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筆記:參觀沖繩戰跡國定公園有感

琉球筆記:參觀沖繩戰跡國定公園有感

陳慧先 

    距離九月中和老師同學參訪琉球(沖繩)[1]參訪轉眼已過了二個月,看著同行夥伴陸續交出精采的感想,不免有些懊惱,當初怎麼會自告奮勇認領了這個似乎有些沉重的題材呢?有關「沖繩戰跡國定公園」[2]中兩個重要的紀念設施──ひめゆり平和祈念資料館」(姬百合和平祈念資料館)與「沖繩縣平和祈念公園」(沖繩縣和平祈念公園)。

    本次的「琉球行」,是我第二度到沖繩。一直以來對琉球(沖繩)僅有非常粗淺的認識,除了十五、十六世紀琉球王國與明朝的朝貢貿易、一八七四年的牡丹社事件,以及沖繩在二戰後受美軍託管等相關歷史片段外,大概就只剩下南方度假島嶼的刻板印象吧!由於前一次和家人參加的是以吃喝玩樂為主的行程,僅僅體驗到沖繩島「陽光、沙灘、海洋」的歡樂氣氛,這次透過探訪許多頗具歷史意義的景點,因而有機會了解到沖繩的另一個面向。在日本法政大學大浜郁子老師費心地安排下,我們參觀了「斎場御嶽」、「首里城」、「琉球村」到「姬百合和平祈念資料館」、「沖繩縣和平祈念公園」等十二個地方,猶如走入時空隧道,感受自十五世紀以來五、六百年間琉球的歷史文化。

  琉球的歷史大致可分為古琉球時期、十五至十九世紀的琉球王國時期,以及一八七九年併入日本後的沖繩時期。二次大戰後,日本於一九五一年簽訂「舊金山和平條約」將琉球群島交由美軍託管,直到一九七二年沖繩始「復歸」日本。

    著手書寫琉球遊記之初,便有個很基本的問題困擾著我,那就是:該怎麼稱呼這些座落於日本西南的群島呀?用「琉球(Ryukyu)」還是「沖繩(Okinawa)」好?以前老是模稜兩可地混著用,很少去考慮背後的意涵,只是偶爾會感到有些疑惑,在日本官方則半使用「沖繩」的今天,但為什麼在臺灣還是常見以「琉球」稱之呢?想了很久,決定採折衷的方式,除了第一次出現時兩者並用外,之後若指一八七九年「琉球處分」完成前的琉球,則以琉球稱之,若指一八七九年以後的沖繩縣則使用沖繩二字。

圖1  銘刻版與ひめゆりの塔,於圖片右下方。(林子超拍攝).jpg

 銘刻版與ひめゆりの塔,於圖片右下方。(林子超拍攝)

 

    本文接下來要介紹的姬百合和平祈念資料館、沖繩縣和平祈念公園,是以二十世紀以後沖繩的歷史為主軸,並集中在二次大戰對沖繩的影響。

姬百合和平祈念資料館

    這座資料館以「ひめゆり」(hime yuri)命名,是為了紀念被捲入沖繩戰爭而犧牲的沖繩女學生──ひめゆり學徒隊」(姬百合學徒隊)。ひめゆり」是「姬百合」一詞的平假名。一九四四十二月接受沖繩軍方看護訓練的女子學徒隊中,由沖繩師範學校女子部及沖繩縣立第一高等女學校學生所組成者,被稱作「姬百合學徒隊」。該名稱的由來,是因為沖繩縣立第一高等女學校的校友會誌名為「乙姬」、沖繩師範學校女子部的校友會誌名為「白百合」,當時為了將兩校並置,故分別擷取期刊物名中的「姬」與「百合」,合稱「姬百合」,到了戰後則多以平假名「ひめゆり」書寫。

圖2  ひめゆりの塔。(林子超拍攝).jpg

ひめゆりの塔。(林子超拍攝)

 

    一九四五年三月,由上述兩校學生及教師所組成的學徒隊共兩百四十人,被動員前往沖繩南風原陸軍醫院從事醫護工作。其任務除了協助正式的看護婦照顧傷兵外,也必須槍林彈雨中從事搬運食物和水、補給醫療器材、處理屍體等危險工作。隨著戰事愈趨嚴峻,同年六月日軍將學生隊解散。被解除任務的學生們,在失去軍方的保護後,部分受美軍戰火波及傷亡,有些人則因效忠國家的信念不願投降而自殺,總計共有二百二十六人在戰爭中喪失生命。

    一九四六月,傷亡者的家屬在南風原陸軍醫院第三外科壕溝外豎立數十公分高、刻有ひめゆりの塔」(姬百合之塔)的小型慰靈碑作為紀念;雖命名為塔,因戰後物資缺乏,形體並不大,目測僅有八、九十公分高。其後透過兩校校友積極奔走籌募資金,始有姬百合和平祈念資料館」的成立。該館於一九八九二十三日(當天為沖繩每年一次的慰靈日)正式開館,其目的是希望能將殘酷的戰爭經驗傳達給下一代,並祈求世界和平以撫慰不幸死於戰亂中的人們。

圖3  平和の火。(陳慧先拍攝).JPG

平和の火陳慧先拍攝)

