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史沙龍會場素描(四):為孩子想像海洋──以四位臺灣兒少作家的作品為例

海洋史沙龍會場素描(四)

為孩子想像海洋──以四位臺灣兒少作家的作品為例

劉育信整理

繼前三次精彩的海洋史沙龍之後,本次海洋史沙龍很榮幸邀請到張嘉驊先生來為我們演講。 張 先生從四位兒少作家的作品入手,探討以海洋為主題的兒少文學,如何能夠幫助孩子們想像海洋,並進一步讓兒童對海洋感到興趣,而願意親近海洋、感受海洋。

新圖片.jpg

張嘉驊先生在八歲時跟隨擔任警察的父親來到了馬公,海洋乃是其從小就熟悉且充滿記憶的環境。 張嘉驊先生曾以《風島飛起來了》一書作為對於童年時期海洋時光的回憶與紀念。 張嘉驊先生的著作甚多計有《怪物童話》、《怪怪書怪怪讀》等近二十本著作,其中《海洋之書》是以海洋為主題的兒少文學創作。由於 張 先生曾在出版社、報社擔任過編輯,擁有當代文學博士(兒童文學)的學位,又不斷地創作新的作品,故本次能夠邀請到 張嘉驊先生來談論目前臺灣兒少文學中與海洋有關的著作,可說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演講開始前, 張嘉驊先生先簡介了幾本自己的著作,讓人感受到他對於兒少文學的熱情。隨後 張嘉驊 先生以安徒生童話的人魚公主故事為例,說明一般人對於海洋的想像仍有所隔閡,是一個「他者」的仿人類文明社會。然後才對其所認為的「海洋想像」提出定義,認為海洋是「一個文化想像的場域」,並且援引Graham DawsonJohn Stephen等人的相關著作提供給有興趣者追索其思想脈絡。在理論引介的過程中, 張先生也提到了關於作品完成以後,在讀者閱讀文本時如何對於文本本身與作者達成理解的共識。另外, 張先生也提及自己的作品曾遭人誤解的經驗。

其後張嘉驊先生依序介紹四本臺灣兒少文學的著作,即張先生本人寫的《海洋之書》、陳素宜的《海洋的故事》、李潼的《蔚藍的太平洋日記》,以及李毓中的《香料、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與艾爾摩沙》。

在介紹這四本海洋兒少文學著作的內容時, 張嘉驊先生有意無意地不斷提醒我們,即便這些著作是兒少文學,但無論在章節安排上或是敘事內容中,其實處處都存在著作者的主觀意念,甚至可能是意識形態的安排。例如 張嘉驊 先生《海洋之書》中的〈奶奶的瓶中信〉,其實是一則講述世界冷戰格局形成以後,臺灣海峽兩岸分離造成親情隔絕的政治寓言;又例如陳素宜的《海洋的故事》,以噶瑪蘭族人的故事〈噶瑪蘭族的海祭〉作為全書首章,是否隱含著什麼樣的政治現實或者是政治正確,值得思考。李潼在《蔚藍的太平洋日記》中,甚至直接以太平洋作為第一人稱,談論中國試射飛彈這樣一個帶有政治敏感性的話題。藉由這些分析, 張嘉驊先生並非試圖對這些作品提出褒貶,而是希望提醒大家一件事,雖然政治在兒少讀物中是禁忌,但無論是什麼樣的文學作品,即便沒有公開地直接談論到政治話題,其實不可避免地,可能都還是或多或少透露出作者隱藏在作品背後的意識形態。

53c023.jpg

最後,在介紹李毓中的《香料、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與艾爾摩沙》時, 張嘉驊先生認為李毓中的著作,或許因為帶進了歷史性的題材,把臺灣放回16世紀西班牙人來到亞洲之前的歷史場景中,一方面將意識形態的成分降到了最低,另一方面也把臺灣放入一個廣大的海洋世界裡,進而形成了一種對於海洋臺灣的想像。這樣的想像,也是 張嘉驊 先生所認同的,亦即臺灣其實有成為文化大國的潛力,這個潛力就是海洋文化,透過對海洋文化的挖掘,臺灣才有可能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經由張嘉驊先生的演講,讓我們瞭解到「海洋」在兒少文學裡其實仍有著很大的揮灑空間。透過兒少文學中對海洋文化的描寫,也許能讓兒童、甚至是大人們,開發更多的想像空間,產生更開闊的思維,發展出更美好的未來。

演講結束後,與會的同學們也把握機會,就兒童及少年年齡的界定、兒童文學的定義和文本理解等概念及問題,與張嘉驊先生作了更進一步的交流。此次的海洋史沙龍,也就在愉悅的下午茶時光中圓滿結束。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海洋史沙龍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