尼拉大屠殺事件又有何關聯等問題。針對這些疑問, 陳國棟 老師由1603年馬尼拉大屠殺事件之後的東亞海域局勢切入,推測李旦可能是馬尼拉大屠殺事件的倖存者之一,大概在16051606年之間獲釋,再被西班牙人丟上排櫓船(galley)充當划槳手。之後,他在參與1606年西班牙人征討摩鹿加的戰役後被釋放,並於1607年投奔日本的(義)兄弟歐華宇(Whaw)。[1]從這邊也引出許多討論:像是李旦在馬尼拉是否具有首領地位?17世紀歐洲人在亞洲各地從事殖民、貿易時,與當地各族群之互動關係等。

  接著,525劉序楓老師演講〈傳承與發展:日本近年的海洋史研究概況〉,介紹了日本的海洋史資料收集與研究傳統、該項傳統和海外擴張政策之關連,以及戰後日本海洋史研究的重點轉化與現今趨勢等。此外, 劉 老師也以之對比臺灣的海洋史研究,指出臺灣學界的海洋史研究,大多屬於單打獨鬥,不似日本有眾多的學會、研究會等組織,實為缺憾。因此, 劉老師由此次演講介紹之日本海洋史研究經驗,期望海洋史沙龍能作為學術社群凝聚的開始,配合政府挹注更多的經費,將各處的研究人力集中,激發出更多學術火花。[2]

邱若龍 簽名款式010.jpg

邱若龍先生簽名款式之一。

  在接近年底時,筆者也有幸參與124-5日舉辦之「臺灣與海洋亞洲國際學術研討會」,聆聽來自臺灣、日本、韓國等地的學者,各自就17世紀歐洲國家在亞洲拓殖行動與臺灣之政經互動,日本時代盟軍戰俘與臺灣的關連、公學校學歷之社會意義、圍繞東沙島主權的日中爭議,以至戰後原住民對「殖民統治責任」的解讀等,橫跨十七至二十世紀、範圍遍及臺灣、韓國、東南亞等議題,進行深入探討與廣泛的學術切磋。最後,即是文章開頭談到1231所舉行之紀錄片觀賞與討論《GaYa1930年的霧社事件與塞德克族》,透過實際參加霧社事件者及其後裔之記憶傳承,導演從賽德克族「GaYa」信仰、原住民出草習俗、日本時代山地行政問題與原住民各社間利益糾葛等角度切入,提供我們一個不同以往的歷史解釋角度。

  經過以上回顧後,筆者感覺到,透過參加「海洋史沙龍」之系列活動,過去一年彷彿經歷了一趟穿越四百多年時間,跨越臺灣、日本、韓國、東南亞等地,有關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類豐富議題的歷史旅程。知識淺薄如我,如果不是參與這些兼具深度與廣度之學術饗宴,不會開始思考;過去我對臺灣史的思考確實大部分局限在中央山脈以西的臺灣及其西部的中國大陸,未曾考量到中央山脈以東往太平洋方向,有著更廣闊之海洋與人群的互動。同樣地,亦可能就此忽略,相對於日本、韓國關切「文明、歷史與大海」的熱切程度,臺灣之教育系統對「海」較傾向封閉而狹窄的態度,偏重於連結陸地與漢人文化之發展趨勢,使我們常無法從立足臺灣、連結亞洲各國的角度,思考過去如何影響現在與未來。海洋,是臺灣歷史、文化的重要成分之一,它不僅為這個太平洋上的小島帶來荷蘭、西班牙、明鄭、清國、日本等統治者,及其引入之政權更迭、經濟貿易、社會發展、文化與文明紮根,也讓臺灣跟生活、生根在這塊土地的人們和世界各地之人事物產生連結,同時提供過去、現在、未來的「臺灣性」延續之養份。

  要之,藉由參與過去一年來的海洋史沙龍活動,筆者重新認識到臺灣的「海洋文化」面向,也學會開始跳脫以往局限於陸地或與中國地區政權互動為主的漢人歷史脈絡,轉身面對太平洋、將臺灣放在亞洲乃至於世界範圍中,更為廣泛地尋求任一歷史互動之可能影響因素。我想,這也就是 周 老師跟「海洋史沙龍」團隊透過舉辦一系列氣氛輕鬆卻又不失深度的學術座談活動,所希望達到的連鎖效應之一吧!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

[1]座談詳情參考劉育信,〈海洋史沙龍會場素描──李旦與1603年的馬尼拉大屠殺事件〉,「臺灣與海洋亞洲」部落格(2009.05.24)。

[2]座談詳情參考陳昀秀,〈海洋史沙龍會場素描──傳承與發展:日本近年的海洋史研究概況〉,「臺灣與海洋亞洲」部落格(2009.06.25)。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海洋史沙龍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