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之子鄭成功(三)

 

海洋之子鄭成功(三)

周婉窈

我們對鄭森的青少年時期,了解不多。鄭芝龍想培養他走科舉仕宦路線,大概確實。海盜出身的鄭芝龍,接受明朝招撫之後,任官的經過並非一路飛黃騰達。鄭芝龍受撫之初(1628)是個沒有防區的游擊將軍,算是暫授或虛銜,要到四年後(1632)才實授游擊。明朝一省的武官官階依序為:總兵、副總兵、參將、游擊、守備、千總、把總……等。游擊以上稱將軍。鄭芝龍於崇禎十年(1637)昇任南澳副總兵,再三年署總兵,最後當上福建總兵官;這個位置就是明朝著名武將俞大猷當過的職位。鄭芝龍在武職上的晉升得來不易,是靠實際的戰功,他幾度敉平海寇,且勦平山賊。不管鄭芝龍實授官職如何不容易,他接受招撫之後,最初壟斷泉州府的船引配額,殲滅海盜劉香勢力之後(1635523),控制了沿海航道,海上船舶沒有鄭芝龍令旗不能往來,每船例繳三千金,也就是保護費吧。鄭芝龍字飛黃,真是不飛黃也飛黃了。

作為朝廷命官,鄭芝龍當然不能親自下海貿易,除了控制沿海貿易之外,他也透過朝廷官員的身分,從中漁利。中國合法海商Hambuan替荷蘭人交涉中荷貿易,拜會都督鄭芝龍時,曾被敲詐得幾乎破產。鄭芝龍並透過荷蘭管道大做非法的對日貿易。這位被鄭芝龍敲詐的Hambuan是一六三○年代活躍於海峽兩岸的華商,屢屢出現在荷蘭文獻中。有專家將他比定為同安縣廈門出身的進士林宗載;林宗載是中央大官,官至太常寺卿,而Hambuan懂荷蘭話,衝風犯浪於海峽兩岸,奔走內地採購貿易品,且須仰鄭芝龍鼻息,張冠李戴,大約只能當談資。

DSCN0110.JPG

平戶城另一景(周婉窈拍攝)

返回中國的鄭森,生長在這樣一個大環境中──父親是明朝將軍,卻控制海上貿易,合法掩護非法,叔叔們都是這個海上貿易王國的一員。鄭森讀書穎敏,弘光時,入南京太學讀書,聽聞文學大家錢謙益的大名,執贄為弟子。據說他的字「大木」是錢謙益取的,不過,這個時候鄭森已經二十一歲,還沒有字,不合常理,可能是訛傳。錢鄭這段師生情緣將為明末清初大史詩的時代故事添加幾筆濃烈的色彩。

鄭森入錢謙益門下,應該是北都傾覆,錢謙益任弘光小朝廷禮部尚書時的事情。錢謙益和鄭家可說有些點淵源。明末在李自成之亂和滿人入侵之內憂外患交相逼迫之下,國是岌岌可危。錢謙益曾上呈〈請調用閩帥議〉(崇禎16311643418),所謂閩帥就是鄭芝龍。他建議朝廷調鄭芝龍移鎮江南,以防禦賊寇。他還曾寫詩為鄭芝龍賀壽,題為〈鄭大將軍生日〉。可見錢謙益對鄭芝龍頗寄以厚望。在崇禎年間,鄭芝龍並沒如錢謙益所建議的,調來江南禦寇,但福王立於南京之後,即封鄭芝龍南安伯,鎮福建,鴻逵靖虜伯,充總兵官,守鎮江。芝豹、彩并充水師副將。芝龍於是遣兵保衛南京。鄭森入南京國子監讀書,應該就是這個時候。

