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慶先生臺大上課講述紀錄(三)

王世慶先生臺大上課講述紀錄(三)

林蘭芳、周婉窈、鄭麗榕 整理

(五)省市文獻會與鄭成功登陸臺灣地點之爭

李東諺:從王老師的個人經驗來說,請問臺灣史的研究,在日治、戰後初期,以及現在的異同何在?

王世慶:和清代或是日本時代相比,臺灣史在戰後有發展,光復初期設立臺灣省通志館,到改為臺灣省文獻委員會,是臺灣史研究機構的開端,因為人多,機構多,所以影響力大。黃純青(黃得時的父親)即主張全面修志,不論是省、地方縣市都應同時進行。省志、縣市志的編纂,讓各縣市都有對地方的研究,大家不論有無待遇,都對臺灣研究有興趣,尤其文獻會的設立,都是地方人士兼任,為臺灣各縣市志收集資料、從事研究,而地方紳士出來奉獻力量的,臺南市比臺北市多,各界研究者都出來參與縣市志之修纂,這也是南、北之別,當時臺南文化界的老前輩也多有參與。

DSCN0093

圖8 上課一景(周婉窈拍攝)

    但是研究者之間也有對立的情形。臺南市文獻委員會到民國五十年(1961)左右,研究工作比較有發展後,對於鄭成功登陸的地點發生筆戰。黃典權代表土城的勢力,代表他們寫文章;土城有遠東最大的媽祖廟。由於鄭成功登陸地點和地方建設、發展、地價等大有關係,對地方的利益影響很大,才有筆戰的發生。

相對於土城,顯宮里是個小村落,民國五十年(1961),救國團暑期青年活動開始有臺大教授楊雲萍帶學生去調查鄭成功登陸的地點。顯宮里離鹿耳門約八、 九百公尺 ,當地認為他們才是鄭成功登陸地點。

    對鄭成功登陸地點,臺南市文獻委員會也分成兩派,一派支持顯宮,一派支持土城。雖然兩個地方都設有鹿耳門界碑,但都是後來才準備的。為了這項爭議,許多人寫了文章,不論是中立派、土城派或是顯宮派,大家相爭,拚來拚去,也都爭取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的支持,但是並沒有任何一方勝的場面出現。後來臺南市政府告訴臺南市文獻委員會,把這個案子移請省文獻會考證。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接到這個案子後,成立小組,由林崇智、毛一波、廖漢臣、林衡道,以及身為整理組長的我和採集組組長劉枝萬,組成一個六人專案小組去調查。採集組劉枝萬是採集資料,我在整理組是分析、研究資料。為了求真,我們還請地質學者林朝棨考察地質。從荷蘭的資料來看,鄭成功登陸地點,在鹿耳離安平熱蘭遮城址之北有一mile外,所以我也去信荷蘭萊頓大學,請教研究臺灣史的許理和教授[1]的意見,究竟一mile是多少公里。結果 許理和 教授回答,鄭成功時代荷蘭使用的度量衡,一mile有七、 八公里 ,也有四、 五公里 ,也有 三公里 多的,標準不一,所以荷方的解釋也無法解決問題。而國內的學者只有 曹永和 先生 和賴永祥 先生對荷蘭文資料比較有關心,但是他們對這個問題沒有提供資料,所以國內學者對這個問題只能依賴中文文獻。

土城利用一張荷蘭時代留下來的地圖,當時荷蘭地圖有數幅,長的也有,短的也有,可以和現代的地圖相比較,長形狀的地圖對土城有利,短形狀的地圖比較沒有作用。鹿耳門已經是在內港,之前要經過臺江、赤崁樓,那裡才是港口附近,當時的考證文章,大多是從鹿耳門到赤崁樓的距離來計算,依水程而不是陸程的資料來討論問題, 連方豪 教授都參與此事,寫了論文談這個問題,他所使用的也是水程資料。

由於這個問題沒有解決,省文獻會收文的掛號單位是整理組,整理組成為要處理這個問題的單位,我只能雙肩扛下。省議會開會時,省文獻會要準備資料,過去省文獻會很少面對省議員的質詢,大概只有鄭成功登陸地點乙事最為熱門,由於專案小組的人都不太專注這件事,我們整理組就得準備資料讓主管面對省議員的質詢。由於前一任主任委員李騰嶽被檢舉,被省議員開大砲,受到攻擊,新上任的主委是方家慧,他是汕頭人,[2]他們到省議會備詢時,都是本組準備備詢資料。

