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垛上與大海對話

 

在城垛上與大海對話──

海洋史沙龍「大航海時期的東亞城堡漫談」雜感

蔡耀緯

在隨著達悟人的拼板舟跨越海洋,踏出了重新認識海洋亞洲的第一步之後,我們將時間再向前撥回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和荷蘭人初入亞洲海域的那一刻,從他們建立據點,拓展貿易和勢力範圍的過程著手,理解海洋臺灣與東亞海域歷史的另一面。而歐洲人在東亞海域建築的城堡,則是這段海外貿易與殖民擴張史裡一望即知的遺跡。

  透過長期關心這一課題的林會承 教授條理分明的講述,以及大量自東亞各地實地踏察、採集而得的歐洲城堡遺跡圖片,我們彷彿也親身經歷了歐洲各國在東亞各地築城佔地,擴充貿易與取得資源,進而彼此爭逐的歷程;同時受到西班牙、荷蘭控制的臺灣,自然也是大航海時代殖民擴張大戲的舞臺之一, 林教授細心整理的荷西在臺重要設施列表,則讓我們驚覺除了赤崁樓、安平古堡之外,我們身邊其實還有不少等待發掘的遺址。

教授和其他與會師長也在演講和隨後的回應中一再提示我們,「城堡」雖是習以為常的口語連稱,但「城」與「堡」實際上並不相同,西方用來保護領主與統治者的castle,和東方作為政治權力象徵的各種「城」「堡」有文化脈絡的差異。歐洲人在東亞、南亞修築的,既有作為軍事據點的fort和砲臺,也有仿照castle而建,劃分商業區及不同人種居住範圍的統治中心;大致而言,在一六二○年代之前多為依地形而建,類似於中世紀castle的城堡,此後則是引進全新軍事科技的砲臺和堡壘。至於東亞的兩個主要國家──中國和日本,城池設計則自成脈絡,並未在此時受到歐洲國家太多影響(中國的城池大致上近似於walled city);明清之際的中國雖引進西歐火砲,但並不另行設計堡壘或砲臺,而是直接架設於既有城牆上使用。直到十九世紀遭受英、法軍事力量攻擊,才體認到傳統城池設計在結合火砲運用時的死角,清朝因而在自強運動期間聘請外國工程師到臺灣設計西式砲臺,有七處存留至今。

  最後,與會師長和同學們更從歐洲城堡遺址圖片的採集與分享、重要設施列表的整理出發,認真討論局部復原歐洲城堡遺跡的可能性; 周婉窈老師的看法獲得不少共鳴,若能以嚴密的考古工作及堅實的建築、歷史學為後盾,對熱蘭遮城等古蹟進行復原,既能寓教於樂,又能提升觀光價值,何樂而不為?當我們想起臺灣的權勢者或利害相關人士在推動開發案時,是如何對待古蹟和歷史文物,想起古建築的重建與復原竟成了粗製濫造,老師的洞見也就更值得我們深思。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海洋史沙龍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