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粵東考察心得

中國粵東考察心得

陳志豪

考察時間:二○○八年六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

團隊成員:陳志豪(本校歷史學研究所博士生)、陳冠妃、施姵妏(以上同研究所
碩士生)

其他同行成員:吳學明(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教授)、陳宗仁(本系助理教授)、黃卓權(行政院客家委員會諮詢委員)、范明煥(明新科技大學講師)

考察地點:臺灣─廣州─汕尾─陸河─揭陽─潮州─香港

考察見聞

一、前言

我們這幾位研究清代臺灣史的同學(本次團隊),對於中國社會大抵是來自史料(甚至是新聞報導)的模糊認識,但是我們始終必須面對一個根本的問題,就是到底中國沿海的「漢人」移民到臺灣之前是活在什麼樣的社會狀態?恰好這次行前與中國廣州中山大學搭上了線,讓我們取得了一窺中國社會面貌的機會。為了更深入考察中國社會,我們選擇了中山大學歷史人類學中心比較熟悉的粵東,作為考察的重點區域。

二、考察日誌

第一天  618大雨

出發之前,中國華南下了幾乎一個月的大雨,讓我們這次的考察多少存在著不確定的風險。無論如何,我們還是決定按照預定時間出發,中午從桃園機場前往香港,但香港還是下著大雨。經過巴士轉乘地鐵後,我們抵達了廣東的羅湖口岸,沿途海關的盤查氣氛似乎比較嚴肅,我們之中的兩位成員也被留下盤查了一會兒,才順利通關。到了傍晚時分,總算抵達了廣州中山大學,在陳春聲副校長的安排下,我們在中山大學校區內用膳與住宿,準備這一次的考察行程。

中山大學算是華南一帶歷史悠久的學校,校區的規劃井然有序。在歷史人類學中心我們見到了 陳春聲 教授以及 陳賢波 博士等人,陳賢波也是我們此次的隨行嚮導。飯後我們在當地學生的帶領下,簡單參觀了中山大學,並與他們討論中國的學制問題。聽起來,中國的碩士與博士的修業分別是兩年與三年,比起臺灣來說期程較短。

第二天  619晴天

好消息是,從這天起天氣開始好轉,這讓我們放心不少。我們花了一個早上前往汕尾市,接待我們的則是韓山師範學院潮學研究所的 林祖參 教授等人。第一個訪問點是鳳山媽祖廟, 陳宗仁 老師意外發現,這個鳳山就是史料上記載居民躲避倭寇的避難處所,這也算是個意外收穫。另一方面是,這裡過去也有蜑民,所以在當地也看到許多有關蜑民的文物。不過,今天我們在路上也遇到了乞討者,操著當地方言,賴在我們車邊乞討,讓大家有些擔心。無論如何,這也讓我們看到了社會的另一面,或許這種經歷也更能夠說明考察之行,可以深入觀察當地社會,而不是在象牙塔中就以為已經認識了中國。這晚,由於當地治安的因素,所以我們被安排住宿於解放軍的軍營,這也是個奇特的經驗。

第三天  620晴天

這天原本預訂前往陸河縣的丘陵山區,但是前陣子大雨的影響仍在,路況不佳的關係讓我們只能停留在平地。接待我們的是韓山師範學院的吳青榕教授等人。我們首先看了開山大伯公、女媧與媽祖等民間信仰的廟宇。有趣的是,這個開山大伯公與臺灣所想像的土地公(伯公)不太一樣,比較接近山神信仰,神明手持武器,旁祀一位方姓官員。幾間媽祖廟看起來也有趣,一來因為文革對於民間信仰的破壞,所以今日所見之神像多為後來才蓋的,神像規模比起臺灣大上許多,有點類似塑像。二來,其中一間媽祖廟看來是「姑娘廟」轉變而來的,該廟所提供的沿革,似乎是某女性無主墳墓因為「得地理」的關係,轉化成為了媽祖廟。這種轉化也顯見民間信仰的多元與地方性。接下來我們參觀當地的幾間宗祠,在一吳姓宗祠附近,有幸閱讀當地居民所保存的族譜抄本,其中一段云:「自稱白馬相公吳大郎來報失糧、羈監事,語畢,仆地良久方醒。眾素信公靈異也,豫齋賠償,往觀之,果然家僕,乃免是獄。」(標點為筆者所加)此一記載相當有趣,反映了其家族開基立業過程中的神話,此一神話似乎也與當地歷史背景有所關聯。

