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港情怯:荷據初期大員港的「近港船難」(上)

近港情怯:荷據初期大員港的「近港船難」(上)

李毓中

在岸邊萬人空巷夾道歡迎下,豪華遊輪在引水船的牽引下緩緩靠岸了,輪船上降下平穩的手扶梯,遊客與遊子打扮得光鮮亮麗、衣錦還鄉般一個接著一個踩著平穩的步伐,拎著手提行李「登陸」,仿若十九世紀蒸汽鐵輪船靠岸時的場景再現一般。但事實上,這是多數現代人受蒸氣輪船時代的「登船」與「登陸」刻板印象誤導所致。

在帆船時代,由於港口設備不夠完善及船隻本身不具備動力設備等問題,使得人們在「登船」與「登陸」時,常常需要由小船接駁至大船,或是自大船換乘小船上岸。而在此接駁的途中,常常得接受大海的「熱情擁抱」與洗禮,輕則全身濕透,重則小船翻覆,有如落水狗般在水中載浮載沉,絕非是件輕鬆的事。因此,在歷經漫長與煎熬的顛簸航行後,即將要登陸時,反而令人有些「近港情怯」呢!

人們在歷經許多暴風巨浪的長途航行後,面對相較而言風平浪靜的港灣,即將要登陸的心情會讓人們的警覺性降低,有時反而更容易導致船難發生。臺灣海岸邊的礁石與暗流,導致浪潮不穩定,再加上海底沙床在暴風雨後常常移位及風向等因素,如果不諳海象又過於輕忽而失去警覺性,很容易在海岸的港口邊發生意外。這就是荷、西時期相關文獻中常見在海岸附近船隻靠近港口時所發生的船難,本文簡稱為「近港船難」。

除了「近港船難」外,船隻會遭遇到的另一種困難就是進出港受阻,不論是風浪太大或是無風無浪,都可能造成船上的貨物運卸受阻,而船上乘客只能直瞪著岸邊苦等,無法上岸,岸邊的親友亦僅能遙遙相望。在外海停泊的船上航海人員,還得擔心船錨著床是否安全。浪大時若是未能即時起錨,將錨從海底拉起,駛往安全地點的話,等到風浪真的很大時,不但會將錨的纜繩弄斷,使船隻陷入隨風浪漂流的危險,極可能觸礁或是在沙洲擱淺,那時人員與船隻的損失將會更難預料。

入據大員港

整個荷據時期,大員一直是荷蘭人殖民臺灣的中心,大員港亦是經貿發展的重鎮,但是大員港的港口情況亦有不盡「荷」意之處。根據由 江樹生 先生主譯、 翁佳音 先生及 陳瑢真 小姐協譯、國史館臺灣文獻館主編,甫出版的《荷蘭臺灣長官致巴達維亞總督書信集11622-1626(以下簡稱《荷蘭臺灣長官書信集1》)記載,當1623荷蘭人因據有澎湖而面臨明朝官方驅趕時,在艦隊司令官雷爾森寫給巴達維亞總督的信中便提到「直到如今,從中國人的口中所聽到的,在這附近最適合我們需要的地方就是大員(在中國轄區以外,據他們說,那裡有各種食物)。如果您閣下允許我們去那裡建造一個城堡,並離開澎湖,大家都相信會有充分的貨物源源運去那裡。不過到那時候,就要派吃水不深,可輕易航行的船來,因為該地的水深,已如前述,只有十四到十五呎,遇有強風,不能來大員入港時,還可航往澎湖……」。

  接駁小艇往來荷蘭大船與快艇之間.JPG

接駁小船往來荷蘭大船與快艇之間

雷爾森在次封信中亦提到:「我從中國回到澎湖以後,跟議會開會決議,要派一艘或二艘快艇去大員,因為他們承諾,如果我們派幾艘大船跟快艇去停泊在中國轄區以外的地方,他們將允許我們在那裡交易通商。我們覺得他們這個意見純粹是出自於好意,並無其他企圖,而且他們還為此派戎克船和舵手來協助我們去探勘幾個地方,不過他們帶我們去過的地方,只有大員比較適合我們的需要。」於是,數艘荷蘭船隻便被派往大員,其中的一艘船隻亦在此時遭逢本文所提的「近港船難」。

