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殲滅」或「空穴來風」的艦隊?── 1662年鄭成功征菲律賓考(一)

「殲滅」或「空穴來風」的艦隊?──1662年鄭成功征菲律賓考(一)

李毓中

1661年鄭成功攻打為荷蘭人占據的臺灣,圍城數月之後,揆一開熱蘭遮城向明鄭投降,但攻下臺灣不久後,鄭成功似乎亦對另一個老字號的西方大國西班牙的東亞據點──馬尼拉別有所圖。他以天主教傳教士為使節,攜帶一份言詞頗帶恐嚇之意的招諭西班牙人信件,明鄭與西班牙方面進而展開了一系列的外交談判與交涉;甚至在荷蘭人的文件中傳出鄭成功曾派出艦隊,遭馬尼拉方面視破而慘遭殲滅的傳聞。

可惜的是,不久後國姓爺因病驟逝,他對馬尼拉的真正意圖究竟僅止於威嚇西班牙人,還是另有打算,後人再也無從得知。假若不是他如此早逝,今日亞洲大陸外圍的臺灣與菲律賓群島島嶼群,或許會另有一個新的統稱也說不定,而華人在海域上的拓展,也應該會有更大的作為。現在就讓我們從歷史的餘燼中,來試圖解答這一段令人扼腕的歷史謎團。[1]

李科羅奉旨出使馬尼拉

  早在國姓爺攻打臺灣之前,當時東亞海域的人們就開始流傳鄭成功意圖征討馬尼拉,以及明鄭將出兵荷蘭人大員的消息。只是這些傳聞一直不確定鄭成功的目標,究竟是臺灣,還是菲律賓。[2]

  1661年鄭成功終於親自督軍,率領其艦隊東渡攻打臺灣,登陸後的明鄭大軍將荷軍圍困於熱蘭遮城內,經數月後荷軍方於次年的21開城投降。其後不久,鄭成功隨即將獲准在廈門傳教的天主教道明會神父李科羅(Victorio Ricci[3]召至大員,該神父於4月初左右抵達大員,而後在大員經過膽戰心驚的八天停留後,他被國姓爺任命為明鄭的使節出使菲律賓。

  據李科羅的手稿所指出,國姓爺是想挾著打敗荷蘭人的勝利餘威,迫使西班人像他屈服、稱臣:「[鄭成功]並不想派出艦隊或士兵,只是希望以使節而讓[馬尼拉的西班牙人]屈服,向他稱臣納貢」。[4]這一點歷史陳述相當重要,因為這對於本文後面所要解開的「鄭成功是否真的曾派兵攻打呂宋」此一謎團,有關鍵的說明作用。

鄭成功諭菲律賓總督函

於是李科羅神父穿著明朝官服出發,在經過十七天的航行後,於1662510日抵達馬尼拉。上岸後,李科羅先回到臨近巴石河的道明會修道院,或許在這裡他曾與道明會的修士以及馬尼拉的政府官員們進行過秘密的商議,來決定如何處理此一棘手的外交事務。之後他們決定依照接待外國使節的慣例,對代表明鄭政府出使馬尼拉的李科羅,舉行一個公開且正式的接待儀式,其中可能還包括了一場陸上及水上的閱兵儀式,來向明鄭的使節致意,李科羅也應該是在此外交儀式中向菲律賓總督薩比尼安諾.曼里圭.德.拉拉(Sabiniano Manrique de Lara)遞交了「鄭成功諭菲律賓總督函」。其內容如下:

 中國總督國姓爺友好告誡馬尼拉長官Sabiniano Manríquez de Lara

 諭令                                                                                                

 從古至今,尊貴的天子都接受外邦的朝貢藉以表彰其正統性。魯莽  

 的荷蘭番不知天高地厚,無視天諭,在我國恣意欺壓無辜百姓,劫  

 奪我[舢舨]商船。本應組軍攻討,以對他們的過失給予處罰。然

 而天地間的凜然正氣使我幾經掙扎,苦心思慮後,仍決定以寬厚的

 胸襟來面對他們粗暴的行為。於是我以友善的口吻下了封諭示,期

 盼這些荷蘭番能夠悔過遷善。誰知這些紅毛番還是如頑石[不肯悔

 改],照樣放蕩墮落,燒殺擄掠,我等大為震怒。辛丑年四月,我親  

 自舉兵討伐,以對他們進行懲罰。抵達[臺灣]後大肆予以捕殺,

 荷蘭番死傷不計其數,活口也無路可逃。最後只得乖乖束手就擒,

 放棄武器、城池、堡壘、貨倉向我們乞降。積欠多年的貢賦庫藏也

 一併全數奉上,要是他們早點向我叩首跪拜,雙手呈上貢品,現在

 還需要這樣勞師動眾嗎?你們這種[呂宋]小國竟敢凌迫我國[舢

 舨]商船,種下戰亂紛擾的根源。這種無恥的行徑,簡直與那些荷

 蘭番如出一轍。現在艾爾摩莎島已配有精兵數萬,戰艦數千艘,原

   先我想親自率兵征討。況且自艾爾摩莎島循水路到你們的小國非常

   地近,早上出發晚上便可抵達[毋需多久時間]。我原本要親自統率

 大軍前去處罰你們這個小國,但念在這些年來,見你們稍有悔意, 

 遣來使者向我乞求商討貿易條款,比起那些荷蘭番來說的確是略有 

 長進,所以我決定暫緩從艾爾摩莎島出兵的征討行動。僅派出教會

 神父們為我的使節,前去宣示我友好的口諭,給你們這個小國。若

 [你們]肯奉天並承認 自己所犯下的錯誤,對我俯首稱臣並獻上

 貢品,在此情況下准予神父擔任使節回來向我稟告你們的答覆,我

 將給予[你們]穩固完好的信誼,且一切皆可商議,從前你們所犯

 的過錯都將不予追究;只要你們納貢,我將讓你們繼續保有王室之 

 地與尊貴,否則將與予焚毀殆盡,屆時後悔莫及。荷蘭番的下場是

 最佳例證,在這種情況下,連神父也不必回來了。是福是禍全在你

 們的一念之間。請慎思,並速速決定,以免因遲延而造成不堪設想

 的後果。謹此友好的忠告與諭示。

 永曆十六年 農曆三月七日 即1662421於艾爾摩莎島,艾爾

 摩莎島的王國姓(Cogsen)及中國大老爺(gran señor)。[5]

馬尼拉方面的反應與衝突

從後來李科羅所撰寫的史料記載看來,似乎在他公開接受馬尼拉當局以使節之禮接待前,他與馬尼拉官方已經有了不讓國姓爺致菲律賓總督信函內容曝光的默契。

西班牙方面刻意對國姓爺信件保密,不外以下兩個可能原因:一、避免華人知道此消息,而「積極」響應國姓爺來襲的行動;二、爭取時間,好在馬尼拉的華人「裡應外合」國姓爺來襲前,將外地的西班牙兵力調回馬尼拉,以便共同抵禦國姓爺的可能攻擊。而西班牙人抽調兵力的行動,連遠在香料群島的荷蘭人都有所聽聞:「馬尼拉的西班牙人似乎極為擔憂國姓爺將有一天前往攻取菲律賓島嶼,趕走西班牙人,正如他把我們趕出福島一樣。因此,他們天天在集中其他地區的兵力,並撤除和拆毀不同的據點」。[6]

鄭成功給菲律賓總督的信件以及內容,很快便在馬尼拉的西班牙人與華人社群裡傳開。這些消息極有可能在人們口耳相傳的過程中,被極度地渲染或扭曲;只是不管是正確或錯誤的消息,對於居住在馬尼拉的西班牙人或華人來說,大多很難去求證鄭成功信中所要表達的真正目的,於是衝突很快便發生了。

從李科羅報告1662年馬尼拉華人被屠殺事件經過的文本看來,似乎馬尼拉當局曾經試圖避免此一屠殺事件的發生。但雙方皆因害怕對方會採取先發制人的攻擊策略,而開始進行軍事防禦的準備工作,特別是面對國姓爺來襲而感到驚恐的西班牙人,他們因害怕在馬尼拉巴利安(parian,指華人社區)的華人會成為明鄭的內應,而將巴利安內的華人視為叛徒,且不斷地騷擾他們,說要把這些華人的人頭當成是貢品獻給國姓爺。

被這些挑釁行為激怒的部分華人,為了自衛終於忍不住起來反抗。同月的25日,華人殺死了數名恰巧來巴利安的西班牙人與菲律賓原住民,一部分的華人甚至開始攻打馬尼拉城,一場看似無法避免的血腥衝突正式展開。不過從李科羅的描述看來,此時的菲律賓總督及官方態度,並未像1639塞巴斯提安巫它度.德.科奎拉Sebastián Hurtado de Corcuera)擔任菲律賓總督時一般,極盡殘忍地屠殺華人達三萬多人。這一次,菲律賓總督反倒是沉住氣,盡力避免雙方的衝突繼續升高,西班牙軍隊亦可能只是把守馬尼拉城,而並未派遣大軍進入巴利安進行屠殺行為。不過這也可能是菲律賓總督考慮到屠殺華人,會更為激怒國姓爺,而導致明鄭大軍來襲,因此努力壓制西班牙方面的反華情緒;道明會的神父們也深入巴利安華人區內,平息華人心中的怒火與疑懼,使得雙方的衝突並未擴大。[7]