我那時眼睛還不像現在這麼壞,找到大家都沒有發現的臺灣古地圖,圖裡標註各處駐兵的汛的位置,從安平、鹿耳門、東石、嘉義到彰化,泰半沿臺灣西部沿岸而畫,而各汛間皆有陸程的華里數。從安平港到鹿耳門汛的距離來看,鄭成功登陸地點,應該是在土城和顯宮的中間。後來掘出鹿耳門廟史的石柱,在鹿耳門水道北岸,距離溪口 兩公里 ,依荷蘭資料,戰船可以停駐在鹿耳門港。

本來「考證報告書」要請 毛一波 先生撰寫,因為他是省文獻會中筆比較利的人,但他謙稱自己對這個議題不熟,不當總主筆,才由我擔下來。我寫「考證報告書」期間,省文獻會新主委方家慧曾經在臺灣省民政廳第一課當專門委員,要接收省文獻會時很兇,因為土城的人曾檢舉說王某人一手遮天,主導考證工作。他來接管後,了解文獻會並不是像檢舉的人說的那麼不好。 方家慧 先生看我沒用午餐在讀資料寫文章,他看我那麼忙,就把這件事送去中央研究院史語所,他們比較權威,請他們考證。該所收到公文,對於這個燙手山芋,答覆的公文寫了三四條明清史料中有關鹿耳門的資料,說所裡只有這些資料。方家慧主委再去函歷史博物館,也沒有辦法獲得明確的答案。

後來還是要由我自己撰寫這份考證報告書,我賴以證明陸程的資料是康熙年間的古地圖,和鄭成功時代較接近,沒有人拿得出具體的證明資料。主委只改了兩個字,就是將「一帶」二字改為「附近」。[3]我在報告中指出,根據我找到的那張古地圖,鹿耳門出土石柱在北端,位於當時溪口,是顯宮之北八百公尺,距土城三、四公里。

圖9 九月八日於王府討論記錄稿的情景,左起:林蘭芳、王先生、鄭麗榕(周婉窈拍攝)

我這份考證報告是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距離。我也向臺南市政府主管單位建議,由於登陸的位置鹿耳門溪一部分在土城,一部分在顯宮,可以在土城和顯宮之間建一座水泥橋,連接起兩處,那麼觀光的人可以從臺南市政府,再去土城,也再去顯宮,就能有個整體的觀光地帶。但是這一建議沒有被接受。

我在省文獻會所辦過的公事中,關於這件燙手山芋,來來往往的公文不下百餘件;反對的贊成的中立的意見,大家也都發表文章,一共有幾十篇作品。我寫出報告之後兩年間不敢前去土城,他們建了比較大的廟。不過,一位土城出身的市議員,現在他已過世了,當時結案後兩年,都還私下表示對我的公正性有認同。石萬壽的立場接近顯宮派,他在臺大召開的研討會中,寫文章證明我的公正性。臺南市文獻會的人也沒有再寫文章表示異議。

鄭成功登陸地點案使臺南市文獻委員會分成兩派,都是為了地方利益,爭取建設。省文獻會過去沒什麼大的爭議,我在省文獻會擔下這個擔子,拖了兩、三年才平靜下來。當時有〔當事人請我〕吃虱目魚的謠傳,害得我連虱目魚也不敢吃。

(六)日治臺灣人的中國觀與對日本發動戰爭的看法

林蘭芳:老師所看的《 居禮 夫人傳》,是借來或買來的?如果是買來的,從那裡買?為何喜好此書?

王世慶:《 居禮 夫人傳》是我自己的書,不過現在我沒有這本書了。當時臺灣中等以上學校的學生,大概沒有人沒看過這一本書,因為他不只是一個科學家,還有很強的民族、國家意識,讀書時,大家加減會看這本書。

陳慧先:老師喜歡讀歷史和地理,不知道您學生時代如何讀東洋史?上課 時 老師會不會提出批評?您當時對中國有何看法?

王世慶:東洋史老師們很少有批評性字眼,而東洋史課程有關中國歷史的講述,只有概要式的按課本所列朝代談其興衰,大多是史事的敘述,比如秦始皇如何滅六國,又如何衰亡等等,沒有很深刻的分析。

周婉窈:慧先有興趣的是臺灣人或日本人怎麼看中國?有什麼中國觀?老師在學校怎麼教?

王世慶:日本時代教東洋 史的 老師都不是臺灣人,都是日本人。

周婉窈:慧先要問的是在日本戰敗之前, 王 老師對中國有何想法?會不會有祖國思想等等親近的感覺?怎麼教日清戰爭?