    在沖繩島上,像「姬百合之塔」這樣的慰靈碑非常多,那是因為在一九四五年為期九十天的沖繩戰爭裡,沖繩軍民死傷共十二多萬人,相當於四個沖繩人便有一位死於該場戰事之中。「姬百合」的事蹟之所以較為突出,除了因為其傷亡人數較多外,兩校學生可說是當時沖繩女學生菁英中的菁英也是原因之一。戰後「姬百合的故事被改寫為小說,並多次成為電影拍攝的題材。「姬百合和平祈念資料館」中除了複製戰時南風原陸軍醫院壕溝病院的場景、透過倖存的女學生陳述戰爭的殘酷外,也重現了當年姬百合少女們在校園裡的青春歲月。

沖繩縣和平祈念公園

    沖繩縣和平祈念公園位於沖繩本島南方,該地為沖繩戰爭時戰事最激烈的地區。園區內除了沖繩縣平和祈念資料館外,周邊還設有「沖繩平和祈念堂」、「平和礎」(和平之基)與「平和廣場」(和平廣場)等設施,總面積佔地四十七公頃相當寬闊,約為臺大校總區面積的五分之二。其設立的目的是希望能藉此憑弔戰爭中的亡者、傳承戰爭經驗的教訓,並祈求世界和平。

    其中「和平之基」,是由一百多座屏風狀的黑石構成,上頭刻有在沖繩戰爭中喪生者的姓名,包括日本及其他國籍人士共二十四萬餘人,其中D-4黑石上列有三十四名臺灣出身者。「和平廣場」則設置在一處可眺望到大海的斷崖絕壁上,廣場中央點著「平和火」(和平之火,圖3),其火苗分別取自沖繩戰中美軍最早登陸的座間味村阿嘉島的火種、廣島市的「平和火」(和平之火)與長崎市的「誓いの火」(立誓之火)。「和平之火」的四周有淺淺的水流環繞,水底則繪有世界七大洋與五大洲的圖樣,富有深刻的意涵。

圖4  沖繩縣平和祈念資料館外觀。(林子超拍攝).jpg

 沖繩縣平和祈念資料館外觀。(林子超拍攝)

 

    沖繩縣和平祈念資料館(舊館)成立於一九七五年,是沖繩「復歸」後沖繩島上最大的和平紀念館,而我們此次參觀的是在二○○○年落成的新館,其外觀以沖繩傳統建築的紅屋頂為基本元素,造型相當別致(圖4)。館場內展示沖繩近一百多年來的歷史,包括:二戰期間的皇民化政策、戰爭總動員、沖繩戰爭,以及戰後美軍託管下的沖繩與一九七二年沖繩「復歸」等相關主題。當中除了說明一九三○年代日本官方在沖繩所推行的國語運動、改姓名以及神社參拜等內容,也以實物或複製品具體重現戰爭中沖繩人民的苦難景象,另外也介紹一九五○到七○年代初期沖繩受託管影響而形成的美國風,以及沖繩居民與美軍間的衝突事件。在昏暗的展場中,除了感受到沖繩歷史的諸多無奈,彷彿也從中看到了似曾相識的影子。

    如果說參觀「座喜味城」、「首里城」、「識名園」時感受到的是琉球王國四百多來年的繁昌,在「琉球村」則體驗到琉球居民的傳統農家生活與熱情,相較之下「姬百合和平祈念資料館」與「沖繩縣和平祈念公園」給人的感受則灰暗許多。回國後之所以想選擇它們作為介紹的對象,大概是覺得二次大戰前的沖繩與臺灣同樣多次經歷統治者更換、有著複雜多變的歷史,因此參觀時特別有感觸。

    在臺灣也有與姬百合和平祈念資料館」、「沖繩縣和平祈念公園」性質類似的紀念公園、人權園區,然而身邊的人們對於這些機構的態度卻相當分歧,甚至未必肯花時間駐足停留。參觀姬百合和平祈念資料館」那天,有一群年紀大約小學二、三年級的小朋友恰好在館內進行校外教學,看著他們帶著口罩的小臉專注的模樣,當時人在沖繩的我想到了在海洋另一端的臺灣:不知道站在「二二八紀念館」或「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的臺灣小學生,用的又會是哪種表情?

    或許因為曾經失去,所以更加珍惜。幾經戰火波及的老一輩沖繩居民,透過各種方式讓他們的下一代了解戰爭的殘酷,祈求悲劇不再上演。在感受到沖繩民眾對和平重視的同時,也期待「和平」、「人權」等價值在臺灣能深植人心,而非成為空洞的政治炒作工具呀。

 


 

[1] 「琉球」與「沖繩」,一開始分別是中國與日本對琉球群島的稱呼,但各時期書寫方式並不一

  致。「琉球」二字成為固定寫法,是在中國明朝以後,15世紀建國的琉球王國並以此為自稱。

  在此之前中國史書中雖曾出現過「流求」、「琉求」、「瑠求」等不同書寫方式,但並無法確認其

  指涉是否為現今的琉球;「おきなわOkinawa)」的稱呼則始見於日本《唐大和上東征傳》

 779A.D.)一書,當時寫作「阿兒奈波」,而後也被以其他不同的表音文字呈現,至於「沖繩」

  二字最早則是出現在新井白石(1657-1725)的《南島志》(1719 A.D.)。1879年日本進行「琉

  球處分」,將琉球正式併入日本,便採用「沖繩」作為其縣名。參考東恩納寬淳,《琉球歷史

  (東京:至文堂,1968),頁8-13

[2] 沖繩戰跡國定公園其主要紀念設施包括:沖繩縣平和祈念公園、糸満市米須霊域,以及姬百

  合之塔。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國外參訪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