  在這場衝突中,馬尼拉所有的人們似乎都忘了彼此之間長期合作所帶來的互利與安定,而揣測對方別有所圖;西班牙人被華人懷疑可能會展開屠殺,華人被懷疑可能作為明鄭的內應而被視為叛徒。處在華人與西班牙人之間的道明會神父,雖被西班牙人與華人兩方視為唯一的溝通管道,但是誰也都不敢全然地信任神父,甚至有神父前往巴利安調停時慘遭殺害。李科羅神父亦因擔任鄭成功的使臣,使得不論是西班牙官方,還是明鄭方面都始終對其有所疑慮。另一方面,在馬尼拉城內爆發西班牙人與華人衝突事件的同時,恰巧有十餘艘華人商船抵達馬尼拉。這些不知所措的華人船長們,因害怕此事而遭受池魚之殃,於是向李科羅神父求助。李科羅知道他們純粹是生意人且剛抵此地,與巴利安華人區的衝突事件完全沒有關係,於是把他們偷偷地藏匿在道明會修道院的地下室裡。

  雙方衝突稍稍緩和後,這些在道明會神父保護下的華人船長們,成為西班牙官方向巴利安華人宣告保障華人身家性命安全的最佳佐證。由這些船長出面向巴利安的華人喊話,表達西班牙方面願意和平解決此衝突的意願。幾經折衝,雙方終於取得共識:馬尼拉城內的華人得攜帶財產搭船離開,方使得此一看似無法避免的屠殺事件,得以減至最小的程度。不過據李科羅後段的報告記載看來,呂宋島北方地區的華人卻未能避開這場人禍,慘遭菲律賓原住民的殺戮。

  較特別的是,十餘位華人船長為避禍而躲藏在馬尼拉城內一事,之後卻可能在以訛傳訛的流言中,成為國姓爺偷襲馬尼拉的艦隊遭到西班牙人擊敗的傳聞。

(二之一,待續)


[1]有關鄭成功征菲考的研究,已有賴永祥,〈明鄭征菲企圖〉,《臺灣風物》4119541月),頁17-33;李毓中,〈明鄭與西班牙帝國:鄭氏家族與菲律賓關係初探〉,《漢學研究》第162期(199812月),頁29-59

[2]1661613自大員經由暹羅抵達巴達維亞的斯費普船Nieuw Enkhuysen號所攜回,由長崎商館Hendrik Indyk及評議會所寄出的信函中指出:「國姓爺正準備於十月,遣軍司令官一人……。據一般傳說,因韃靼人封其中國本土,完全斷絕其通航貿易,且因與時俱嚴,致彼已著眼於附近稱便之島例如臺灣或呂宋,於即屆之季風期,率大軍予以占領,並有可能定居於此……」。轉引自村上直次郎譯註,中村孝志校註,程大學譯,《巴達維亞城日記》,(臺北:眾文圖書,1991),頁200

[3]李科羅留下極重要的手稿《傳教團在中國史蹟》Hecho de la Orden de Predicadores en China),APSR, China Tomo 1, No. 1. (未出版)

[4] APSR, China Tomo 1, No. 1. Victorio Ricci, Hecho de la Orden de Predicadores en China, Se. 3, Capítulo 16.

[5]國姓爺致菲律賓總督的信件,以及菲督回覆國姓爺的信函,對菲律賓的歷史非常重要,因此許多史書裡都抄錄了這兩封信,但內容有時會有些許的差異。我們這裡是引用聖多瑪斯大學檔案館裡的十八世紀抄本,這批文件原來是保存在馬尼拉道明會修道院內,後來才移至聖多瑪斯大學的檔案館內保存,由於李科羅是隸屬道明會的修士,因此筆者以為這份抄本可能較接近原譯本或原件的文本。見AUSTArchivo de Universidad de Santo Tomas, Libros, Tomo 10, Varios, fol.381,另有傳抄本Jose Maria Gonzalez, Histoira de las Misiones Dominicanas de China1632-1700Madrid: 不詳,1964, pp. 358-359中文翻譯可參考村上直次郎譯382-383賴永祥著,〈明鄭征菲企圖〉,《臺灣風物》41 19541月),19-20

[6]程紹剛譯註《荷蘭人在福爾摩莎De VOC en Formosa 1624-1662臺北聯經2000),頁560

[7]有關這次衝突的經過並不在本文的主要討論範圍內未來將另文與1639塞巴斯提安巫它度科奎拉Sebastián Hurtado de Corcuera)所主導的屠殺華人事件做一比較討論故在此不做贅述。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學術小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