王世慶:日清戰爭教的是因為朝鮮問題而產生,包括日本怎麼控制朝鮮。我們這一輩人,比較沒有祖國的概念。 蔣渭水 先生黃旺成先生林獻堂先生他們就有祖國的概念,大正年間已經成年的人比較會有這種看法;至於在中日戰爭期間成長的人,比較沒有祖國概念。

周婉窈:所以是 王 老師這一世代的比較沒有祖國思想,中國等於另一個外國。戰爭時期,你們知道日本會敗戰嗎?

王世慶:到我們少年時代,已經進入戰爭時期,所以沒有對中國有祖國思想。太平洋戰爭於昭和十六年(1941)爆發,開戰後,在昭和十七年(1942)還感覺日本的軍力很強,但是到昭和十八年(1943)就已經變質。當時我們的校長訓示會提到,「敵人已到家門口」,他是很開明的校長,才敢公開這樣講。所以,我們大概在昭和十八年(1943)至二十年(1945),就已知道日本會戰敗。當時海軍出身的山本五十六就說過,海軍可以拚一年看看,之後的情況就不得而知。當時海軍和陸軍的看法並不相同。

臺灣在昭和十九年(1944)時,空襲就很頻繁,那一年發生在臺灣東海的會戰(李東諺:也就是「台湾東沖航空戦」)是一次決定性的戰爭,由日本空軍和美國海軍、空軍會戰,很多臺灣軍去攻擊美國的航空母艦或美國空軍,戰況很激烈。有一首歌(台湾東沖の会戦)是紀念這次戰爭的:「その日は来たれ その日は遂に来た 傲慢無礼なる 敵艦隊捕え 待ってたぞ 今日の日を 拳を振り 攻撃だ 台湾東沖 時 十月十二日 」(眾鼓掌),我可能沒辦法唱得很完整。這是 一九四四年十月十二日 發生的戰爭。

圖10 九月八日於王府討論記錄稿的情景,左起林蘭芳、王先生、周婉窈(鄭麗榕拍攝)

李東諺:當時美軍雷達技術先進,日本為了躲避美軍雷達,趁颱風剛走時雷達的空檔發動攻擊,地點就在蘭嶼、綠島邊的東海,日、美雙方都死亡慘重。

王世慶:這是關鍵的一戰,有人說,美國為了攻打日本,本來登陸臺灣也是一項方案,(周婉窈:我們就變成被犠牲的姬百合了。)因為這次東海會戰,美國才轉移目標改登陸沖繩。

周婉窈:先生今天談了鄭成功登陸地點的問題,最後是否為我們唱一曲鄭成功的歌。

王世慶:(唱日文歌曲国姓爺ああ 勇ましや国姓爺鄭成功のいさしよ父親名は芝竜母は平戸の田川氏(眾鼓掌)。

周婉窈:今天來上課的有準碩士生、碩士生、博士生以及我們兩個永恆的學生(眾笑),很 謝謝王 老師為大家講課, 王 老師記憶力很好,觀察力強,又是研究者,提及很多有意義的事,大家意猶未盡,希望以 後王 老師再來為我們上課。真的很感 謝王 老師。

講述結束(下午六時十分)

附錄:「臺灣研究研討會」十四次集會概況

第一次集會, 民國54128日 ,主題為「方志學和臺灣研究」,報告者二人:方豪,〈關於若干臺灣方志的新認識〉、毛一波,〈臺灣的修志機構與修志事業〉。

第二次集會, 民國55112日 ,主題為「臺灣的社會學和民族田野調查工作」,報告者五人:陳紹馨,〈臺灣的社會調查〉、林衡道,〈清代臺灣的「郊」〉、李亦園,〈臺灣的民族學田野工作〉、王崧興,〈在漢人社會間做田野工作所遇見的幾個問題〉,以及 唐美 君,〈臺灣土著民族田野工作〉。

第三次集會, 民國5529日 ,主題為「臺灣的民間宗教信仰」,報告者四人:黃得時,〈鬼神的人格化=臺灣民間信仰之一大特徵〉、劉枝萬,〈臺灣的寺廟調查〉、陳漢光,〈傀儡戲與民間宗教信仰〉,以及林衡道,〈在臺各省地方性神明〉。

第四次集會, 民國55228日 ,主題為「臺北南郊文獻及古蹟採訪」,報告者有三:林衡道,〈臺北南郊訪古記〉,方豪,〈參觀臺灣總督府檔案的動機和感想〉,以及臺灣省文獻委員會整理組,〈日據時期臺灣總督府檔案簡介〉。

第五次集會, 民國55316日 ,主題為「明末清初的臺灣」,報告者四人:楊雲萍,〈關於延平二王集〉、莊金德,〈清初禁海政策的實施及其影響〉、夏德儀,〈論清代臺灣的吏治〉,以及林衡道,〈臺灣明代史跡之調查〉。

