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與海洋亞洲國際學術研討會素描

臺灣與海洋亞洲國際學術研討會素描

翁稷安整理

20091245兩天,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臺灣與海洋亞洲研究領域發展計畫」於臺北福華國際文教會館,舉辦「臺灣與海洋亞洲」國際學術研討會。這次會議可說是本計畫自2008年春天執行至今規模最大的活動,同時也是最具挑戰性的工作。本次研討會共計有十四位國內外研究者發表論文,其中黑田明伸(日本)、中村平(日本,於韓國任教)、河世鳳(韓國)三位外國學者。主持人和評論人方面以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研究中心海洋史研究專題中心的教授為主力,加上幾位相關領域素富盛名的學者。議程安排上,共分五個場次,另有座談會和綜合討論各一場,邀請到七位學者與會。此外,以實歲算,2010年是曹永和教授九十大壽之年,這次研討會另有一附帶任務,亦即於第二天會後為曹老師安排一場暖壽茶會。

第一天 (3).JPG

 臺灣與海洋亞洲國際學術研討會會場全景。

第一天 (2).JPG

曹永和老師致詞,揭開研討會序幕。

%e7%ac%ac%e4%b8%80%e5%a4%a9-15

研討會主辦人周婉窈老師。

本會議在 曹永和 老師和甘懷真主任的致詞下,揭開序幕。第一場論文發表,由 劉序楓 教授擔任主持和評論,發表者及論文分別為 陳宗仁 教授〈博克舍抄本中的雞籠人與淡水人〉與李毓中先生〈「建構」東亞:博克舍抄本(Boxer Codex)裡的臺灣與海洋亞洲〉,內容集中在《博克舍抄本》(Boxer Codex)這份由Charles Boxer教授在1950年時所挖掘出的史料。 陳 老師的文章以手稿中「Cheylam雞籠」、「Tamchuy淡水」兩張圖像為例,討論這份史料中的圖像和實際歷史間的關係,亦即是在怎樣的歷史脈絡和情境被繪製流傳。對比同時期的明代紀錄,報告人指出關於雞籠、淡水的敘述和圖像似乎構成一套知識體系,承接自福建船商、水手的認知,再加入西班牙人的關注和想像。 李毓中 先生的文章則從整體的角度對「博克舍抄本」進行廣泛的討論,包括這份馬尼拉手稿的發現經過,並以地理區塊的劃分,對全書的內容做細緻的分析。在做結語時,報告人指出博克舍抄本的特殊性和價值在於它留下了關於十六、十七世紀東亞海域最完整的圖繪資訊,並紀錄了閩南人和西班牙人之間資訊交流的痕跡,亦可見得明代類書對海外的影響。

第一天 (10).JPG

研討會第一場發表人:李毓中(左)、陳宗仁(右),主持人:劉序楓(中)。

第一天 (11).JPG

陳宗仁老師發表論文。

第一天 (13).JPG

李毓中學長發表論文。

第二場則由 李東華 老師主持, 張增信 教授負責評論,發表者及文章分別為 邱馨慧 教授〈近現代臺灣與海洋亞洲的荷蘭語學習初探〉、 方真真 教授〈1686年馬尼拉華人慘案的分析〉,以及查忻先生〈荷蘭改革宗教會與十七世紀臺灣殖民地社會〉。 邱馨慧 老師的文章以十七、十八世紀,在荷蘭東印度公司所屬的海洋貿易和殖民地區裡,推動在地人士學習荷蘭語的過程,並進一步處理在荷蘭東印度公司進行海外擴張時,荷蘭語所擔任的角色。該報告勾勒出荷蘭語,在亞洲相關區域傳佈時複雜而多元的現象,並成為相關海域後繼語言的重要遺產。 方真真 老師的文章指出,十七世紀於西屬菲律賓共發生1603163916621686年等四次屠殺華人事件,除1603年首次屠殺事件外,皆尚未被深入探討,本文即大量使用西班牙相關文獻資料,分析1686年的慘案。該次慘案的成因除人口增加所帶來的社會問題外,1685年的後期氣候的變化,造成民生物資的缺乏、物價的高漲,直接衝擊底層華人的生活,加速了華人群起的暴動。這次屠殺之後,華人的損失和死傷較前三次為輕,隔年赴馬尼拉的華人依舊眾多。 查忻 先生的文章則跳脫傳統臺灣基督教史研究,從教會內部事務切入的取向,透過檔案資料,重建十七世紀臺灣的荷蘭改革宗教會與當時殖民地社會間的互動。文中特別著重於大員小會對原住民生活中的道德規範,而教會道德戒律的執行,是否需要因地制宜,便成為教會與殖民地人民、教會內部十分重要的問題。