傍晚我們驅車前往揭陽市,途中同行成員吳學明教授恰好看到一條河流,該路線乃是同行 范明煥老師家族族譜所記載的返鄉之路,仔細一尋,意外找到范家原居地「黃護寨」,遂臨時改變行程前往「黃護寨」。「黃護寨」是位於河流環繞的丘陵聚落,呈現出明顯的防衛性質,城寨四周皆由河流圍繞,僅由三處橋樑出入,城寨出入口的門樓比起臺灣六堆等地的防衛門樓,更為高大厚實。若將此地作為基礎與臺灣客家聚落比較,或許有助於我們進一步認識六堆、東勢等地的聚落型態。抵達揭陽市後,我們住在由中國共產黨揭陽市黨部所開設的飯店,並由共青團主任接待我們,安排觀看當地號稱亞洲最高的水舞噴泉。與中國官方人員的接觸,也可算是此行難得的經驗之一。

第四天  621  晴天

這天早上我們先前往河婆塔,看看這座由地方士紳發起,為了風水問題而興建的高塔。這座塔意味著,風水問題一直是當地社會一個重要的環節,有時候它會變成行動者的「正當性」主張,以推行某種網絡的連結。接下來我們轉往三山國王廟的祖廟考察。有趣的是,祖廟旁邊還有間小廟,裡面奉祀名為「真君大帝」的神祇。據說,真君大帝與三山國王鬥法,由三山國王佔上風,所以真君大帝被安排在廟宇旁邊的小廟。我們推測,這可能反映了當地有不同族群(或不同信仰社群)存在,所以出現此類安排。總之,經過此行也才發現所謂的三山國王祖廟,竟存在這麼一段歷史過程,或許我們對於三山國王的理解,也應該有所修正與反省。

我們在返回揭陽市的途中,先前往當地一處大型防衛聚落,該處碑文記載著清朝中葉地方官如何前往當地題碑的過程。就在解說人員極力稱讚這段往事時,我們卻想到傳統中國的地方勢力,雖在中央集權最強的時代,仍具有不容忽視的影響力。下午回到揭陽市,繼續參觀當地的關帝廟、城隍廟、學宮等官方建築與聚落。關帝廟剛好正在舉行為了酬神而表演的皮影戲,也讓我們開了眼界。學宮等建築的參訪,讓我們更清楚看到清代縣城的學政規模。不過今日學宮後方已經改為周恩來紀念館,紀念周恩來曾停留於該地辦公。這大概算是古蹟利用的轉化吧?

第五天  622晴天

這天的行程集中在潮州市,第一站參觀鐵埔鎮的圍屋,看到了所謂的客家圓型土樓。下午我們前往樟林古港,這裡是明清時代華南沿海重要的港口,但是到了乾隆中葉就逐漸沒落。在這裡,我們看到了一間規模極大的媽祖廟,但是卻因港口的沒落,偌大的媽祖廟也隨之衰敗,徒留殘垣。這顯示此一媽祖信仰並未與當地社會結合成為地方信仰,而是與港口商人的貿易運作有密切關聯。

我們接著繼續訪察當地的三山國王信仰,特別之處在於被歸類為山神信仰的三山國王,竟也在沿海漁村可以發現。更重要的是,當地三山國王廟宇多由地方婦女主導興建,廟宇芳名錄皆是女性成員之名。或許這與當地蜑民有某種程度的關連,例如我們在題捐名錄上就看到被懷疑是蜑民後代的藍氏家族。此外,當地的三山國王廟也在聚落中形成角頭廟的型態,分散於各處市集的中心,其中我們也看到三山國王轉化成單一神像的祭祀現象。這在臺灣是無法看到的。連著這幾天,都由吳青榕教授安排當地的文史工作者帶領我們進行考察,有機會與中國的文史工作者接觸,也是一種特別的經驗。

 

第六天  623  晴天

連日的晴天,讓大家已經開始承受不了三十多度的高溫,出現中暑現象,加上考察路途多以步行,可說是十分艱辛。早上,我們以潮州市為重心,觀看饒平縣城的各種建築,包括古城牆以及港口的防衛設施;港口的船塢設計,有如電影中的海盜城寨一般壯觀。午後我們前往了「黃岡大城」所城,這原本是明代衛所開墾的屯地,到了清代以後又變成八旗兵的屯地。不過,我們並無法看到八旗兵相關痕跡,或許八旗兵並未實際屯墾於此,而是以不在地地主的型態經營此地。當然,這只是個推論,當地許多的現象若未深入考察,無法確實了解。所城的地點稍為偏僻,當地的民風看起來也較為強悍。但當地居民皆操潮州話,發音反而近似於福佬話,這也是我們在粵東幾天很深刻的體驗。