如所周知,錢謙益於崇禎十四年(1641)以妻禮迎娶北里名媛柳如是為如夫人,輿論嘩然。崇禎十七年歲次甲申(1644), 三月十八日 闖賊攻陷京師外城, 三月十九日 清晨崇禎帝縊死萬歲山壽皇亭(好個吉祥的名稱!)。李自成遂入主京師,設官授明降臣職,同時拷掠不降者。二十七日,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遂引清兵入關。清兵藉口為崇禎帝復仇,大舉入侵,局勢混亂,一般稱為甲申之變。 五月十五日 ,福王朱由崧於南京即帝位,次年改元弘光。我們從後代的角度來看,或許會認為滿人一旦入關,情勢不可為,但當時清兵尚未過長江,中國幅員遼闊,並非毫無扭轉之餘地。 六月初八 ,錢謙益接受弘光帝的任命,擔任禮部尚書,積極為小朝廷盡力。 陳寅恪 先生認為,從崇禎 十七年五月十五日 到弘光元年 五月十五日 這一年,是柳如是一生最榮顯的時期。柳如是和錢謙益的結合是所謂的「伙伴婚姻」(companionship marriage),深具俠情又曾女扮男裝的柳如是不避諱和名士交接。據說「柳如是常衣儒服,飄巾大袖,出與四方賓客談論」,為此錢謙益給他一個外號「柳儒士」。我們不知道鄭成功和錢師母是否有一見之機緣,大約沒有吧。否則稗官野史應不會放過。不過,未來幾年,柳如是等復明志士可是把有大明九鼎之命脈寄託在這位學生身上。

1

千里濱另一景(周婉窈拍攝)

如果甲申之變已經是天崩地裂,那麼乙酉之變,又是天地再次的崩裂!面對時代大變局,個人必須做出抉擇,而這抉擇往往牽涉到生與死、榮華富貴或滿門抄斬。今天當我們回頭看這一段歷史,一再映入眼簾的是清兵打到哪裡,「某某死之」、「某某等死之」,也就是為明朝殉死的意思。這麼簡單的兩個字──「死之」,我們只要用心設想,很不容易,也是很悲慘的事情。大臣、名士、縉紳、諸生,甚至布衣,死之死之,史不絕書,他們的妻妾女兒僕傭從死又不勝其數。殉死有各種方法,或自縊,或自刎,或投水,或絕食,或為敵所擄不屈而死,甚至有故意被捕,為的是要罵敵或作最後之慷慨陳述……;也有人試了好幾種方式才達到殉死的目的。當然,投降和合作的人應該更多,否則世界上的暴政就沒有成功的一天,更不要說通常可以維持很久。「暴政必亡」常常只是人們自我安慰的祈願吧。

北都覆滅後,弘光帝即帝位(515),不到一年,清兵渡江(58), 五月十日 弘光帝出奔太平,十五日清兵入南京,南都覆亡,是為乙酉之變。乙酉之變,殉死者如繼踵,「死之死之」有如悲愴交響曲反復迴旋的主調。

3

「鄭成功兒誕石」另一景(周婉窈拍攝)

南京不保,性格剛烈的河 東 君(柳如是)邀錢謙益一起殉國,錢謙益「謝不能」,還拉住要投水自殺的河 東 君。 五月十五日 清兵入南京,明朝勳戚和文武官員投降,錢謙益也在內,不久即依例奉命北上, 柳 夫人未同行。閏 六月初十 日明松江前兵部右侍郎沈猶龍、兵部給事中陳子龍起兵拒守。陳子龍是雲間才子,幾社領導人物,講求經世濟民之學,曾主持《皇明經世文編》的編纂工作,卷帙浩瀚,十個月竟其事,為我們留下珍貴無比的史料。陳子龍幾度組織武力抗清,於永曆元年(順治4年;1647) 四月十五日 被捕,鎖舟中,船泊無錫跨塘橋下時,乘隙投水自殺。陳子龍和柳如是曾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我們不知道柳如是聽聞陳子龍的死訊,作何感想。這位曾讓柳如是寫出「春日釀成秋日雨」之詞句的陳子龍,他的殉死是否也堅定了柳如是的抗清意志呢?在河 東 君的影響下,錢謙益暗地支持復明大業(這是抄家滅族的事),他們兩人在常熟白茆港有個別墅芙蓉莊。白茆港在常熟市東南,隔江與崇明島對望,和海外通消息比較容易。而這海外,就是指鄭成功。但是,這是後話了。讓我們回到鄭森生命的轉捩點吧。

(未完待續)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敘事史學:海洋之子鄭成功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