研討會第二場發表人:查忻(左)、方真真(右二)、邱馨慧(右一),主持人:李東華(中),評論人:張增信(左二)。

第一天 (19).JPG

查忻學長發表論文。

第三場研討會由張彬村教授擔任主持及評論的工作,發表的文章分別是黑 田明伸 教授的”Song Coins and Spanish Dollars: Taiwan in the Global Monetary History”、 李文良 教授的〈「立大清旗,奉萬歲牌——朱一貴事件時的「萬歲聖旨牌」與地方社會〉,以及 湯熙勇 教授的〈20世紀初期東沙島的主權歸屬問題——中國與日本的爭議〉。黑 田 教授的報告(他沒提「文章」),透過當時在臺灣及東亞海域廣泛被的使用的宋代錢幣和銀元之間的對換,尤其是其所形成的流通循環,對東亞海洋貿易的影響。 李文良 老師的文章旨在討論1721年朱一貴事件中,「皇上萬歲聖旨牌」如何成為廣東籍移民的自我象徵,變成凝聚族群認同的重要工具。經由對地方志的爬梳, 李 老師指出萬歲牌的存在,表現了地方社會和王朝間的關係,而宗教寺廟的爭奪、信仰內容的重構,更成為地域社會不同力量對抗的縮影。 湯 老師的文章則以1907年東沙島事件中,中日雙方對南海中島嶼歸屬和主權的認定,討論清政府對海疆的認知不足,新興「帝國」日本對自我角色的認定。並勾勒出臺灣與東沙島間的歷史關係,因而東沙島事件受到臺灣人民高度的重視。在中日主權之爭暫告一段落後,中法之間對南海島嶼的爭奪卻未曾中止,南海風雲正方興未艾。

 第一天 (23).JPG

研討會第三場發表人:湯熙勇(左一)、李文良(右二)、黑田明伸(右一),主持人兼評論人:張彬村(左二)。

 第一天 (22).JPG

黑田明伸教授發表論文。第一天 (24).JPG

李文良老師發表論文。

第一天 (23).JPG

張彬村老師用英文評論黑田明伸教授的論文。%e7%ac%ac%e4%b8%80%e5%a4%a9-26

湯熙勇老師發表論文。

第四場則集中在日本統治下的臺灣,由濱島敦俊教授主持, 林蘭芳 教授進行評論。發表的文章為 呂紹理 教授〈臺灣肥料小史〉、 鍾淑敏 教授〈將軍們的試煉——二戰期間的盟軍高級戰俘〉,以及許佩賢教授〈日治時期「公學校畢業」的社會史意義〉。 呂紹理 老師的文章集中在化學肥料這項被譽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發明的產品上,其技術成為二十世紀初各國爭相競逐者,本文即在討論當日本以亞洲最重要的化肥生產國崛起的同時,作為日本米糖最大供應地的臺灣於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試圖回答日本近代化肥工業的擴張過程,是否和臺灣殖民時期農業的改良有連動的關係;另外,臺灣農民對化肥的大量使用,除了被動的接受殖民政府「勸導」外,是否還有其他的因素於其中發揮作用。 鍾淑敏 老師的文章,則敘述了一群境遇獨特的西洋人,他們是盟軍的高階將領,於太平洋戰爭期間被日本所俘虜,在勞動力需求等諸多考量下被移送至臺灣,文中詳盡挖掘出他們當年在戰俘營中所遭受到的不公對待;以及被視為加害者一方的日籍管理人員,個人心態上的複雜與恐懼。 許佩賢 老師的文章則從公學校學生畢業後的出路切入,思考在臺灣開始都市化、產業化的日治時期,殖民政府所引進的近代學校體系,是否能配合社會發展,提供臺灣民眾足以在社會立足的就業機會,藉以重新審思日治時期新教育的社會意義。在初步探討後,作者認為殖民政府雖提供了近代教育機構,但社會卻沒有相對應的配套,不僅再往上升學的機會有限,社會也無法提供合適的就業環境,「公學校畢業」並無法提供在謀職時「學歷的權威性」。

