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蘭嶼啟程,找回遺忘的海洋

從蘭嶼啟程,找回遺忘的海洋──

海洋史沙龍「跨山越海行舟上陸」雜感

蔡耀緯

  或許,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比蘭嶼更適合成為我們追尋失落已久的海洋,重新在亞洲海域裡定位自己的起點。一方面,被海洋包圍,與臺灣本島保持一定距離的蘭嶼,以及達悟人對於自身文化存續的警惕性與思辨能力,使得蘭嶼保存了最多的海洋性格與生活狀態;另一方面,和臺灣遙遙在望的蘭嶼,或許也可以看作一個隱喻──我們大多數人對於蘭嶼所僅有的旅遊指南式的理解,正如同我們對於生活周遭的河流與海洋所表現出的一知半解,甚至全然隔膜,有時更視為畏途。

  在林建享先生以酣暢淋漓的語言,配合初次發表的紀錄片,述說這次蘭嶼拼板舟跨海計畫的來龍去脈之際,記憶中的蘭嶼/達悟人形象,也如走馬燈般一一浮現眼前:十九世紀末鳥居龍藏見到的那些喜愛收集銀幣、不嗜煙酒,嚴守約定的紅頭嶼土人;二戰後面臨異文化與西方宗教(還有煙酒、觀光客和核廢料)的襲來,用盡力氣護持文化、信仰與生活環境,總是顯得「難搞」與「不高興」的雅美/達悟人;電影「海有多深」裡徬徨於都市邊緣,掙扎著找尋故鄉的達悟青年;也許還有「等待飛魚」裡和都會女子擦出愛情火花的民宿主人……。在一幕幕文化交錯與衝突的場景裡,對於惡靈代代相傳的避忌,無疑是最令人難忘的;它既以一種捉迷藏的方式趨吉避兇,迴避惡運與死亡的陰影,卻也同時對某些年齡群體的生存權形成剝奪,例如被視為不祥之人,與社會隔離的重病患者。

看著拼板舟從選材、伐木一步步成形,直到正式出海,感受著「半世紀停滯/隔絕」所保存的傳統思維如何在外來者與部落文化的溝通協調裡,在外來者逐漸融為部落一分子的過程裡,形成一道道無形的障壁,以及繞過這些無物之陣的創意與巧思,我忽然驚覺, 林 先生的角色其實並不限於他所自稱的「通事」或「文化掮客」;隨著跨海計劃持續進展,他成了一座橋樑,將蘭嶼達悟人的生活型態和當代文化商品邏輯,大陸與海洋兩種思維與世界觀聯結在一起,並且帶領著彼此跨出互相了解的第一步。當拼板舟跨越了部落的禁忌與政府法令的局限,行過東海岸,划進淡水河,停泊在世界之「最」──臺北101高塔的視野之中,我們重新理解海洋,與海洋民族交流互動的第一步,似乎也隨著跨海旅行的圓滿達成而穩穩踏出。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海洋史沙龍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