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泉州考察紀行(二)

 

廈門、泉州考察紀行(二)

劉育信

2009626

一早,我們便前往「閩臺緣博物館」,受到楊彥杰館長熱情的款待。「閩臺緣」,顧名思義,展示的大多是強調閩南與臺灣之間的密切關係,以政治性話語而言,統戰意味頗為濃厚。該館為江澤民剪綵開幕的國家級重點博物館,積極於蒐羅閩南一帶許多碑刻、文獻等材料,即便只能取得副本(契字、族譜)或者仿製的贗品(如陶器、石錛),仍陳列於館中。當我們要離開博物館時,蒙楊館長贈送三本該館出版品,於此再次感謝他盛情的接待。

7.JPG

圖七:閩臺緣博物館入口一影。

爾後我們便前往「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同樣受到丁毓玲館長親切的招待。由於海交史博物館僅是市級博物館,經費相對來說較不充裕,導致該館的硬體設備相較於閩臺緣博物館,不免略顯陳舊。

8.JPG

    圖八:海交史博物館內展示之古中式帆船。

  然而,該館仍不愧為專業的海洋史博物館,館中許多古船模型,乃至對圖片的整理、解說都非常翔實精彩。對傳統中國海洋史有興趣的人,該館實為不可不來之地。丁館長表示,臺灣長榮海事博物館中展出的古中式帆船模型,皆借調自該館,也可見海交史博物館之專業水準。

      9.JPG

   圖九:泉州海交史博物館內「宋元時期泉州海外交通圖」之一部分。

雖然該館館藏甚豐且學術水準甚高,但難免疏漏,筆者於此指出其中一個小錯誤。上圖九乃該館所陳列的「宋元時期海外交通圖」,其中提到一地名「記施」(圖九紅圈處),此地應指波斯灣中的KishQish,漢文文獻中的「記施」、「怯失」等地名皆是指此地。而該館在此圖中將該地標記在阿拉伯半島上,應係錯誤,因此地應在波斯灣北側,亦即今天伊朗南方,濱古代波斯南方Fars省南方海岸的一座島嶼。在13世紀Hormuz興起並逐步壟斷波斯灣的對外貿易航線(尤其是對印度)之前,此地乃波斯灣中繁盛的港口之一。

海交史博物館另外一批重要的收藏品,就是泉州當地關於穆斯林商人或其他「蕃客」所留下的紀錄。該館對於穆斯林尤其重視,甚至另外闢建了一座新館專門展示這些墓碑與相關的材料。

10.JPG

    圖十:泉州海交史博物館內的伊斯蘭石刻。

筆者尚未能通解波斯文或阿拉伯文,但桑原騭藏在《蒲壽庚之事跡》一書中便已指出,阿拉伯人、波斯人有以其出生或居住地名入姓名的習慣。其實在波斯文中,有在末尾加上「i( ی)之尾音,將名詞轉形容詞用的文法。因此,如宋代文獻中提到的「施那帷」商人,對音應為「Sirafi」,即Siraf人之意。而上圖中所出現的宰桐尼(Zaituni),或可譯作「泉州人」。據桑原騭藏、Berthold Laufer等人的研究,「宰桐」(zaitun)乃阿拉伯文中橄欖之音譯(古波斯文音亦近此)。而Ibn BattutaMarco Polo等著名的中世紀旅人皆曾提及在當時的中國(Cathay)有一個叫做Zaitun的大港市,桑原騭藏認為此Zaitun即泉州。這個論點為目前歷史學術界所同意,就筆者目前閱讀過關於泉州的研究而言,如李東華老師及許多中國學者的研究,大抵皆同意,並沿襲桑原騭藏此說。根據此塊「泉州人」的墓碑,我們亦可感受當時穆斯林商人在整個印度洋世界甚至東進至東亞海域的熱絡樣貌。綜觀整體仍保存下來的墓碑,其碑文多為波斯文,碑文中的人名亦顯現可能為波斯人者占多數(據《泉州宗教石刻》一書),此現象則與前島信次的研究成果相呼應。

離開海交史博物館之後,我們便前往開元寺,觀看陳列於該寺的出土古中國船。在開元寺裡,我們發現寺中佛塔上有些特別的符號,長期研究南亞、東南亞藝術的John Guy曾對此寺建築進行研究,認為開元寺內除了該佛塔,一些樑柱亦皆有婆羅門風格的雕塑,這些都應是受印度南方注輦(Chola)的淡米爾(Tamil商人影響。[1]

隨後我們前往了泉州清淨寺,該寺乃一清真寺,買票入內後,可看見許多伊斯蘭教相關的波斯文石刻,還有明成祖諭示善待穆斯林的碑文(見下圖)。

11.JPG

    圖十一:泉州清淨寺內明成祖諭善待穆斯林的石刻,近年有重新復修。

    12.JPG

    圖十二:筆者於清淨寺一角留影。

走出清淨寺後,我們便前往位在清淨寺隔壁的(泉州通淮)關帝廟,不意於廟中見得一塊1819年(嘉慶二十四年)彰化生員林光夏所記之碑文,內容是嘉慶二十一年,林光夏目睹臺灣戲台上演員突然被關帝附身而寫下「將筆」的過程。該碑文非常有趣,可惜廟方不准許我們拍照,只得用筆抄下帶回臺灣。

奔波了一天之後,我們返回泉州市區用晚餐,蒙江先生友人指點,我們在用餐過後得以參訪、聆聽泉州市頗有特色的南管樂團表演。是夜,我們就浸沐在南管的樂音中,伴隨著茶香,放鬆了連日來的疲勞,也結束了本日的行程。

  13.JPG

   圖十三:泉州市內的南管表演。

                                                        未完,待續。

 


 

[1]可參考John Guy, Tamil Merchant Guilds and the  Quanzhou Trade. Angela Schottenhammer ed., The Emporium of the World. Maritime Quanzhou, 10001400.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國外參訪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