 %e7%ac%ac%e4%b8%80%e5%a4%a9-27

研討會第四場發表人:許佩賢(左二)、鍾淑敏(右二)、呂紹理(右一),主持人:濱島敦俊(中),評論人:林蘭芳(左一)。

 

最後一場研討會在五日上午進行,由 辛德蘭 教授主持及評論,共計三篇論文,分別是中村 平 教授〈圍繞原住民泰雅民族重層性去殖民之課題:殖民統治責任與暴力「記憶的分有」〉、陳偉智學長〈「可以了解心裡矣!」:日本統治時期臺灣「民俗」知識形成的一個初步討論〉、河世 鳳 教授〈韓國近年的海洋史硏究槪況〉。中村老師的文章討論臺灣原住民「重層(或多層)去殖民性」的問題,在比對臺灣原住民菁英分子去殖民的主張,以及2000年之後原住民委員會所擬定的泰雅族自治制度計畫,作者指出臺灣原住民去殖民議題所具有的普世意義。特別透過其戰後日本世代的身分,將臺灣原住民問題,提升至更高的理論視野。 陳偉智 先生的論文則以日本殖民統治下,站在第一線與臺灣民眾接觸的警察(旁及法院關係者),在維持殖民地社會的法律與秩序的同時,如何在調查和執法過程中,非意圖地創造出臺灣的「民俗」,藉以探討殖民者對於殖民地文化知識的生產與建構機制。除說明「文化」在歷史脈絡下被建構的過程外,也突顯了臺灣人民從知識客體到主體的「反抗」,漸次建立由自身出發的民俗解釋,反映了日人和臺人、殖民者和被殖民者間複雜的自他關係。河世 鳳 老師的文章則回顧了近年在韓國已成顯學的海洋史研究,特別是在古代史方面,並修正了過去韓國追隨明朝推行海禁的刻版印象,指出了朝鮮王朝在執政初期對海洋開發與認識的積極態度。在近代史方面,則由漕運業和近代海運業的發展,尋找近代資本主義的跡象,顯現了「近代化論」的角度。文末作者指出,韓國海洋史研究應跳脫民族主義傾向,從東亞整體視角出發的必要性。

 第二天 (5).JPG

研討會第五場發表人:中村平(左一)、河世鳳(右二)、陳偉智(右一),主持人兼評論人:辛德蘭(左二)。

 


河世鳳教授發表論文。

第二天 (4).JPG
陳偉智先生發表論文。

以上為各場的大致發表情況,在各場評論人精闢的討論與現場來賓踴躍的發言下,幾乎每篇論文都受到十分熱絡而深入的討論,可惜受限於篇幅,無法在這篇短文中一一詳列。這些建議和思考,相信都會提供每位發表人日後進行修改時,極大的助益。