第六次集會,民國55420日,主題為「清代中葉的臺灣」,報告者三人:毛一波,〈清代中葉臺灣之文風〉、王詩琅,〈清代臺灣中葉的叛亂要點〉、曹永和,〈旅日訪書雜記〉。

第七次集會, 民國55105日 ,主題為「清末的臺灣」,報告者四人:王世慶,〈清末臺灣之建省與調整行政區域〉、黃得時,〈臺北城興建之始末〉、方豪,〈介紹一本未為人知之清季臺灣遊記〉、廖漢臣,〈清末的文壇〉。

第八次集會,民國55118日,主題為「臺灣的近代化」,報告者有三:林衡道,〈臺灣近代化的開端〉、賴永祥,〈基督教的傳播與臺灣的現代化〉、黃得時,〈天然足會與斷髮不改裝運動〉。

第九次集會,民國551210日,主題為「臺北近郊鄉土資料採訪旅行」,報告者有三:林衡道,〈鄉土資料採訪旅行記〉、黃得時,〈明志書院的興建與遷移〉、楊雲萍,〈連雅堂夫婦的墓〉。

第十次集會, 民國551214日 ,主題為「考古學上的臺灣」,報告者有二:黃士強,〈兩年來臺灣的考古工作〉、宋文薰,〈臺灣南端的史前遺址.鵝鑾鼻遺址〉。

第十一次集會,民國56120日,主題為「南明鄭氏時代的史蹟和遺物」,報告者有四:包遵彭,〈由明末蔣鳳墓誌銘之出土略論在臺明墓及古蹟之維護〉、楊雲萍,〈關於「永曆通寶」〉、林衡道,〈鄭氏時代的古蹟〉,以及黃得時,〈鄭氏在臺頒製的永曆大統曆〉。

第十二次集會, 民國5634日 ,主題為「臺灣的皮影戲」,由團主張德成領軍的高雄縣大社鄉東華皮戲團實際演出,以及由呂訴上報告,〈臺灣的皮猴戲〉。

第十三次集會, 民國56326日 ,主題為「臺灣的民間文藝」,報告者有三:朱介凡,〈臺灣民間文藝和我的諺語工作〉、黃得時,〈臺灣歌謠研究概述〉、吳槐,〈歌謠諺語和文字〉。

第十四次集會, 民國5657日 ,主題為「南部臺灣之研究」,報告者有三:黃典權,〈臺灣研究中的臺南同工〉、曹永和,〈臺灣南部開發的歷史背景〉、莊松林,〈臺南的民俗研究〉。

備註:第一至第十四次臺灣研究研討會紀錄如上。唯這十四次集會外,另有兩次講演會和一次劇藝表演會,未經收入《臺灣研究研討會紀錄》(第1-7次集會)、《臺灣研究研討會紀錄續集》(第8-14次集會)中。第一次講演會,為林朝棨於 民國551026日 在臺大學生活動中心的演講〈概說臺灣第四紀的地史竝討論其自然史和文化史的關係〉,演題內容發表於《考古人類學研究》第28期(民國5511月),故未收入。第二次講演會為方豪於 民國551130日 ,於臺大學生活動中心講演〈清代文獻中的「郊」〉,由於該文當時擬在其他刊物發表,故未收入。另一次民間劇藝表演會,為 民國5671日 在臺北耕莘文教院與中國學會(The China Society)合辦的傀儡戲,由宜蘭福龍軒傀儡劇團表演「斬經堂」劇目,當時為實際演出和簡短的介紹,所以未作紀錄,只在《臺灣研究研討會紀錄續集》選刊了數張照片。

資料來源:

1、《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專刊第四種——臺灣研究研討會紀錄》(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考古人類學系刊行,中華民國571月)

2、《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專刊第五種——臺灣研究研討會紀錄續集》(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考古人類學系刊行,中華民國575月)。

(林蘭芳整理,全文完)

[1] Erik Zürcher(1928-2008),荷蘭著名漢學家,以研究中國佛教史著稱;荷蘭萊頓大學教授、名譽教授。

[2]該地也說閩南語;潮州話、汕頭話都屬閩南語。

[3]合著二文皆由王世慶撰寫,〈鄭成功復臺登陸地點考證報告書〉,《臺灣文獻》第15卷第4期(1964),頁63-74;〈鄭成功復臺登陸地點考證第二次報告書〉,《臺灣文獻》第15卷第4期(1964),頁75-76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王世慶先生相關文章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