「快艇Valck號於抵達此地後就被派去大員,去跟Den Haen號一起停留在那裡,以更確保那地方不致被我們的敵人奪去。但這艘Valck號,於719,他的錨因強風脫落,在那港道的南邊,擱淺在濤浪中,立刻翻船,只有人員獲救。」Valck號之所以會發生船難,除了大員港附近的沙洲易導致船隻擱淺外,難以預測的港外強風亦是造成船隻翻覆的主因,但由於大員港水深不足,大船無法入港,因此所有的人員、貨物往來都得仰賴小船的接駁,導致風險大幅提高。

1624824荷蘭人在與明朝簽署了一項協定後逐漸遷往大員,整個艦隊與貿易船隻亦轉往大員港停泊,自此在相關荷蘭報告中可看到頻頻發生的「近港船難」。162510月大員長官致巴達維亞的書信亦提到「快艇Arnemuijden號於87出現在我們的視界,當晚就來港外停泊。隔日,Oudt Delfft號的小船先去過這艘快艇那裡一次,那時天氣不錯,長官閣下乃再派這隻小船搭九個人去這艘快艇那裡,要去取您閣下的書信,但這隻小船出港以後,被一陣強風吹翻,所有的人都溺斃」。只是這次的近港船難並不是最悲慘的,沒多久連荷蘭臺灣長官亦在近港船難中喪命。

接駁小艇在風浪中的古版畫.JPG  

接駁小船在風浪中的古版畫

宋克長官的溺斃

1625917蘭大員長官宋克在近港船難被搶救上岸後,最終仍不敵死神的召喚,嚥下最後一口氣過世了。整個船難事件的發生,從文獻看來,宋克是死得有些冤枉。

事件的始末是這樣的,如前面已提及的,由於大員港不適合大船停泊,所以一些吃水較深的船隻為了要躲避風浪,往往直接駛往澎湖海域拋錨泊船,然後藉由吃水淺的小船往來澎湖與大員之間代為轉達訊息831戎克船Orangie號從澎湖回來,帶回一個消息說,大船Wapen van Enchuijsen裝備上出了些問題,船上的錨只剩下一個,而繩索亦有所不足,因而停泊在澎湖無法繼續航往日本。

大員方面馬上召開了相關的會議,決議立刻提供Wapen van Enchuijsen號上述物件的補給。不知為何,這項本來可以由商務員或一般的公司職員甚至水手就可代為執行的工作,身為大員長官的宋克決定親自和公司另一重要職員Verhee先生處理。就這樣兩人搭上快艇Erasmus號,攜帶一條新的粗重繩索以及前面提及曾翻船造成全船溺斃Oudt Delfft號上的一個錨,再加上其它船隻上取來的兩個錨,出海前往澎湖。沒想到當他們到達澎湖海域時,大船Wapen van Enchuijsen號早就先行乘著強風離澎湖前往日本去了,讓宋克一行人撲了個空。

接駁小艇向岸邊挺進的古版畫.JPG

接駁小船向岸邊挺進的古版畫

    白忙一場的宋克長官一行人,只好搭原船快Erasmus號折返,在913回到大員港的港外停泊,隔日再轉乘快艇上的接駁小船靠岸。只是「海浪洶湧,那隻小船搖過北港道和南港道,來到城堡後面接近岸邊的地方,就被大浪推翻了。Verhee先生和兩個水手當場溺斃,長官閣下被搶救上岸,排出很多水以後,被送回住處躺在床上,那時他還能講很多話,所以大家都認為長官閣下不會有危險了。但是神還是把他帶離這個世界,於917安息主懷,願神憐憫他的靈魂。隔日,他的遺體以應有的禮儀抬進Orangie城堡舉行喪禮」。可想而知,這次船難是在岸邊眾目睽睽下發生的,許多公司的人員甚至可能就在岸邊等候他上岸,但眼睜睜地看著不可置信的「近港船難」就在眼前發生。擁有法學博士學位的第一任荷蘭大員長官宋克,就這樣在臺灣的海岸邊丟掉了他寶貴的生命與大好前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文章轉載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