%e7%ac%ac%e4%ba%8c%e5%a4%a9-10
座談會與談人(由左至右):呂紹理、張炎憲、杜正勝、濱島敦俊,主持人:甘懷真。

座談會的部分,則是在甘懷真主任的主持下進行,引言人分別是濱島敦俊、杜正勝、張炎憲、呂紹理四位教授。濱島老師的發言,勾勒出中華帝國和海洋之間兩次的結構性變化,分別是十六世紀中期至十七世紀中期,即明代後期,在人口壓力的推力下,人民開始向海洋發展,形成一種背向中央的離心發展,和以科舉功名為中心,面向中央的向心發展,構成了影響中國歷史發展的兩股力量。第二次的結構變化,則是由二十世紀末至今,即我們所能親眼目睹的變化,同樣在人口壓力,以及國家政策和軍事的推動下,中國將重新界定自己和海洋世界之間的關係,未來將如何發展,是每個研究者都必需關注的議題。 杜正勝 教授則指出 曹永和 老師的臺灣史研究中,所呈現的海洋觀點,是種海洋的臺灣史,打破了過去只從中國大陸的角度思考臺灣的局限,反映了 曹 老師來自臺北帝國大學的傳承。 杜 教授勉勵在場的後進:當我們繼承了 曹 老師豐碩的研究成果,必須時時思考未來能再突破的方向,在從陸地思考臺灣史和從海洋思考臺灣史,這兩股必然並存的研究取徑中,突顯出海洋觀點的重要和優勢,以維持研究的多元和豐富。更重要的,要從制度面上予以規劃,即從教學的角度去思考,要培育海洋史研究的後繼人才,該給予那些必要的支持和安排。 張炎憲 教授則提醒大家現實和研究之間的關係,學術必然會受到現實環境的限制,故研究者不能只關注象牙塔裡的種種,而忽略了外在社會的變化。 呂紹理 老師則提供了自己對臺灣史研究的觀察,一是宏觀的角度,諸如「東亞」、「海洋」等關鍵字的提出,企圖跳脫過去臺灣史研究的限制,帶來全新的取徑和方法。在微觀的趨勢上,個人私領域日漸受到重視,各式各樣日記和回憶錄被挖掘出土,並開始注意各地域社會的發展。 呂 老師也從教學者的角度,思考如何透過學科建制,給予後繼研究者足夠的資源,要達成這個目標,進行學科史的回顧可能是非常重要的起點。

濱島敦俊老師以中華帝國的離心與向心為本次座談會作引言,引起現場熱烈的討論。

四位教授的引言,引起現場熱烈的討論,辛德蘭和黃富三兩位老師都針對濱島教授的論點,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辛 教授指出「向心」和「離心」的認同間往往複雜而糾葛,在進行結構式的解釋時,兩者間的共存關係,不能輕易加以簡化。 黃富三 教授則提出「中心取代論」的說法,以擺脫近代國家式的思考;他認為在傳統天下觀的世界裡,所謂的中心是可以不斷被置換,是種多重且「彼可取而代之」的關係。 黃 老師也提到臺灣內部的複雜性,與其視為難題,或者該換種心態,當作研究者豐沛的資源。最後,則是語言的問題,與會者都一致贊成語言的學習是進入海洋史研究領域最根本的要件,卻也是最艱難的前提。除了影響東亞海域各大國的語言之外,東亞、東南亞等亞洲各國自身的語言也是不容忽視的工具, 黃富三 教授便對此表示憂心。此項難題該如何加以克服,是所有教學者不容迴避的,或許跨國合作是一條可考慮的方式。 呂紹理 老師更進一步指出在目前學科體制中,能提供的資源十分有限,他也特別提醒,學生不能只被動的依靠客觀的環境,必須要有自己主動的意願和決心。 張增信 教授則從個人的經驗出發,認為從事海洋史研究真的是條十分孤獨而辛苦的選擇,對有心於此的學生,若要求在語言上能快速進入,直接從拉丁文著手可能是不錯的辦法。 杜 老師也贊成學習東南亞各國語言的重要性,如果不在這環節進行補強,未來海洋史的研究就不會有真正的突破,教學者還是要肩負起進階規劃海洋史教學的責任。

