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海洋史沙龍演講摘要 2008.4.28

海洋史沙龍演講2008.4.28

講題:跨山越海行舟上陸──蘭嶼拼板舟跨海計畫始末

演講者: 林建享 先生

演講摘要:

蘭嶼拼板舟的跨海計畫,源起於在台中科學博物館「南島民族的家」之特展,蘭嶼的「大船」是特展兩個主題的其中之一。此次博物館的展示活動,企圖把製作的過程作為展示,而非單純地展示「物」,讓人感受它活的工藝技術,以及種種內含的自然與科學的知識。當我向在蘭嶼的伙伴(郭建平先生)詢問是否要到台灣去做船的時候,他卻反問我是不是要把蘭嶼的大船轉化為資本主義的商品化?健平是一位在對於外來種種對自己民族與文化接觸與互動過程中,具有強烈的思辨能力的人。因為「船」在蘭嶼文化中有很嚴謹的禁忌。這些文化禁忌在現代中該如何面對、跨越才是此次活動的一大難題。如果可以跨越,那船就能成為一個很好的文化資產。划船計畫告一段落的時候,我彷彿能體會,當時的日本殖民者初見蘭嶼時,對蘭嶼人生活樣貌的反應與形容,所說的「人類文明的活化石」。因為強烈的感受到蘭嶼歷史進程中那一段不自願的、被刻意阻絕島嶼與外部接觸的停滯所產生的影響,以及蘭嶼人一直以來所維持著的強烈海洋性格。這大約是1898到1945年,將近有五十年的時間。在這次航行時,我最常被熟悉蘭嶼的田野工作者問:「蘭嶼人這麼難搞,你是怎麼做的?」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但我會說如果蘭嶼人不是你所謂的這麼「難搞」的話,今天拼版舟就不會是長這個樣子,它應該會是玻璃纖維的材質,而且是加了馬達的動力船。

 

 

2001年科博館展覽的船做好了,卻遇到蘭嶼長者的疑問,這船為什麼不划呢?參與造船的每一個人都會有很想划自己造的船的欲望。但在此問題的背後更隱藏了種種怎麼划的問題,因為划船以及船在蘭嶼的海洋文化中,有著很複雜的禁忌和儀式。不論是捕魚的季節、大船的建造,都有一套達悟族民的文化和禁忌儀式在約束著。例如在飛魚季的時候,大自然的規律是不能違背的,否則魚群就不會再來。而在造船的時候,造船者更注重彼此「心裡的浪要一樣」,共事之間一定要保持彼此和諧的關係有意見要好好的討論等等,否則船的線條造型美感都會做不好,未來捕魚的運氣也會不好。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紀,很多傳統、古老的文化思考邏輯都仍在蘭嶼人的日常生活中運作著,我個人的感受有些就是那「50年的停滯」,所以在跟現代性的連結上,有很多事情都因為這個停滯所連帶產生的影響,這中間涉及了世代傳承的過程,而反應在與我同儕年齡的蘭嶼人的身上。

航向臺灣的這艘船,是我跟蘭嶼朋友合作的第四艘船,過去的船都是做來提供給博物館做展示,而我所扮演的就是原住民與博物館之間協商的角色,這在過去很像是所謂的通事」的角色,或被說成現代的「文化掮客。利用拼板舟跨越海洋,划向臺灣的計畫,在蘭嶼與台灣的歷史上,其實並不是第一次。在排灣族的刺青圖案上,即已見到蘭嶼的船被描述成來納貢物的人,這段歷史只存在於原住民的口述歷史中,而無真正的文獻記載。長期與蘭嶼島民的相處過程中,卻也讓我深切地感受到蘭嶼文化的特性,以及其文化與生活的思考邏輯。例如,對造舟樹材與男性成長過程的經營管理等等。

