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山岩記遊(上)

 

芝山岩記遊(上)

施姵妏

九十五學年度第一學期,周婉窈教授在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開設「臺灣社會文化史專題研究」課程。平日上課時,主要針對臺灣史研究領域的各類相關議題,挑選適當文章進行閱讀討論,同學們各抒己見,彼此交流成長,課堂氣氛總是非常熱鬧愉快。

學期課程進行到一半時,博士班陳志豪學長向周老師提議,是不是可以走出教室,進行一堂戶外教學的課程呢?如此將可貫徹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精神。老師聞此欣然同意,並詢問我們想去何處?於是有同學建議,既然我們正討論到臺灣教育的相關議題,不如就去臺北市郊的芝山岩一遊吧。此構想立刻獲得老師和班上同學熱烈贊同。

芝山岩位於臺北盆地北部的士林區,屬於大屯山系末端的一座小山丘。現今我們雖通稱其為「芝山岩」,但清朝、日治時期的文獻則多記載為「芝山巖」。因此本文以「芝山岩」稱其地形環境,然若提及歷史事件或文物遺蹟時,則沿用「芝山巖」舊名。

作為一個繁榮城市中難得的自然公園,芝山岩擺脫了水泥建築的灰濛濛色彩,擁有一片蒼翠美麗的山林景觀,是附近社區民眾平日休閒踏青的最佳去處。但使這座小山丘之所以異於他山,尚不在於自然景色的優美,而是由於臺灣歷史各期的發展,皆曾在此山上有過重要的活動,並留下供人懷想的人文史蹟,使得這座海拔並不高的小山丘,在臺灣歷史記憶中,擁有格外突出的地位。然而,即使芝山岩有這麼多可以訴說的故事,曾經特地來過此處的臺北人,卻可能只佔少數。

十二月二十日下午,班上同學集合於捷運芝山站,在周老師與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研究所碩士班吳國聖學長的帶領下,往芝山岩出發。這天雖然略飄著小雨,但仍不失為遊覽的好天氣。我們先經過雕樑畫柱的惠濟宮牌樓,接著選擇在芝山岩的南端,即面對雨農橋的「百二崁」處登山。

照片 005.jpg

施姵妏拍攝

環繞著芝山岩,相當特別地,有許多以戴笠將軍來命名的紀念地點。例如附近的雨農路、雨聲街、雨農國小等等,在芝山岩上也有記載其事略的立碑。我們知道,戴將軍在中日戰爭期間,曾從事重要的對日情報工作,但他在民國三十五年便因飛機失事,在南京過世,從來沒有到過臺灣。為何此處有這麼多紀念其人之物呢?為我們導覽的國聖學長說道,中央政府播遷來臺後,軍方情治單位便進駐芝山岩,以方便控制制高點,維護士林官邸安全。由於這些軍方情報單位多為戴笠將軍的部屬,乃將芝山岩附近地點以戴將軍之名命名,以為懷念。學長的說明,讓我們在還未登山時,便先感受到此地在戒嚴時期重要的軍事地位,以及由軍方控管和防衛的神秘色彩。我們據以登山的道路「百二崁」,是芝山岩重要的登山入口之一,由下往上看,顯得十分地陡長。此地是日治時期,日本政府在芝山岩上蓋建神社後,修築的石階通路,以供往來之用。因完工後恰有一百二十階,乃得此名。但此後陸續對石階有所整修,所以現今似乎不止一百二十階了,為了證明到底有幾階,在努力登山的過程中,我們一邊在心中默默數算著,一路靜默無語,直到山頂後,眾人皆算得一百二十四階,不禁相視微笑。

登上百二崁後,我們便進入了當年日本政府為將芝山岩塑造成臺灣教育聖地而建起各種象徵物的精神場域。這裡也是我們本次出遊最主要的關懷重點。

為什麼芝山岩會成為日本政府宣揚教育精神之處呢?此應從「芝山巖事件」的發生開始談起。自馬關條約簽訂後,日本政府為求有效地統治臺灣人民,其中一項手段即是將施行於日本的近代學校教育推行到臺灣來,日本教育家伊澤修二乃在多方踏勘後,選定於芝山岩的開漳聖王廟(即今日惠濟宮)設立芝山巌學務部學堂以推廣教育,於一八九五年七月下旬,正式招攬學生學習日文,是臺灣實行日語教育之始。但當時全臺各地抗日行動仍熾,隔年元旦,芝山巌學務部學堂的六位教職員原欲渡河往臺北賀年,然途中因情勢不對且無船渡河,待返回芝山岩時,在路上遭臺灣民眾 殺害。死難的六位教職員,後合稱為「六氏先生」,此次遇難事件則稱為「芝山巖事件」。

DSC09046

施姵妏拍攝

芝山巖事件的發生,對日本在殖民地實行教育政策而言,固然為一挫折,然殖民當局並未因此終止日式教育的推廣,反而更引此事件為教育精神的象徵,向臺灣人民進行積極的教育宣傳與推動。殖民政府除了在芝山岩立碑紀念六氏先生之外,還修建祭祀神社、祭祀參道,定期舉行祭典,崇祀六氏先生。希望藉此改變芝山巖事件的地方民亂性質,將其神聖化為教育工作者對教育犧牲奉獻的精神與用心,並宣揚芝山岩為日本在臺教育推廣的起始點,將芝山岩塑造成臺灣的教育聖地。

在這些遺留下來的芝山岩精神象徵物中,「學務官僚遭難之碑」應為此中最重要的標的紀念物。現今仍矗立於當初豎立的原址,從百二崁一上來即可望見。這是芝山巖事件發生後,伊澤修二為求紀念此事而立,並請當時的日本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書寫碑文。正面題為:「學務官僚遭難之碑」,背面則書:「臺灣全島歸我版圖,革故鼎新,聲教為先。正五位楫取道明等六人帶學務,派八芝蘭士林街專從其事,會土匪蜂起,道明等死之。時明治二十九年一月一日也」標點為筆者所加,下署名:「內閣總理大臣大勳位侯爵伊藤博文書」。

DSC09049.JPG

 

學務官僚遭難之碑(陳慧先拍攝)

六氏先生 遭難之碑3001.jpg

《芝山巖誌》(1923)所載「學務官僚遭難之碑」題字與碑文(周婉窈老師提供)

 

我們環繞著這個紀念碑,一邊檢視其碑文,同時聽著學長訴說其歷史背景。古樸厚實的立碑,不僅予人沈重之感,仰望其碑文,更有一種回到歷史現場的感覺。但此種感覺卻又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我們為無辜的教育者遇難犧牲而難過,同時想像當時被日本政府統治的臺灣人民所遭遇的壓迫和磨難,對其憤怒情緒,亦能夠有所理解,相衝突的情感縈繞心頭,我們該以何種觀點去解釋或書寫這段歷史呢?在整個事件中,沒有誰是絕對的錯誤,也無絕對的正義可言,只能說是複雜的時代因素,釀成了這場悲劇。政府掌握了國家決策,而承受的人民卻何其無辜?暫擱下此難解的歷史議題,我們僅為這六位受難的教師,致上哀悼之意。

另外,雖然今日已不可得見,但是承擔當時祭祀重典的芝山巖神社,也是塑造芝山巖神聖教育精神的重要推手。芝山巖神社是日本政府為擴大進行崇祀六氏先生,並推廣教育精神所建,於昭和五年(1930年)正式竣工。此後每年的二月一日,都會定期舉行盛大的祭典,官員和各地師生、民眾皆來此參與,芝山岩的教育聖地性質由此更得一再被強調。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國內參訪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