李文良老師談及其就讀臺大時期修曹老師課時的點滴。

最後的綜合討論,不限題目,除了對臺灣與海洋亞洲相關議題的看法,並讓與會的學者分享自己 和曹永和 老師相處的種種,為暖壽活動揭開序幕。綜合討論的主持人為 周婉窈 老師,引言人分別為陳國棟、鍾淑敏、李文良三位老師, 曹永和 老師並親自到場。 陳 老師指出海洋史在學術整合上的重要性,並勾勒出臺北帝國大學在海洋史研究上的師承,以及曹永和「臺灣島史概念」和Ludwig Riess之間的傳承,可惜這傳承後來中斷了,在臺灣大學歷史系只靠 曹永和 老師一人維持。 鍾淑敏 老師感性又幽默地回憶了學生時期修讀 曹 老師日文史學名著的情形。 鍾 老師笑稱當時他們這群來自不同學校不同系所的學生,如何充分「壓榨」老師,在課堂的時間外,經常趁假日前往老師家拜訪,接觸到很多難得的史料;在 和曹 老師的學習過程,有幾件事令 鍾 老師印象深刻,一是 曹 老師曾出示自己當年前往荷蘭一字一句抄寫檔案的手抄稿,勉勵 鍾 老師。二是 曹 老師至今仍時時保持凡事查閱字典的習慣;在資料整理上,採用類似圖書館式的管理, 李文良 老 師修曹 老師日文史學名著時,班上同學還請求老師於客外教導荷蘭文, 曹 老師都欣然接受,當今日自己也 成為 老師後, 李 老師益發感佩 曹 老師在教學上的熱誠。

第二天 (39).JPG
會後在福華會館替曹老師舉辦九十歲的暖壽茶會。

第二天 (34).JPG

曹老師致詞感言。

        張彬村教授是 曹 老師二十幾年的老友, 張 老 師將曹 老師和Charles Boxer兩位學者相提並列,認為他們兩位都在追求並獲得了知識上和精神上的圓滿。 曹 老師也現場回憶起自己和Boxer的交往,他們的初次見面遠在戰前Boxer還在擔任軍官時,在岩生 成一 教授介紹下初次認識。之 後曹 老師在另一次偶然機會,再度在東京相見。 杜 老師希望藉由這個場合, 談談曹 老師當年進入中央研究院三民主義研究所(後改名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今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的過程。 杜 老師回憶到當年陳昭南所長之所以會聘請曹老師,主要是已故的 康樂 教授大力推薦,事實上三民所會開始關注海洋史的研究, 康樂 教授也是重要的推手之一。這段過往, 杜 老師覺得有必要提出,不能讓 康樂 先生的貢獻被埋沒。 辛德蘭 老師則回憶自己進入三民所後,受到 曹 老師很大的照顧,並影響到了日後的研究方向。之 後辛 老師在推動中琉之間的學術交流時,亦受到來自 曹 老師許多的幫助。 張增信 老師的回憶則是一段令人拍案叫絕的往事。 張 老師自述研究生時期,以外校生身分赴臺大研究圖書館閱讀史料,在書庫睡著時曾受到任主任的 曹 老師「搥醒」;之後進行研究時,也 曾向曹 老師借得置放於主任室的圖書。透過老師們的回憶,很具體呈現出曹老師對學問的認真態度,不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學生都有著既感人又嚴肅的一面。兩天會議都全程參與的 張富美 教授,也藉此機會發言,她對戰後臺灣人在海外成為盟軍俘虜的事情深感興趣,期待臺灣史界有進一步的研究。

第二天 (37).JPG

暖壽茶會一景。

第二天 (36).JPG

暖壽茶會一景。

綜合討論告一段落後,會場外的廊下也已備好暖壽蛋糕和茶點,在一片歡樂的氣氛中,以及眾人歡唱生日快樂的歌聲中, 曹 老 師在甘 老師的協助下為大家象徵性的切下第一塊蛋糕,並感謝大家的祝福。致詞時, 曹 老師臉上的笑容,成為兩天會議最溫馨動人的一幕。曹老師說自己這幾年身體已大不如前,未來得要靠年輕的大家繼續努力。或許, 曹 老師的笑容所傳達的,不僅是一位老人的歡喜,更是一位前輩學者殷殷的期許吧。

更多照片可參考臺灣與海洋亞洲國際學術研討會會場集錦(一)、(二)。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曹永和先生相關文章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