第七天  624陰天

這天早上簡單參觀潮州市區的幾處景點後,我們隨即搭車前往香港,交通的時間幾乎花掉了八個小時。施姵妏等成員於該日搭機返回臺灣,其他成員則留在香港,由中 文大學 博士生陳麗華以及牛津大學博士生林欣宜接待,繼續留在香港進行學術交流。

心得

本次中國粵東考察行程有下列三個重點:第一、與中國華南地區的中山大學等校之教授、研究生等進行學術交流。第二、實地考察粵東民間信仰與聚落型態,藉此與臺灣社會進行比較。第三、考察清代縣城官廳建置以及商業貿易之發展。茲以下列三點概要說明本團隊之考察心得。

一、本次考察行程主要交流學校共有三所,分別是廣州中山大學、韓山師範學院以及香港中文大學。在交流期間,本團隊針對學制規劃與研究課題與上述院校之師長同學進行討論,經討論後了解中山大學等歷史系碩、博士生研讀時程,分別是碩士二年、博士三年,相較於臺灣歷史系學生實際研讀過程,可以說是簡短了將近一半的時間。惟此一規劃主要係考慮學生畢業後就業的問題,是以修業時程盡量縮短。在研究課題方面,華南地區的歷史研究向來被稱為「華南學派」,如陳春聲、科大衛等學者之研究皆以民間信仰、宗族等作為討論重心,並相當重視各類碑文文獻以及地方社會。本次交流之研究生亦多傾向「華南學派」之研究取向,研究課題多圍繞在地方族群、信仰等。經過此次交流後,本團隊發現中國華南學派之研究並非在於尋找華南之特殊性,而是藉由華南地區的區域課題來探討傳統中國中央對於地方社會的控制。相對於此,國內臺灣史研究的區域研究與族群研究等學者,則偏重於說明臺灣在行政上的特殊性以及區域特色,是以雙方之研究取向應可互相交流學習。

二、另一考察重點則是粵東民間信仰與聚落型態。首先,過去被視為「山神」信仰的三山國王,在中國原鄉的型態則稍有不同,常常也出現於沿海漁村港口。更特別的是,沿海一帶的三山國王信仰,似乎與蜑民有關聯,在祭祀上也常出現以女性成員為參與祭祀之代表,顯然三山國王信仰在中國原鄉的實況與目前臺灣的認知有些出入。若注意其中所牽涉的族群關係,或可藉此重新考察臺灣三山國王信仰的發展。再者,粵東移民來到臺灣後,不少遷居於沿山丘陵地帶,並於淺山丘陵建立起武裝聚落。此種防禦聚落型態,亦與中國原鄉的情況十分相似。走訪粵東的城寨聚落後,則可進一步了解包括臺灣六堆、北埔等防衛聚落的建置構想,這有助於深化對臺灣開墾史的認識。

三、本次考察團隊成員在研究課題上雖有不同,但皆同樣關注清代的地方行政,是以本次行程也針對清代縣城建置以及商業發展進行考察。在縣城建置的部分,在走訪饒平、揭陽等多座縣城之後,與臺灣府城或竹塹城、臺北城等行政中心作一比較,可發現臺灣行政中心在官廳建置部分規模較小,中心內以商業據點為核心區域,其他如城隍等官方信仰也有所差異。此外,在商業發展部分,實際走訪樟林古港等明清時代的沿海港口,可以發現這些港口市鎮高度倚賴貿易活動,一旦貿易衰退之後,該市鎮的信仰、聚落皆迅速沒落。相較於臺灣而言,臺灣西部沿海港口市鎮雖同樣倚賴貿易活動,但在發展上則呈現出在地化的變化,雖貿易活動衰退後,市鎮內的信仰、商業活動仍能與鄰近區域形成一共同生活圈,維持一定的規模。由此顯見兩岸港口貿易在發展上似仍有不同的走向。

總結此次的考察行程,一方面加深了我們對於清代中國社會的認識,特別是實際考察華南區域的聚落、信仰等發展過程,更有助於我們思考如何以臺灣為中心來探討清代的歷史。另一方面,此次我們有機會與中國研究單位相互交流,了解中國學界對於華南地區的研究思維與現況,這點亦有助於我們思考與反省今日臺灣的研究現況與瓶頸。因此,此次中國粵東考察之經驗,雖在時間與地點上仍有許多限制,但已讓我們收穫良多,相信此行的見聞也能提供其他臺灣史研究同好一些有用的訊息。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國外參訪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