此次計畫主要是由Johnny Walker所提供的「Keeping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的經費補助(120萬,扣稅之後僅餘102萬),不足的款項利用簡訊、網路,請朋友透過ATM小額匯款,是以後賣船要還的款項,才湊足經費讓我們造出了一艘長1016公分、寬170公分、高270公分14人坐的1001大船(inpanga na 1001跨越號)。建成之後,原住民委員會及其它中央各部會提供了大約270萬的經費,做為航行的費用。然而當我們決定要開始向台灣航行的時候,卻碰到了許多實際牽涉到海洋相關法令上的難題。什麼人?什麼船?是兩個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問題。沒有漁民證、沒有漁船登記證、船是無動力的種種,在海巡署的法令詮釋之下,拼板舟的定義不是漁船,而被歸類為海上浮具

透過划船的計畫,其實我有很多的詮釋。比較嚴肅的說法是因為蘭嶼人以前來臺灣都是不高興的,都是為了核能廢料以及國家公園的問題穿著傳統的武裝來台灣發脾氣的,而為什麼不能是穿著蘭嶼禮服,透過這計畫讓蘭嶼人民能開心地拜訪臺灣。這艘拼版舟稱為 inpanga na 1001,是想因為台北的101大樓是當時全世界最高最大的很多「最」的代表,與大船兩者都是人類學中所謂的人類的「物質文化」,101大樓是最大、最科技、最現代;而大船則是台灣最古老、最人工、最曲線的,兩者之間是可以詮釋成一個有趣的對話。我們也想要把船扛去高鐵展覽,因為都是交通工具。這個活動可以有很多的詮釋和目的,譬如透過船本身在外觀上的文化傳播,讓人們更瞭解蘭嶼的「船」到底是什麼?更深入的一層,則是去探觸蘭嶼文化的內涵。我們把為了要划到臺灣的船,相對於蘭嶼的造船傳統的衝突,解釋成這艘要划的船是一件「商品」,這樣才能在蘭嶼人的認知之間做成區隔,這裡面的關係充滿了禁忌解釋的弔詭。在造船的過程中,一旦遇到不順,按照習俗是要殺豬、或雞的。主持這項儀式的人,通常都是船主,但做為商品的船,沒有船主,也沒有人願意當船主。因為船跟人之間並沒有如其它為捕魚而坐的船的連結。人跟船是漁團所屬,在蘭嶼的文化傳統中是很嚴謹的。所以1001大船雖然解釋為商品,脫離了某些蘭嶼文化的禁忌,但在造船的過程中仍可以感受到許多禁忌內化的問題而困難重重的部分。

十四人的船,在蘭嶼的造船史上是沒有的,超過十個就已經違反禁忌了。原本預定是十二人,建造過程中,卻再多做了兩個位置,有十四組槳孔,大家心裡都有數,嘴巴上卻不能說。從頭到尾都不講,一直到完成計畫後,一位長者說以後我們家可以做十四人的大船了。才明白,原來在蘭嶼人的習俗中,極限在這裡,如果要超越它,仍然要照規矩來,一旦事情圓滿順利的結束,代表這項行動是被許可的。這也是蘭嶼人禁忌詮釋的一個例子。

阿.jpg

臺灣雖然號稱是屬於海洋文化的一部分,實際上卻不太了解海洋,台灣教育中的海洋印象與觀念,有好幾個世代都是被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這一課嚇大的。預備划船計畫之初,我們對潮流、槳速、黑潮系統、風向等等航海問題都請過海洋專家,做過科學性的計算與理解,連潮汐,漲潮、退潮的觀念、地形流等等知識都深入的理解過。台灣一般人對海洋的知識淺薄,大都是休閒娛樂碧海藍天的想像,但對蘭嶼人來說,對海洋的瞭解,是一種生活傳統的智慧、在地的知識。在與蘭嶼人的共事中,深切地體會到海洋文化的真義,那是一種活生生的、擺在眼前才算數的海洋性格和海洋思維的邏輯,這與我們的陸地農業文化的民族思考習慣是有非常大的差異的。

(陳昀秀整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海洋史沙龍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第一次海洋史沙龍演講摘要 2008.4.28

  1. dragon in sky 說道:

    一直以來對於海洋文化都不甚了解<現在雖然在政府部門從事海洋相關工作,過去也是學海洋事務的,很高興可以看到台灣的海洋相關研究正在發光中,以後我會常上來逛的

  2. 臺灣與海洋亞洲 說道:

    感謝你的光臨,也希望日後若有時間能來參加我們的海洋史沙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